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皮皮电影 11-16 18:07 + 关注

人们常说: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我曾在康复医院碰到一名伤残特种兵,他多年前因为执行跳伞任务失败导致截瘫,脖子以下只有手臂能轻微动一动。

我安慰他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苦笑着说道:“五年前就有人和我这么说了。”

我默然,他又补充道:“五年后还会有人和我说这样的话,都习惯了!”我看着他落寞的身影仿佛看到了他70岁的样子,时间根本无法治愈他的伤病。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前段时间,我的初中同桌突然找我吃饭,她从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有一个帅气的男朋友,两人马上就要领证结婚了,外人看来她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吃饭过程中,我们东拉西扯聊了半天,她才说明来意,她是来打听我一个哥们儿消息的,我们仨初中同一个班,哥们儿下课常来找我聊天,同桌情窦初开喜欢上了我的哥们儿,她常为他偷偷买早餐,还跑到他家门口等他,无奈哥们儿对同桌不感冒,这段单恋最后无疾而终。

按理说这种事在学生时代再平常不过,这都十多年过去了,她竟然还难以释怀,说到动情处泣涕涟涟,哭着问我:“他后来有没有再提起我?”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我曾在哥们儿面前多次提到这位痴心的同桌,哥们儿每次都不屑地说:“别再提那个神经病了!”

我当然没有把这个残酷的答案告诉同桌,只是安慰了她几句,这顿饭在略显尴尬的氛围中结束,她转身离去,如幽灵一般,我没想到学生时代的一个情伤竟然病变成了一种执念,她究竟还要带着这份执念生活多久?

经历久了,我渐渐明白,时间不是万能的,许多时候不是我们被时间治愈了,而是我们伪装成了被时间治愈的样子,或许只有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刻,我们才敢去独自舔食那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除了身体的疾病,情感的伤害,还有一种东西时间无法治愈,那就是生死。有一部电影很深刻地说明了这个问题,那就是今年3月上映的王小帅执导的电影——《地久天长》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这是一部致郁系电影,影片上映刚好是在去年的“胡波自杀事件”之后,这使得原本就很悲伤的电影更蒙上了一层悲凉的底色。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看罢本片,皮哥的感受是:这是一部佳作,可我不愿意再看第二次

王小帅是胡波的师父,相比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地久天长》无论从色彩、故事还是人物都更加内敛与温情,可是你看罢后丝毫感觉不出一丝暖意,整个后脊背都窜出一股凉意。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正如本片片名,中文名叫做“地久天长”,英文名叫做:“SO LONG,MY SON(度日如年啊,我的儿子)”,中文名是皮,英文名才是骨。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影片的故事很复杂,但概括精髓只有四个字:丧子之痛

这当然是个悲伤的故事,但如何表现这种悲伤,王小帅用将近三小时的时长给我们展现了什么叫做“钝刀子杀人”,观看影片你会有一刀一刀被凌迟的窒息感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影片开头即交代了悲剧的根源。

上世纪80年代,内蒙古包头的两家人本亲如一家,耀军家的刘星和英明家的沈浩同年同月同日生,两家定下了“一辈子做兄弟”之约定。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然而厄运接二连三袭来,先是身为厂里小领导的英明媳妇因为时代政策,逼劝耀军家打掉二胎,使得耀军媳妇丽云余生不育;几年后刘星与沈浩玩水时溺亡,种种迹象表明孩子的死因与沈浩有关。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两件事,一件事让耀军夫妇失去了家中独苗,一件事让他们失去了继续生儿育女的希望,丧子之痛让两家人的关系分崩离析,耀军家为了治疗伤痛选择南下。

这看似是场救赎之旅,在福建他们重新开始生活,他们收养了新的孩子(王源饰),起名依然叫刘星——这个孩子不过是死去孩子的替代品。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他们认真地生活,认真地缅怀逝去的孩子,小心翼翼跟随时代的脚步前行。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他们也完整经历了改革开放、严打、下岗潮等一系列大事件,当鬓角爬满白发,他们终于赶不上脚步,被抛洒进了时代的洪流里,如两尊雕像一般凝固在那里。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你能看到主角所有的行动都是被动的,被动接受胎死腹中,伸出的拳头不知打谁,只能砸在冰冷的墙壁上;被动接受独子的离世,捧着遗像默默垂泪;被动接受下岗,不去反抗,默默接受离开;被动接受茉莉的投怀送抱……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最无奈的是,最后沈浩将埋藏20多年的秘密说出来时,耀军夫妇不假思索选择了原谅,并且幽幽说道:“只要活着,就不能说出来!”看似是他们宽宏大量,其实还是源于被动。

两位老人早已是行尸走肉,他们机械地在这个世界苟活,在道德礼义绑架下盲目原谅,实则在逃避,真相对他们来说是第二次伤害,所以他们恳求沈浩千万不要说出来。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片中两家人似乎都在刻意讨好观众,迎合“地久天长”的主题,耀军夫妇不相互抱怨,夫妻二人和睦相处,步调一致,相敬如宾,堪比道德标兵;英明媳妇使得丽云流产,这虽然残忍,却是她分内之事,她手下死去的孩子怎么也成十上百了,可她偏偏对这个孩子“情有独钟”,主动带上道德的镣铐,在悔恨中得病而亡;沈浩在隐忍多年后,竟然主动坦露了当年的真相,不仅得到了叔叔一家的原谅,他还当上了医生,编剧将他洗白的戏码做足了。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客观讲,这是影片剧作上的不严谨,使得人物不丰满,王景春和咏梅虽然喜获柏林电影节影帝影后,创下了史无前例的成绩,他们的演技足够精湛,但因为剧本的短板,使得人物像个空壳,很难击中观众的心。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不过这些“空壳人物”反而让影片有了新的味道,这些人出生的年代集体主义盛行,牺牲小我、奉献大我是时代的主题,所以他们压制了人性的自私,变成了符合社会价值观的样子。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然而改革开放后,社会经历巨变,追求自我成了新的风潮,集体主义逐渐瓦解,可这两家人却依然践行着集体主义的条条框框,做的事高大上,说的话口吐芬芳,什么都不缺,唯独缺少了人味儿。

所以最后看似大团圆的结局,可仔细一推敲,我们看到的不过是一堆提线木偶,他们的魂儿早就被那场丧子之痛禁锢在了过去!皮哥不相信这是王小帅的有意为之,应该是他的无心插柳之举吧。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天长地久》不是一部完美的电影,但却给人很多遐想的空间,它用三十年的跨度告诉我们:在生死面前,时间之刃也会变得愚钝。正如周杰伦《彩虹》里唱的那样:“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我现在正服下的毒药!”

王小帅:30年时间,治愈不了“丧子之痛”

所以朋友,当你沉沦在悲伤之海,别再苛责时间为何迟迟没把你解救出来。

这是个连感冒都还未治愈的时代,负伤前行只是每个人的常态,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忍者爱吃鱼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全部评论 (1)
awei924
0
11-17 22:24

十七岁的单车,到现在都在被封杀吧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和评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1
3
1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