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遥远的救世主》解读 篇四十一:芮小丹的恋爱观背后的文化属性

赵小楼 09-11 00:40 关注

关注赵小楼,与10000+人一起重读天道,学习强势文化思维!

上文聊到了芮伟峰作为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以及芮小丹按自己的想法选择职业,活出了自我。

咱们继续:

芮小丹跟父亲说明了借钱的原因,芮伟峰也是认为小丹恋爱了,出于父亲的角色还是有着欧阳雪相同的担心,这种男人小丹是否驾驭不了?

《天道》电视剧:芮小丹和父亲芮伟峰《天道》电视剧:芮小丹和父亲芮伟峰

《天道》电视剧:芮小丹和父亲芮伟峰

这里芮父的驾驭,跟之前欧阳所说的“拿住”体现的都是一个相同的“控制欲、权力欲”的问题,很多人觉得能控制、能支配、能抓在手里,这个人或者事物就属于自己了,就能完全得到了、占有了,靠外在的人或物给自己安全感、让自己心安,归根结底,还是向外求,跟期待救主的心态别无二致。

而芮父和欧阳雪在这个方面完全上是正常人、弱势文化的心态,这是人之常情,没有错。

而小丹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这里和前文她跟欧阳雪提到的“能拿住的不用拿,拿不住的不能拿,还拿什么?爱就是了。”同理

她完全没站在“我要得到什么、抓住什么、控制什么来让自己获得安全感”的角度、没从“我相”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而是我要为他做什么的角度。

这跟之前文章里提到的“你有事吗”所体现的“我要为你做什么”的意识本位一样,是强势文化的体现。

安全感是自己给的,拥有强势文化属性的人从来不依靠他人获取安全感。

“我就是一个心眼儿想疼他。”

这是一个女性在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心理,想疼他、对他好,这种心理是上帝赋予女性的,是个正常女性都会有。

芮伟峰定好房间准备晚上要和芮小丹好好聊聊,小丹就先回店房间等着,想着肖亚文在法兰克福对她说的每一句话:

“(丁元英)是魔、是鬼都可以,就是不是人。”

“他跟人的思维颠倒了,不是人的思维。”

“一旦动了那种心思你就算把地狱之门打开了。”

“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是你自找的,不要怪罪我没有提醒过你。”

“以我的智力,我理解不了这种人。”

《天道》电视剧(原著:豆豆《遥远的救世主》)

芮小丹自己内心独白的分析是很不错的,看来在任何时候这个客观逻辑都可用。

芮小丹心想:说魔说鬼都是个表述,本质是思维逻辑和价值观与普通人不同,所谓的地狱之门也无非是价值观冲突所带来的精神痛苦。

如果你是觉者,我尊敬你,向你学习;

如果你是魔鬼,我鉴别你,弃你而去。

《天道》电视剧(原著:豆豆《遥远的救世主》)

《天道》电视剧:芮小丹《天道》电视剧:芮小丹

《天道》电视剧:芮小丹

即便是价值观不同,就真有那么可怕吗?

不是可怕不可怕的问题,当自己是一张白纸的时候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

偏偏是知道了客观逻辑、人性、独立思想、觉悟、规律之后,就像打开了新的大门,这个大门里看待事物的思维已经打破了自己所掌握的一切认知,三观被破、又建立三观、再被打破,再建立三观,它会让你不由自主的思考,对以往生活的认知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无所用、无所不用。

在人生各个阶段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会受外界影响而找不到头绪。

面对日常任何问题都会找到答案来解决,减少烦恼多活几年。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