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遥远的救世主》解读 篇四十二:芮小丹的强势爱情攻势和客观逻辑

赵小楼 09-12 11:10 关注

关注赵小楼,与10000+人一起重读天道,学习强势文化思维!

上文我们说到了芮小丹与她父亲的对话中体现的恋爱观以及背后的强势文化属性,还有值得太多人学习的内心独白的分析所展现的客观逻辑。

意识决定行为,接下来,芮小丹要做些什么了。

回到古城,芮小丹最先想到的就是帮丁元英换一套房子,现住的那套太热了,她开始心疼丁元英了。

《天道》《遥远的救世主》解读 篇四十二:芮小丹的强势爱情攻势和客观逻辑

租好房子,她就去银行取了22万,比预期多了两万,一万用于买丁元英的唱片,一万用于到孤岛发烧唱片店收购丁元英卖给刘冰的唱片。

《天道》《遥远的救世主》解读 篇四十二:芮小丹的强势爱情攻势和客观逻辑

处理好这些之后,她直接去找丁元英,把钱给了丁元英。

这段剧情,丁元英的质问和芮小丹的回答非常精彩,言语里充满了客观逻辑和两者都不愿主动提出的男女那点事:

丁元英说:“你觉得这是一个成年人的成熟之举吗?”

芮小丹说:“是你的承诺不成熟还是我履行承诺不成熟?”

丁元英无言以对,停了一会儿,把烟递过去。

芮小丹说:“谢谢,我戒了。按规矩,你该给我打一张借条。”

丁元英把这支烟自己点上,慢慢抽了一口,到卧室拿来笔和纸,当面写了一张20万元的借据交给芮小丹,说:“这不理智,这是赌博。”

芮小丹看了看借据,收起,说:“我注意到你打电话借钱是个北京的手机号码,那个人是你第一个能想到的可以开口借钱的人。我明天去北京,希望能见到这个人,希望你能给我安排见面,我订好了车票通知你车次。目的就一个,我要了解你,要知道你是谁。”

丁元英对芮小丹的这种非常之举始料不及,本能地迟疑了片刻,斟酌着词句说:“这样做不合适,至少于你不得体。”

芮小丹淡然一笑说:“你这样对债权人讲话不够礼貌,我可以有很多想法,但至少我作为债权人要了解债务人的情况是应该得到尊重的权利。”

【以上引用《天道》电视剧,原著豆豆《遥远的救世主》】

《天道》《遥远的救世主》解读 篇四十二:芮小丹的强势爱情攻势和客观逻辑

芮小丹表达的目的最终都是对向丁元英,有事说事,有理说理。

芮小丹对丁元英已经展开爱情攻势了,她很在意在桌上打的那个手机号,她清晰的判断,丁元英这样的人,在那样的情况下,能打过去求助的人一定和丁元英的关系不一般,她想要了解丁元英可以从这个人入手,就是韩楚风

另外,作为丁元英的债权人,芮小丹有权利了解债务人的相关信息,显然芮小丹更愿意用男女之情来了解丁元英,这就有了去北京找韩楚风这个事,韩楚风是为数不多能和丁元英同频聊得到一起的人,在韩楚风那里了解丁元英最合适不过。

丁元英已经从话语和气氛中读到男女之事的信息,在劝解芮小丹这不理智、至少对于芮小丹这个年轻漂亮、工作角色崇高、且是黄花闺女的姑娘来说,这么做不合适。

而芮小丹在这次事件中的行事手段也比较强势,从租新房到收刘冰手里的唱片和有可能丁元英还要变卖唱片的预付款都已经准备好了,感觉胜利在望,完全忽视了丁元英的存在和感受,这让丁元英很不舒服,只能忍着说到:

“我还没有装腔作势到可以无视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你看到的东西不一定是个东西,天知、地知,不会有结果。”

《天道》《遥远的救世主》解读 篇四十二:芮小丹的强势爱情攻势和客观逻辑

潜意识里是我丁元英自己觉得自己这个货色,不值得你这样,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丁元英的潜意识里在对未来的规划是没有芮小丹这个环节的,间接性说明他现在还没有从内心接收芮小丹。

芮小丹用刑侦的分析能力反驳丁元英,拿着酒桌上股份投资的由头,以债权债务角色的依据反向获取了解丁元英的权利,不得不说芮小丹是个人才。

“即便是呼之欲出你也讲不出,因为一说就错,这就像法律不能单纯以推理定罪,得允许在可能与事实之间存续一个演化的过程。” 

这句回答很有水平,在事物还没有定型之前,任何预判都只是预判,无法确定、有无限可能,就像易经在变化中变化,事物的开始阶段就像春天,主春生木,发展到顶点就是夏天,主夏长火,到事物定型阶段就是秋天,主秋收金,到事物结束阶段就是冬天,主冬藏水。

这个春、夏、秋、冬代表的就是任何事物的能量变化和周期循环,都是需要演变的,所以在未成型之前没有定论。

好了,今天先讲到这里,下节讲讲芮小丹去北京找韩楚风期间,中午跟肖亚文吃饭时的谈话~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