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评测 篇三:为什么我不买特斯拉?

阿汤哥我 04-29 00:10 关注

创作立场声明:三年驾龄小司机。

我算是偶尔开开车的人,但对车没什么兴趣。

有一次和闺蜜男团一起宵夜,不知道为什么话题就转到了车上。一行六人,五个人在大谈特谈汽车,唯独我插不上话。一句都插不上。

数码博主们好像都对车了解一二,不少好像还有转行做汽车博主的趋势。但我一点都不了解汽车,不了解汽车有什么参数和规格,也不清楚各车企的品牌调性,都是什么样的人在开什么牌子的车。

我大概知道一些主流的汽车品牌和车型,但都不怎么喜欢。我喜欢叙利亚战损风的皮卡,还有擦得锃光瓦亮的旅行版老桑塔纳,老皇冠和虎头奔也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这些车在路上不多了。偶尔看到一辆破旧的工程车开过,我会一直盯着看,还会认真考虑买一台。

闺蜜 S 发现了我的窘况,试图把话题引向电脑和手机。结果就轮到另外四位朋友搭不上话了。

“你们还是聊车吧。”

第一次坐特斯拉,身份是副驾乘客。兄弟 G 喜提新车,我蹭了一波,和他一起从深圳回顺德。

他的车很新,锃光瓦亮的。我不是很喜欢,我觉得太新、太潮了,气场比我人高太多。

我自认为是一个气场很弱的人,不太喜欢那种很抢眼的东西——它们越抢眼,我似乎就越黯淡。我很少买鲜艳的衣服,偶尔买一件,穿的时候也会纠结半天:“这样穿是不是太张扬了。”

不过我觉得这台车倒是很适合我的兄弟 G,看得出来他很喜欢,还说过几天要去贴膜

“贴膜是啥?”

兄弟 G 在给我讲解,迷迷糊糊,只记得他说到什么“隐形车衣”“防止砂砾剐蹭”。

边开车,他边兴奋地展示着中控大屏上的各种功能。这些功能看起来都挺酷的,操作逻辑跟手机差不多。我也想试着操作一下,但不太敢乱按,生怕按到了刹车键或者弹射按钮之类的。兄弟 G 觉得听歌的低音不太强,又不太会调,我就帮他调了调 EQ。调完效果好了一点点,但能力有限,没办法调出很鬼火的那种感觉。

后来有一次,兄弟 G 坐上了我的小本田副驾:“你这副驾好宽敞啊!”

“啊......我坐你车,感觉差不多吧。”

马上要去深圳上班了,约了当年读高中时的学长 T 吃饭。

学长 T 是我敬仰的人,他比我高一届,已经凭自己的努力买了台宝马。那天他就是开着宝马来接我,我不太记得是什么型号,好像是 3 系还是什么。

“我看特斯拉很火,为什么不买特斯拉?”

他大概是说,他觉得特斯拉是小年轻开的车,太潮,不够成熟稳重。更重要的是,汽车工业细节太多,传统车企积累了几十年的经验,各个细节都能看得到、照顾到;新车企没什么经验,很多细节做不到位。

这种含糊的回答,我自然是不会接受的。我让他举个例子,他就展示了一下宝马的前挡风清洁功能(就是喷水到前挡风,然后雨刮器会刮干净的那个功能)——只见水不是喷出来洒在前挡风上,而是像泉水一样在前挡风玻璃的最下面涌动,雨刮器启动,把“泉水”带上玻璃,然后擦干净。

“特斯拉的话会喷水到车里面,宝马就不会,而且整个过程不会阻挡视线。”

“哦~妙啊!”

吃完饭,回到车上,扣好安全带,我才发现安全带会自动收紧一下。

“哦~这个确实挺细节的。”

我觉得车只是个交通工具,能跑,能吹空调,长得好看就 OK。满足我要求的车不要太多,所以具体买哪款,我们家主要是听朋友介绍,也就是听口碑。

特斯拉的营销做得应该算不错的,我一直会无意中把“特斯拉”跟“新能源电动车”这两个词绑定在一起。但闺蜜男团一起吃饭的那个晚上,它们主要谈论的是小鹏 P7。大家都说 P7 多好多好,秒杀特斯拉九条街,打算组队去试驾。这是我第一次听说特斯拉以外的电动车,也是第一次接收到特斯拉的负面消息。

第二次,就是上海车展这事儿。

我当然不是一个会关注车展的人,但由于工作原因,还是或多或少多关注了一下相关的信息。其实我也看不太懂,只对有一个女人大闹特斯拉展台印象比较深刻。粉丝群里还有人发女人被撵出车展的表情包。感觉车展好像还挺热闹的。

上篇文章提到的“视网膜效应”,现在又在作怪。女人闹事的事情越闹越大,我关注的明明都是些秃头的数码博主,但围绕特斯拉的骂声却依然充斥着我的微博时间流。

汽车维权好像时有发生,这次却如此轰动,我很好奇。点进特斯拉官博,发现“特斯拉的官博挺有意思的,点进去看全是道歉的微博,不说还以为是个假号。”

我没有正儿八经做过公关,但也算运营过企业官博,处理过小型品牌危机。在我看来,处理公关危机,原则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手段是及时处理,低调和解,转移视线;目的是尽快让负面消息消散,不再出现在公众视野。说白了,就是让这摊子事儿赶紧翻过去。

当然,我的水平肯定不如特斯拉的公关部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事儿越闹越大,传播范围极广,甚至还能出圈,水平还是很高的。

只不过,像我这种汽车小白,最不想买的,就是那种争议很大的车,因为我不懂,争不过别人。

不是评测 篇三:为什么我不买特斯拉?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