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在缅甸,体验一次佛系跨年

张胤laji92454 19-10-29 关注

小编注:此篇文章来自#原创新人#活动,成功参与活动将获得额外100金币奖励。

2015年春天,我曾独自去东南亚6国流浪,于是东南亚只剩下老挝和缅甸这两个国家我还未曾踏足,它们也一直停留在我的清单之上。在一番检索、对比、思考和纠结之后,最终选择了后者——缅甸。提前买好往返机票,订好简单的行程、大巴和酒店,在最忙碌的12月还未曾结束时,踏上了缅甸元旦之旅,我要去体验一次真正的佛系跨年。

2017年12月29日,广州-香港-仰光

节假日的特价机票永远只能是奢望,除非祈祷哪个航空公司或者OTA出bug。因为穷,我只好购买了广州-香港-仰光的联程机票,尽管我知道直接从香港飞仰光对我而言更容易更方便。从深圳先去广州,再从广州飞香港,而从广州白云机场到香港赤腊角机场的直线距离还不到130公里,这可能也是我坐过最短里程的一个航班,值得纪念。没想到这个航班人还不少,大部分都是外国人,估计都是从中国离开,要在香港转机去其他国家。

在空中,我清楚的感受到飞机驻停了很长时间,而后才开始下降,否则根本不需要花费55分钟这么长的时间。而在空中俯瞰港珠澳大桥,确实让人觉得震撼,尽管我看不清楚桥上到底有没有汽车行驶,这也跟我没有多大关系。在香港的转机时间只有2小时,所以我没有入境香港,直接走了转机通道,在候机厅里随便逛逛,看看书,就再次登机了。

港珠澳大桥+飞机餐港珠澳大桥+飞机餐

第一次坐国泰航空,餐食还是比较惊艳的,居然还有哈根达斯,真是值回票价。3个小时的飞行,我在飞机上看完了这个夏天很火的电影《战狼2》,一边感受着社会主义价值观和中国梦的熏陶,一边飞向据说是亚洲最落后的国家之一缅甸。我不确定如果我真的在缅甸遇到困难,是否会如电影中所讲述的那样,有一个强大的国家来救助我。

因为时差,我多了1.5小时的光阴,在当地时间傍晚,终于降落在仰光国际机场。缅甸对中国人的签证貌似有好几种,我也不是很确定能否直接落地签,反正我提前在万能的淘宝上办好了贴纸旅游签证,比电子签证要便宜大概100元人民币。

仰光机场的入境大厅只开放了几个柜台,还有几个是东盟专用,入境队伍行进很慢,估计等了1个小时才排到我。而我的护照磁条还遇到一些小问题,最后换了台机器才成功刷好,顺利入境。入境后就可以看到几个通信运营商和银行的柜台,缅甸的两大运营商ooredoo和MPT都贴出slogan说自己是『Myanmar's Fastest Mobile Network』,而我自带上网设备,当然不需要额外再办一张当地的SIM卡。

人民币在缅甸不能直接兑换,还好我在临走之前特意去招商银行兑换了200美元。在缅甸美元其实也是流通的,但只有大地方才会收。缅甸的货币叫Kyat,不同面值的美元兑换汇率居然也有差别,100美元的汇率是最好的。在兑换了100美元之后,我轻松成了十万富翁。

入境章+上网+货币入境章+上网+货币

不想叫出租车,所以选择了uber。司机的英语并不是太好,沟通不是很顺畅,看着导航,感觉司机走错了路,而后也确实越来越拥堵,一共不到10公里的路,开了一个小时都还没有到。所以在只剩2公里的时候,我果断选择弃车,往往还是步行最靠谱。缅甸的汽车大部分都是中日韩三国淘汰的,很多汽车驾驶的座位在右侧,而缅甸又是右侧通行,所以感觉很别扭。

因为最终还是要从仰光离境,所以我没有进入仰光市区,而是选择先去其他城市。缅甸的火车据说比我们的绿皮火车还要慢,而且环境很差;飞机航班则只有小飞机,线路不多,价格昂贵。缅甸国内交通最靠谱的还是公路交通,尤其是Sleeping Bus在这里很流行,这一点和越南很像。

这些Sleeping Bus的公交站全部集中在仰光市郊,甚至在比机场还要远的地方。当我疾行2公里到达目的地后几乎惊呆了,所谓公交站,其实是一个大巴集散中心,很多大巴公司,很多不同的大巴车,还有各种各样准备乘车出行的人,所以显得很混乱。在大巴集散中心附近,还抽空吃了一点当地的路边摊,我管它叫『缅甸涮串』,可惜对面的小姑娘不会讲英语,只能靠手语和比划去沟通,靠微笑去言语。

uber司机+街道+涮串                                        uber司机+街道+涮串

Sleeping BusSleeping Bus


2017年12月30日,曼德勒

坐了一夜的Sleeping Bus,虽然可以把座位调整成120°倾斜,但毕竟颠簸不断,一晚上睡得很不好,醒醒睡睡,估计一共也没睡多久。而且我发现缅甸的移动网络信号很差,乡村和公路基本没有信号,就算城市里也经常跌落到3G信号,哪怕是LTE,速度也不快。

清早到达曼德勒市郊的大巴集散中心,就被几个小和尚套路了,一个来找我化缘,后面接连来了好几个。在大巴集散中心休息了一小会,等天亮后,直接打车去了南郊的乌本桥。乌本桥,长1200多米,完全木质建筑,是当今世界最长的柚木桥。这座饱经风雨160多年的木桥,据说也是缅甸的「爱情桥」。网上说乌本桥的日出和日落都很美,遗憾的是我都没能看到。

乌本桥附近有一座曼德勒最著名的寺庙,可惜我没能记得住它的名字,因为字母太多,音译又绕口。这座寺庙最著名的就是『千人僧饭』,缅甸是正宗的佛教国家,僧侣们过午不食,第一餐是清晨4-5点,然后9点多去化缘,10点半的时候吃第二餐。每天10点半,都会有民众前来寺庙,赠送食物给僧人,僧人们列队打饭,排队吃饭也成为了一道风景。

民众毕恭毕敬的提供米饭等食物给僧侣们,这是真正的化缘场面。无论自己过得有多清贫,也会给僧侣们提供食物,这或许就是信仰的力量,而且无一例外。观看『千人僧饭』的游客很多,大家围在一起,仿佛列队欢迎,我随便看了看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因为我觉得这样并不好。

乌本桥乌本桥

千人僧饭+化缘千人僧饭+化缘

乌本桥在南郊,距离曼德勒城区估计有10公里,中午时分,站在路边准备打车回城区,等了近半个小时才叫到一辆出租车。那个时候,我多希望能够有uber或滴滴来救驾,哪怕是mobike也好,可惜这是在缅甸曼德勒,公共交通基本没有,出租车也不多,而摩托车我又不是很敢坐,不存在科技文明。

回到市区后,本来计划去曼德勒皇宫看看,可是查询后发现如今的曼德勒皇宫是1989年重新修建的,年龄还没有我大,曾经的皇宫在二战时就被损毁了,而且据说和我们的北京故宫完全没法相提并论,所以就放弃了这个目的地,直接回了旅舍小憩。

最后一个目的地是去曼德勒山看日落,因为叫不到出租车,只好鼓足勇气搭了一辆摩托车。摩托车小哥英语还不错,沟通还算顺利,人也挺好,没有狠要价。因为我跟他说我害怕坐摩托车,他就一直不停告诉我他是Good Driver,却不提他是Old Driver,后来聊天才得知,他今年才26岁,却已经有2个孩子。

曼德勒山,高度只有不到300米。整座山都是与寺庙相连的,各种佛像、宝塔遍布其中,东南亚的佛教建筑大同小异。光脚爬山是一种很特殊的体验,在缅甸所有的寺庙都必须光脚,袜子也不能穿。不要以为会是光滑干净的地面,更不要高估这里的文明程度,后面几天我的脚底基本都磨出了茧子,对任何地面基本达到了免疫。这里多说一句,如果你是处女座,或者你有洁癖,那么你真的不适合来缅甸。

因为去得比较早,爬山的人还不是很多,跟我一起爬山的有一位黄皮肤的老人。起初我以为他是日本人,因为我觉得中国老人绝不会一个人来缅甸这种地方光脚爬山,直到后来他主动开口跟我讲话,我才知道他是中国人,我并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的微信昵称是『老李』,关于『老李』的故事,带给我很多震撼和感悟,后面再讲。

在曼德勒山上,看到几个僧人,他们在和欧美人用娴熟的英语交谈,我也凑过去聊了几句。缅甸的男人一生中基本都要有一次出家行为,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而且这是他们全家的骄傲。他们在寺院会有英语课,所以才练就了这样娴熟的英语能力,他们会主动和游客去交谈以提高口语能力,相比而言,我真的感觉到惭愧。

曼德勒山顶僧人+日落                                         曼德勒山顶僧人+日落

看日落的人很多,不大的曼德勒山顶挤满了人,日落消失后,大家还都不约而同鼓起了掌。本来以为后面几天还可以看到日落,却一直被阴雨覆盖,曼德勒山上的日落也是我在缅甸看到的唯一一次日落,不够壮美却依旧难忘。晚上回青旅,几个外国人讨论如何从云南入境中国,入境后他们还要去成都和西藏,于是我用蹩脚的英文和他们聊了几句,告别时我跟他们说:Welcome to China。


2017年12月31日,曼德勒-蒲甘

曼德勒位于缅甸中部,也叫「瓦城」,如今是缅甸第二大城市。这里也是几个缅甸古代王朝曾经建都的地方,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周边遍布了三个古城遗址,但据说因为年代久远和战乱,只剩很少的残骸。而我只留给曼德勒一天,所以没机会去看古城遗址,还有几个比较特别的寺庙也没有去。

清早起来,离开曼德勒,坐小巴去蒲甘。缅甸的高速公路覆盖很差,很多国道在中国顶多是乡道的规模,不少道路还是中国援建的,不仅没有『马路牙子』,晴天尘土飞扬,雨后泥泞不堪。从曼德勒到蒲甘,不到200公里的距离,硬是开了5个多小时。车上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我还错认一个日本人为中国人,十分尴尬。

尽管下着小雨,但我还是花了大概10元人民币的价格租了一辆自行车,在蒲甘平原上穿梭,想去看遍每一座佛塔,去追逐日落。蒲甘平原上,随处可见各种各样的佛塔,这里有些佛塔建筑和泰国大城府的很相似。2016年8月的一次缅甸地震,造成蒲甘400多座佛塔损坏,如今很多都在维修加固,全部都不再允许攀登!

自行车+蒲甘佛塔自行车+蒲甘佛塔

原计划是爬上著名的『许三多塔』欣赏2017年最后一次蒲甘的壮美日落,结果只能夭折在想象中,这实在是一大遗憾。而且我在蒲甘的2天全部都有阴雨,景色也差了不少,估计是好运气都用光了。2017年最后一天的蒲甘,没有日落,阴雨绵绵。我和一群缅甸人在雨中骑车,穿梭在堵车的长队之中。他们不急,我也不恼,彼此相视一笑,分别在雨夜中。

一个人在雨中疯狂骑车,几乎全身淋湿,天黑的时候,才好不容易回到旅舍,本以为会这样尴尬的结束2017年,晚上却在蒲甘的一家很不起眼的小餐馆偶遇之前在曼德勒遇到的『老李』,这着实是一种缘分。于是我们一起吃完2017年最后一顿饭,一起干了最后一瓶啤酒,把酒言欢,幸甚至哉。

73岁的『老李』,身体很硬朗,爬山比我都快。更让我震惊的是他11月初从国内出发后,已经走过了东南亚8个国家。他不仅学会了各种常用的手机软件的使用,还学会了不少英语单词,自己在app上预订酒店,自己用Google Map导航,自己用翻译软件和当地人沟通,一直一个人自由行。尽管『老李』有着不低的退休金和足够的经济条件,但他依旧坚持穷游,睡青旅,能骑车和步行绝不打车。

『老李』和我『老李』和我

除了身体健康外,『老李』的性格也很好,脸上从来都是挂着微笑,尽管英语不好沟通不畅,但他不急不恼,用肢体语言尽可能去努力表达自己的意思。身心健康,这四个字,就是对『老李』最好的诠释。『老李』跟我说,他想趁着自己身体还行,尽可能去多看看这个世界。他还要补一补英语,然后去欧美。不得不肃然起敬,让人十分佩服。

青旅同房间有2个日本人,夜晚我们双方用着都不太娴熟的英语,进行了一些简单交流。他们并不知道深圳这座城市,只知道北京,我告诉他们我今年去了2次日本,很喜欢京都。他们一直以为中国人去日本是免签的,要不怎么会有这么多中国人去日本,他们说大阪的心斋桥全部都是中国人,他们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中国人去日本旅游。他们还热心的跟我讲有几座『野塔』可以攀爬,用Google Map给我标记。

就这样,我在蒲甘完成了跨年,去迎接崭新的2018年。


2018年1月1日,蒲甘

元旦,本来和「老李」约好5:30去看日出,结果因为下雨夭折了。2018年的第一天,没能从一场蒲甘的壮美日出开始,只好从一顿美味丰盛的早餐开始。吃完早餐后和『老李』一起上路,发现我骑车居然骑不过一个73岁的老人,实在惭愧。蒲甘的自行车很多都是中国淘汰下来的,是很多90后和00后不曾见过的带有『大梁』的自行车,跟现在OFO和Mobike比起来难骑多了。而且我租的自行车居然没有车锁,我还特意跟租车人确认,老板让我放心,告诉我『No Lock,No Lost』。

和『老李』骑车穿行在蒲甘平原,按照攻略推荐的几个塔一一寻找,并且逐步放弃了登塔的想法,因为很多地方都有人把守。蒲甘的佛塔真的很多,虽然形态各异,但看多了也会有些审美疲劳。对于这些散落在郊外的佛塔,缅甸没有能力维修和保护的,很多工作都是由中日韩等国家援助的。也幸好是在这样一个佛系国家,才使得这些佛塔保存了几百年至今。可惜赶上不让登塔,还有阴雨的坏天气,没能俯瞰到最美的塔群盛况,实在是有些遗憾。

如果说缅甸是千佛之国,那么蒲甘就是「万塔之城」,作为曾经缅甸最鼎盛的蒲甘王朝的都城,这里当时真的有上万座佛塔,可惜如今仅存2000多座,但每座都有近一千年的历史,保存至今,实属不易。每一座塔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故事,都可以演戏一段「前世传奇」,可惜我实在记不住每一座佛塔的名字。

上午的骑行结束,中午和『老李』一起吃饭,『老李』还给了我不少人生建议,跟长者畅谈,句句箴言,收获颇丰。就这样,我们握手告别,世界之大,我们都太渺小,只能感叹『有缘再见』,希望『老李』能够一直保持健康的身体,一路平安。

蒲甘佛塔蒲甘佛塔

下午一个人找了个Cafe休息,写了一些文字,感受下缅甸佛系慢生活。傍晚去到蒲甘的大巴集散中心,带着遗憾,心有不甘,在细雨中,乘坐Sleeping Bus离开蒲甘,返回仰光,而我的旅程也只剩下最后一天。


2018年1月2日,仰光

缅甸的Sleeping Bus比起越南更专业更贴心,是跨城市之间的穷游良品,其中JJ Express的巴士最知名,环境和条件都很好,基本上专供外国游客。120°可调节座椅、电源插头、毛毯、免费点心和饮料,车上的视听设备还是由一家中国科技公司提供的,几个小城还有Pick up的服务,而且大巴的价格并不贵,一晚上只要19刀。

一夜的颠簸,睡得迷迷糊糊。天还未亮时又被赶下车,必须在仰光郊外换成小巴,才能允许进城去Downtown,终于在清晨天亮后到达仰光市区。这辆车上又只有我一个中国人,这几天在缅甸,遇到的中国游客真的很少,旅行团也只见到香港的,背包客自由行的中国人只在旅舍见到几个而已。

因为正好停靠在仰光中央车站附近,于是我花了5块钱,去体验了著名的仰光环城小火车,感受一下当地人的生活。仰光的环城小火车,是窄轨,速度不快,一圈下来要3个小时。本地人票价只要1元,你可以把它类比为低了N个档次的北京地铁10号线或者13号线。这里没有IT工作者和白领,倒是有很多菜农或小贩,他们也要去『上班』。一路上不仅可以看风景,更可以真切的感受到当地的风土人情,还是别有一番滋味的,值得尝试。

仰光环城小火车仰光环城小火车

仰光,地处伊洛瓦底江三角洲,人口700万,在2005年缅甸迁都到内比都前,一直都是这座东南亚古老国家的首都,现在依旧是缅甸的经济文化中心和最大城市。因为仰光曾经被英国、日本等国家殖民过,因此老城有着很多西方建筑。仰光近几年发展也很迅速,也看到了一些大型商场和高楼大厦。

下午,从老城区打车去到了乔达基卧佛寺,这里的有一座巨大的卧佛,十分惊艳。高6米,长20米,猛然抬头看到它后,确实挺震撼。据说它是用缅甸玉建造的,我觉得最美的要属那双用玻璃镶嵌的眼睛,炯炯有神。离开卧佛寺后,还巧遇了另一座寺庙,这里的坐佛也很不错,而且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傍晚时分,终于到达仰光的最后一个目的地,瑞光大金塔。它位于仰光老城中心的一座山坡之上,外国人需要缴纳8刀的门票。这座大金塔最早始建于公元前,和柬埔寨吴哥窟、印度尼西亚婆罗浮屠塔,合称为东南亚的三大古迹。当然,仰光大金塔也是缅甸这个国家的国宝和象征,出现在缅甸的各种宣传封面之上。

从白昼到黑夜,不变的是那些虔诚的信仰者,而我也跟随他们,或一圈一圈的『转塔』,或席地而坐仰望佛塔。穷并快乐着,这5个字是对缅甸百姓最好的诠释,尽管生活贫穷,但他们有着坚定的信仰,没有那么强大的欲望,和善亲近,去享受生活,享受快乐。也幸好如此,否则我不相信这样的国家可以如此和平安稳。

卧佛寺+大金塔卧佛寺+大金塔

入夜后,由于见识过仰光的交通状况,于是提前打了一辆出租车,提早来到仰光国际机场。突然发现这里居然有3个航站楼,规模并不小。而钱包里还剩下一些零钱,但想要买些纪念品还是挺困难的,因为缅甸的很多食品物资都是从泰国和周边国家进口的,很少有自己生产的『特产』。


2018年1月3日,仰光-香港-深圳

从仰光飞香港,一路一直在睡,还睡丢了1.5小时。清晨5点,飞机平稳降落在香港国际机场,然后坐摆渡车,填入境卡,快速入境香港,效率很高,而且一刻也没有耽误,终于赶上5:30机场始发的第一班巴士。然后在大概7点的时候,从深圳湾顺利入境回国。

就这样,一个人完成了这次缅甸佛系跨年之旅。

梦回缅甸梦回缅甸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全部评论 (1)
usr001
0
2019-10-29

我以为时空倒转了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和评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相关商品推荐
0
11
1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