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下载app,立即提现现金 您的好友 送你现金 去提现

浅述以色列与伊朗的种种

有大蛇 05-20 10:00 关注

创作立场声明:文章很长,字多,观点也可能不是很正确,希望各位大神批评指正,虚心向各位学习。(没时间的亲还是别看了...)

题外话:不知不觉来到张大妈时间已经不短了,每天都受益于各路大神的爆料,自己却对大妈和值友们没什么贡献。今天特地把之前未完成的文章写完了算是送给大妈的初次礼物了。文章很长,字多,观点也可能不是很正确,希望各位大神批评指正,虚心向各位学习。(没时间的亲还是别看了...)

最近看完了一部非常出彩的美剧,叫《国土安全》,总是被女主演绎的一个有点偏执有点病态又异常敏锐的所谓美国爱国者的形象所折服,最后也是用自己唯一能选择也可以说是故意选择的一种方式实现自己的存在价值。剧中多季隐含着的美俄之间的相互制约、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积怨矛盾也让人颇感兴趣。种种情节,加之最近读的国外一个很火的小说系列《暗杀大师》中普遍存在的伊朗及以色列之间的各种瓜葛都让我对以色列、犹太人、阿拉伯人、伊斯兰信仰等平时总听到但是又不甚了解的概念燃起了探究的火焰。

以色列和伊朗,虽然这两个国家同属西亚,但是国民的样貌还是存在很大差异的。以往普遍认为以色列人肯定也是一副中东地区流水线长相的印象其实是有问题的,具体缘由和关于两个国家的种种,请听我流水账一般地道来。

先用以色列为例。

以色列国,英语:THE STATE OF ISRAEL,通称以色列,是位于中东地区的一个主权国家,1948年5月14日独立建国,人口900余万,主要人口为犹太人,为世界唯一的犹太人占多数国家,其中约75%为犹太裔,20.8%为阿拉伯裔,还有部分非洲裔或亚裔等等,以希伯来语为官方语言,通用英语。

这里有几个关键点:

第一,名称的由来。“以色列”一词为希伯来语,意思为“与上帝角力者”,是以撒的次子雅各与天使摔跤后,被上帝赐名为以色列,即作为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始祖。

第二,地处中东。什么概念,它与巴勒斯坦交互相邻,北边是黎巴嫩,东北边叙利亚,东边是约旦,这几个国家有多乱可能大家在CCTV14中都有所耳闻,在这个地区的以色列不可能独善其身,所以其地理位置与其目前所处的国际情况有一部分关系(另一部分关系是因为它的建国时间较晚,可以说也是由于这个地区的特殊性而被圈定并成为以色列国。当然,这都是后话。);

第三,主要人口为犹太人。生活中我们可能看过不少影视和文学作品提到了犹太人,那么到底什么样的人才是犹太人,相信大多数人都可能说不清。犹太人,又称犹太民族,发源于西亚的以色列地或希伯来地,是广泛分布于世界各国的族群。希伯来人是他们的远祖。根据犹太教律法《哈拉卡》的定义,一切皈依犹太教的人(宗教意义)以及由犹太母亲所生的人(种族意义)都属于犹太人。犹太教不欢迎外族皈依,要皈依犹太教的外族人必须通过考验才可以,虽然如此历史上世界各地仍有小部分不同肤色的人群通过皈依犹太宗教而成为犹太族群的一部分,而犹太人也由此从阿拉伯半岛的一个游牧民族,发展成为遍布全球的族群。历史上,犹太人在世界各地面对多次毁灭性的灾难和迫害。犹太人由于两千多年一直分散在世界各地,语言、文字已经分化,只是靠着统一的宗教及文化维系其单一的民族性。因为这个文化特点,所以基本上你可以在以色列看到各种面孔特征,各种肤色的人,有点像美国但却是以宗教或文化为原因形成的现象。

以色列领土范围不大,根据联合国1947年巴勒斯坦分治决议,以色列面积1.52万平方公里。经过四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目前实际控制面积约2.5万平方公里。地形和气候相当多样[9][10]。以色列的金融及科技创新中心为特拉维夫,而耶路撒冷则为其法定首都、各政府机构所在地(国防部除外)及其辖下的第一大城市。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主权在国际上有争议,争议的主要原因还是周边的阿拉伯主权国家(以阿拉伯人为主要人群)的反对,因为在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三大亚伯拉罕宗教(或称“三大天启宗教”以及一神论)教义中耶路撒冷都是当之无愧的圣地。(自公元前10世纪,所罗门王建成第一圣殿起,耶路撒冷一直是犹太教信仰的中心和最神圣的城市[4],昔日圣殿的遗迹西墙,仍是犹太教最神圣的所在。基督徒也相当重视耶路撒冷,因为根据《圣经》记载,耶稣在这里受难、埋葬、复活、升天。伊斯兰教亦将耶路撒冷列为麦加、麦地那之后的第三圣地。)

以色列所居领土历史上曾为多个国家统治。包括巴比伦帝国、波斯帝国、希腊、哈斯蒙尼王朝、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阿拉伯帝国、十字军、马穆鲁克、奥斯曼土耳其帝国以及大英帝国。1918年,奥斯曼帝国一战战败,退出该地区,随即阿拉伯部落纷争。1922年,国际联盟委托英国托管。正是由于该地区政权频繁变更,而统治者信仰的变化导致主要信仰犹太教的以色列人频繁的外迁或回归。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来看,他们完全可以换一片地方繁衍生存,但是在犹太教的教义中(主要信奉希伯来圣经,即旧约圣经)这片土地是犹太居民的发源地,犹太人视以色列地为自己的民族和精神生活的核心,称之为“圣地”或“应许之地”。即使面对了这么多苦难、复杂的政治形式、频繁的战争,但是对于犹太人来说他们坚定的信仰是指引他们行为的准则和不变动力(怎么有点像思想汇报用语),这一点来说我们这样的民族也许很难理解。

以色列是一个民主制国家,采用议会制和普选制度,它也是中东地区唯一具有完善的多党制的自由民主制国家,公民拥有各式各样的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以色列总统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主要只是担任礼仪上的象征,总统另外必须指派国会里的多数党或多数派联盟领袖作为总理。以色列总理担任政府首脑以及内阁的领导人,主要的权力在总理手上。现任以色列总统是鲁文·里夫林,而现任以色列总理则是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以色列对于科技的发展贡献相当大。自建国以来,以色列一直致力于科学和工程学的研究,以色列的科学家在遗传学、计算机科学、光学、工程学和其他技术产业上的贡献都相当杰出。以色列研发产业中最知名的是军事科技产业,在农业、物理学和医学上的研发也十分知名。

关于以色列和美国的关系,网上普遍存在的理论是犹太复国主义者实际是美国的真正掌控者,所以美国要“罩着”以色列,帮助以色列维持在中东地区的话语权,在国际立场上站在以色列一边。这种“阴谋论”其实也不无道理,毕竟犹太人深入各个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而且犹太人以聪明著称,没准真的是这样。但是我更认同另一个观点,美国为了其“全球秩序维持者”的角色,必须在各种地方培植自己的“亲信”,尤其是在中东这块“古有宗教,今有石油”的土地上。而以色列对于美国的态度更像是纯粹的“商业合作伙伴”,互有利益,各取所需。以色列的领土问题和国际地位需要美国的大力支持,他们在文化、教育、科学、政治、军事上都与美国有着密切交流;而对于美国来说,帮助了一群聪明人让他们获得较多的是无形的“智慧财富”,可能体现在美国的科技、商业等民用领域,也可能体现在反恐等军事和政治领域。与此同时,还能在纷繁的中东地区维持微妙的平衡,再次体现自己“正义使者”的名义,用挥舞着正义大旗掩盖其真正的对于资源、经济、国际地区形势布局的攫取和控制目的。

再来说说伊朗。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英语:Islamic Republic of Iran,Iran),简称“伊朗”,位于西亚,属中东国家,东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与土库曼斯坦接壤,西北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为邻,西接土耳其和伊拉克,中北部紧靠里海、南靠波斯湾和阿拉伯海,国土面积约164.5万平方公里,世界排名第17。曾经的波斯帝国,同样在近代被西方势力不断占领或渗透,1925年建立巴列维王朝 ,1979年爆发伊斯兰革命后成立共和国,实行政教合一制度。伊斯兰教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担任非常重要的角色,最高领袖是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和武装力量最高统帅,由伊斯兰教神职人员组成的专家会议选举产生,现任最高领袖为赛义德阿里·侯赛尼·哈梅内伊。伊朗政府实行总统内阁制,总统是继最高领袖之后的国家第二号领导人,既是国家元首,又是政府首脑,但不是军事统帅,由全民普选产生。官方语言为波斯语。伊朗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其中波斯人占66%,阿塞拜疆人占25%,库尔德人占5%,还有阿拉伯人、巴赫蒂亚里人、卢尔人、俾路支人及土库曼人等少数民族。主要宗教为伊斯兰教——什叶派,宪法承认的其余教派有伊斯兰教逊尼派、祆教、犹太教、基督宗教等。首都德黑兰。

伊朗石油、天然气和煤炭蕴藏丰富。截至2016年底,已探明石油储量1584亿桶,居世界第四位,石油日产量460万桶,居世界第四位。天然气储量33.5万亿立方米,居世界第一位。天然气年产量2024亿立方米,居世界第三位。其它矿物资源也十分丰富,可采量巨大。已探明矿山3800处,矿藏储量270亿吨;其中,铁矿储量47亿吨;铜矿储量30亿吨(矿石平均品位0.8%),约占世界总储量的5%,居世界第三位;锌矿储量2.3亿吨(平均品位20%),居世界第一位;铬矿储量2000万吨;金矿储量150吨。此外,还有大量的锰、锑、铅、硼、重晶石、大理石等矿产资源。已开采矿种56个,年矿产量1.5亿吨,占总储量的0.55%,占全球矿产品总产量的1.2%。

伊朗军队较为独特,由两支队伍组成,即共和国军队和革命卫队,由伊朗最高领袖统帅,两支队伍各自有陆海空三军。但革命卫队的海空军武器较简陋,多是轻型攻击机和近海小艇船只,革命卫队功能是维护伊斯兰教义,兵力约12.5万人,同时还负责维持其国内秩序、监控国内的敌对势力,但也有派往海外作战,普遍而言革命卫队士兵忠诚度和战斗力较高,宗教色彩浓厚,在电信、银行、建筑等社会较大金额流动的经济要害部门,都有革命卫队成员列席董事会。共和国军队则分陆军、海军、空军及防空军四个军种与多数国家的军队角色一样,总兵力约55万人,最高国防委员会是最高领袖领导的军事决策机构。

几个关键点:

第一,地处中东的伊朗不是阿拉伯国家,不是以阿拉伯人占多数。所以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冲突照理上来说不应该成为以色列和伊朗关系如此恶化的主要矛盾。(为什么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矛盾很深,在后文会提到。)

第二,主要宗教伊斯兰教。其实,犹太教是最古老的宗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都是由犹太教派生出来的。三教都承认《圣经》中的《旧约全书》。三教根据自己的传说,都奉耶路撒冷为圣地。耶路撒冷老城区的三个部分非常有名:基督区是最大的,著名的耶稣殉难教堂就位于这个区。犹太区有举世闻名的哭墙,是犹太教最为神圣的地方。穆斯林区有著名的圆石清真寺,与哭墙相邻,据说是穆罕默德夜行登宵的地方。

浅述以色列与伊朗的种种



其实说来,三个宗教的渊源关系可以简化如图:

浅述以色列与伊朗的种种

第三,伊朗物资丰富,尤其是当今世界命脉的不可再生油气资源更是储备丰富。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怎么能不惹号称“世界霸主”的西方世界的垂涎。

第四,作为政教合一的国家,伊斯兰教渗透到伊朗的方方面面,由于最高领导人和军事统帅实际上是宗教首脑,所以一些包含宗教原因的国家层面行为便可以理解了。比如女人上街必须要包头巾,不能到足球场现场看球等等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无法理解的要求或规定。

第五,特有的革命卫队。作为伊朗的两大军事力量之一,也是由最高领袖统帅,维护伊斯兰教义,可见其宗教色彩的浓厚。国内的各种违背宗教的行为的管理、情报收集处理、国内及海外敌对势力的监控等工作。类似于美国的CIA和FBI的统一体,由宗教思想贯穿可见其中包含的独裁和冷酷,不仅如此该机构还在伊朗的电信、银行业等经济命脉部门部署自己的力量,有点像啊。

其实从两个国家的基本情况介绍来看,还是能够发现一些争端的端倪的。但是要说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的矛盾之前,还需要讲一讲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矛盾。

阿拉伯国家,是指以阿拉伯人为主要族群的国家,他们有统一的语言阿拉伯语,也有着相似的文化和风俗习惯,绝大部分阿拉伯人信奉伊斯兰教。主要的阿拉伯国家包括,阿尔及利亚、埃及、伊拉克、约旦、利比亚、巴拉斯坦、叙利亚、巴拉斯坦、卡塔尔等。

看出来了吧,以色列的周围邻国,全都是阿拉伯国家。

至于阿拉伯国家为何都和以色列“不死不休”呢?得从几个方面说起。

首先,宗教及信仰方面。其实严格溯源来说,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应该是同源,他们共同的祖先应该是闪族(闪米特人用来指代民族语属于亚非语系闪米特语族的人群,灵感来自《圣经》诺亚的长子Shem(闪))。根据闪米特诸教经书《圣经》,亚伯拉罕(阿拉伯语发音为易卜拉欣)有两个儿子:以实玛利和以撒。以实玛利(阿拉伯语发音为易斯玛尼)是亚伯拉罕和结发妻子撒拉的侍妾夏甲生的儿子。以撒是亚伯拉罕与结发妻子撒拉所生,以撒又有两子──雅各(后改名以色列;阿拉伯语发音为叶尔孤白)和以扫(后改名以东)。据《圣经·旧约》记载,雅各是犹太人的先祖,犹太教认为旧约是上帝和“以色列之子孙”的圣约;以扫和以实玛利的女儿结婚,是阿拉伯人的祖先。(那么,亚伯拉罕是什么人呢?亚伯拉罕是闪的后代,闪是诺亚(也叫挪亚)的儿子,诺亚是亚当的后代,亚当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用尘土造成的人。)简单来说,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是有同父源血统的兄弟民族。两大宗教承认两个民族之间的亲缘关系,但是根据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各自的典籍记载,两兄弟出生之后一直纷争不断。另一方面阿拉伯人信仰伊斯兰教,是穆罕默德在犹太教的基础上创造的,教义采纳了犹太教《旧约》的大部分内容,只是许多人名的叫法不同。因此,人们认为伊斯兰教信仰的真主安拉就是上帝,只是叫法不同而已。穆罕默德最初想让犹太教承认他的先知地位,但犹太人认为穆罕默德对《圣经》理解有误,拒不承认。说到底,犹太教只承认亚伯拉罕和摩西的先知地位。由于信仰的宗教的根本性不同,两个民族在价值观等多方面必然迥异。

其次,更深层的原因是资源和国家地区势力的原因。前文提到,犹太人自古居住之地区被多个政权轮番统治,导致犹太人频繁外迁在全世界都有分布,但是由于犹太人的宗教信仰对于“应许之地”的执著和犹太人在世界各地受到的歧视、囚禁甚至屠杀导致大量的犹太人回迁,但是当时这片土地已经成为了阿拉伯民族赖以生存的沃土。没有办法,为了照顾双方信仰,1947年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在巴勒斯坦分别建立阿拉伯国和犹太国。这个决定无疑是动了阿拉伯人的奶酪。早在公元前1世纪,是罗马帝国统治了巴勒斯坦地区,烧毁耶路撒冷,驱逐犹太人,彻底灭亡犹太人的国家的。从那以后的两千多年,犹太人一直背井离乡,成了没有祖国的人。而阿拉伯人是在公元637年,攻陷耶路撒冷,迁居至巴勒斯坦地区的。算一算到现在,阿拉伯人已经在巴勒斯坦地区生活近两千年了,早已把巴勒斯坦地区看成是自己的家园。阿拉伯人可能会想,我们好好的在家里住了那么久,突然来了一个前房东,又吃我们的粮,又用我们的水,还花我们的钱,还让我们承认他对房子的所有权,搁谁谁愿意?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通过分治方案的当日,被阿拉伯国家联盟断然拒绝。阿盟委员会高层下令对以色列的犹太平民展开为期三天的暴力袭击,攻击建筑、商店、以及住宅区,紧接着犹太人组织的地下民兵部队展开还击,这些战斗很快便蔓延为大规模的冲突,继而引发了1948年的以色列独立战争。

1948年5月14日,在英国的托管期结束前一天的子夜,以色列国正式宣布成立,当天为以色列的国庆节。在以色列建国之后,埃及、伊拉克、约旦、叙利亚、以及黎巴嫩向以色列宣战,开始了1948年的以色列独立战争。但是由于犹太人的精明强干和多年来亲西方战略的效果,他们的科技及军事方面领先于众多阿拉伯国家。另一方面,由于一众阿拉伯国家因为伊斯兰信仰派系的问题(伊斯兰教分为什叶派和逊尼派,两派不和已久)始终难以做到团结一致,最后纷纷败下阵来。

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关系,从古代历史上看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关系,从现代历史上看即是敌人又是朋友的特殊关系。对于血缘关系的问题各自又承认又回避,又敌视又诋毁,两族人十分矛盾。但也不能否认的是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之间,在宗教信仰、语言演变、经济发展、地缘政治、矿产资源,科技水平、聪明智慧、军事实力等众多方面上,发生了巨大变化造成不小的差距。

到这里了出现一个问题,伊朗也属于中东地区国家,但是不是阿拉伯国家,为何还会与以色列有深仇大恨呢?

其实,以色列和伊朗一开始是没有什么冤仇的。让我们把历史上特别是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前双方的关系纳入考虑范围。在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国王执政时期(1941年-1979年),伊朗是一个在经济和政治事务上并不完全独立的君主专制国家。在五十年代初期由政治家穆罕默德·莫萨迪克(Muhammad Mosaddiq)推行的石油国有化运动之前,伊朗的石油几乎完全由“英伊石油公司”等境外势力控制。在运动失败后,伊朗自然也未获得对自己石油产业的完全控制权。整体上,巴列维王朝几乎就是英国和后面美国势力在伊朗的代理人。而同样时期的以色列虽然1947年刚建国时在内部制度上似乎有一些社会主义表象,但作为西方锡安主义犹太人在中东建立的外来政权,在强敌环伺的前提下,在国际关系上很快还是明确了其亲西方的色彩。后来,当阿拉伯民族主义运动愈发高涨的时候,以色列与西方传统殖民势力以及新兴霸权美国一样,将试图赶走外来势力、争取民族独立和发展的阿拉伯民族主义视为大敌。总之,在50年代到70年代末之前,以色列和伊朗一样,都是美英和西方势力在西亚地区的同道者或代理人,而且同样作为非阿拉伯国家,以色列和伊朗对同时期的阿拉伯民族主义都颇为忌惮。所以当时两国虽然不是明确意义上的盟友,但绝非敌人。

70年代末,由于伊朗各界一直存在着的对巴列维王朝过于依赖西方的立场的批评和社会面反西方政权思想的力量不断聚集,世俗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社会主义、伊斯兰宗教人士等各类政治力量试图改变伊朗的现状,提高国家的自主性,捍卫国家尊严。最终,宗教人士在1979年初完成了伊斯兰革命,成立了政教合一的共和国。同年10月,伊朗流亡国王巴列维前往美国治疗淋巴瘤,德黑兰穆斯林群众愤而占领美国使馆,扣留使馆人员,史称伊朗人质危机,自此美国与伊朗断交。伊朗摇身一变从亲美附庸变成了中东地区反美排头兵。那么对于当时中东地区唯一的西方势力代表以色列,自然就不在有好眼色了。

其实当时美国辅助以色列建国,表面上是支持犹太复国主义来将行为正当化,实际是为了牵制中东版图的力量,在中东地区培植自己的发言人(当然,以色列最后没笨到被彻头彻尾的利用)。以色列选择的建国之地,身处中东伊斯兰世界腹心,是阿拉伯世界的地缘中枢。阿拉伯世界由于宗教派别和资源等问题一直处于四分五裂的斗争中,如果要实现阿拉伯世界的复兴必须要建立联合阵线政权。但是作为一直觊觎中东地区资源想取得中东势力话语权的美国来说,这个未来是他绝不想看到的。于是帮助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的中枢建国,分裂各阿拉伯国家势力,像在阿拉伯世界的胸口插进了一把尖刀,既震慑了各国能够更轻易地取得资源、控制地区经济以影响世界又能得到犹太人的青睐获得该民族在各方面发展的支持,何乐而不为。

虽然70年代末当时伊朗从亲美变成反美,但是它和以色列的关系倒还不至于反目成仇。因为他们有更强劲的敌人——伊拉克。伊拉克当时在萨达姆治下成为了区域内的军事强国并拥有野心勃勃的核计划,而伊朗正值伊斯兰革命刚成功其根基尚不稳健。在历史上,两国为边境交界处的阿拉伯河的主权而产生争议,伊拉克方面想借此机会谋取海湾地区霸权和影响力。另一方面,两伊都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伊朗主要信仰是伊斯兰教的什叶派,伊拉克是什叶派发源地但是国家掌权的却是逊尼派。在伊朗的伊斯兰革命胜利后,伊拉克境内的什叶派也跃跃欲试地想在伊拉克国内事务中占有更重要地位,更有甚者想要把伊拉克也改造成政教合一国家。萨达姆当然不会眼看着国内局势变得更加不稳定,想借与伊朗开战为由打压国内什叶派的嚣张气焰。同时,其他阿拉伯国家还担心伊朗1979年二月革命产生的武装政权向周边地区扩散,暗中支持伊拉克,还有美国和苏联对于伊拉克的借款和武器支援也间接加强了萨达姆入侵伊朗的信心。1980年9月22日,两伊战争爆发,一直持续到1988年8月20日,长达八年之久(萨达姆还对伊朗的军队甚至平民使用了化学武器)。在两伊战争期间,1981年以色列悍然发起“巴比伦行动”轰炸了伊拉克的核设施,可以说是代表西方世界警告伊拉克不要动用核武器。可笑的是,两伊战争结束于联合国调节,战后双方都宣布自己胜利,且国土划分与战前一样,可以说这些年除了耗费资源、双方国内人民生产的大量财富和人最宝贵的生命以外,没有任何回报。

不过,在伊斯兰革命后的伊朗,宗教因素开始更加明显地与地缘政治因素相结合。在革命后,伊朗新政权曾经试图团结中东其他地区的什叶派一起推进赶走外来势力的事业。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造成了六十万什叶派难民涌入贝鲁特南郊。于是,在伊朗的支持下,黎巴嫩真主党武装成立,这也标志着阿拉伯什叶派也开始将伊朗视为后盾。作为什叶派大国,伊朗影响力超越了波斯民族,共同的宗教背景和反西方价值观跨越了阿拉伯和波斯两大族群的什叶派群体。宗教因素似乎代替了民族主义,成为了中东族群挑战外来势力的新旗帜。这也标志着伊朗和以色列的关系开始恶化。

2003年美英联军入侵伊拉克,萨达姆政权被推翻,伊拉克陷入乱局,成为实际上的政治真空。以色列当时虽然已经和埃及及约旦两个阿拉伯国家握手言和,但是对于阿拉伯主义的警惕始终未消失。为了最大程度的瓦解和削弱现有和潜在敌人的力量,以色列积极支持叙利亚反政府势力,并支持伊拉克境内库尔德人独立,力求中东地区的碎片化。另一方面,由于忌惮“什叶派之弧”到达家门口提升了伊朗的影响力。伊朗在两伊战后军事实力恢复迅速,甚至也想拥有自己的核计划,2006年真主党和以色列的冲突中,真主党也曾用伊朗导弹击中以色列护卫舰。因此,伊朗成为了以色列人眼中新的威胁就一点也不让人意外了。

反过来,对于伊朗而言,敌对的萨达姆政权消失之后,什叶派人口占比达百分之六十的伊拉克自然也是伊朗扩大影响力的主要方向。萨达姆政权的消失,让伊朗和以色列之间失去了原有的屏障。两伊战争期间,由于美国军舰在波斯湾被伊朗封锁海峡的水雷炸伤,美国随即派企业号航母战斗群报复,炸毁伊朗的锡里石油钻井平台,击沉伊朗乔森号导弹巡逻艇,恶化了美国和伊朗关系。之后美国也并用邪恶轴心这样的字眼攻讦伊朗,更由于美英对伊拉克的入侵导致伊朗更加戒备。所以,自认为已成为地区头号强国的伊朗自然视以色列这个亲西方且同样强大的潜在对手为眼中钉。

总之,我认为不应该只看到伊朗表面上大肆宣扬的民族和宗教主义,毕竟作为波斯民族为主的伊朗并不应该主动介入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矛盾之中,而且伊斯兰教和犹太教虽然在各方面有异同,但其本质并无冲突。真正在两国矛盾背后起主要原因的还是势力的争夺和伊斯兰民族主义反对西方势力在其地区的霸权。由此可见,几乎所有披着让人信服的信仰和民族主义外衣的政治或军事行为其实都是源自双方势力的不断博弈和为自身争取利益的目的。不可否认,政治的存在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必要条件,在目前这个国际形势日趋复杂的环境下空谈什么国富民安好像都不太现实。希望的话说了太多,就这样结尾吧。

Love & Peace.

(感谢维基百科和百度百科提供的大力支持)

展开阅读全文

查看更多好文内容,新用户限时领现金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猜你喜欢
查看更多
相关商品
查看更多热门商品
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0
0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