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瓦克五 01-10 15:32 关注

话接上一集:

告别了伊姆,我从包里掏出一条巧克力送给为我引路的小天使,作为感谢。

尴尬的是,孟加拉的天气太热,巧克力化成了泥,但是小天使依然开心得不行,接过巧克力,笑得像一朵花。这让我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这里离贫民窟只有一条街的距离,我打算去那边看一看。

事实上,在来孟加拉之前,我已经有了睡贫民窟的打算——反正穷游,不如穷个彻底。

然而上天没给我这个机会,刚到孟加拉,我就看到了贫民窟火灾的新闻。

第一反应是遗憾:住宿费看来是省不了啦!

转念一想,又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得亏没提前几天住在那里,否则说不定就在大火中挂掉了……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听说那一晚,火光熊熊,映红了夜晚的天空。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贫民窟实质上是一个棚户区,极少砖混建筑,大多都是易燃材料(木头、塑料等等),所以一烧起来就蔓延极快。5万多贫民无家可归,在火场外围度过了不眠之夜。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我们逃的时候,我们的房子已经烧着了,什么都没留下,所有家当都烧光了……”


在通往贫民窟的路上,遇到卖甘蔗汁的小摊,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矿泉水喝完了,口干舌燥。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儿子负责削甘蔗,爸爸负责榨汁。一问价格,一杯才人民币两毛,买买买!

爸爸从盛着水的桶里(貌似乳胶漆桶)捞出一个玻璃杯,甩干后接上一杯甘蔗汁递给我。

等我喝完后,他示意我把玻璃杯丢回到桶里泡着,就算洗过了。

可以想见,等下一个顾客来以后,他会做同样的事情。

我仔细看看桶里的水,水面泛着一些甘蔗渣,水色还有一些黄黄的,整个人立马就不好了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走进贫民窟要穿过一个弄堂,如我这样一个低调孤清的男子,还是成功引起了当地人的注意。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在回去整理照片的时候,我才发现有很多疑惑的脸乱入其中,打、打扰了……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弄堂外,就是贫民窟了。场地非常大,这里曾经搭建有1.5万间住宅。现在一眼望去,满目疮痍。

火灾发生日是8月16日,我去的时候已经是19日,现场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但凡值点钱的东西都已经被原来的居民拿走了。

但还是有零星几个人,试图在这里找到最后一点有用之物,哪怕是一块破木板。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这让我能够看清贫民窟四周的情况,很多簇新的大楼,还有一个大型绿地公园,将贫民窟围合起来——这里是地形上的洼地,也是财富的洼地。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成年人的神色或呆滞或沉重或木讷,只有孩子们的心情没有受到影响,照样成群结队地嬉戏打闹。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整个废墟早已化为了一片泥泞的焦土,断壁残垣中还残存着从前的蛛丝马迹,比如这里肯定是一个非常局促的厕所。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远远看到有一户人家撑着遮阳伞,成为废墟中唯一的一片缤纷色彩。我好奇地走过去。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门口,女主人在处理一种不知名的蔬菜,看着有点像带皮的茭白。蔬菜很老,女主人把硬硬的外皮刮去,里面没剩多少肉。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家里所有的家当都摞在一边,一目了然。只有器皿和少许织物。盆盆罐罐上落满了灰,是火灾肆虐过的证据。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男主人的神情非常痛苦,好像是病了。有另外两位老人侧躺在一边睡觉。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看到我来,男主人勉强地笑了笑,微微欠起身体和我聊了几句。

出乎意料的是,他的英文非常正,没有口音,词汇量也颇丰富。仔细一问,他居然受过高等教育,这让我非常震惊。

“火灾是上周五发生的,现在一切都毁了。”他说。

按照他的介绍,贫民窟的条件比想象中更好一些,“原来这里有供电和供水,可是现在有和没有那些都不重要了。”

我说:“我看到新闻,说纵火原因还在调查当中……”

他有点激动地打断我:“相信我,这个调查永远不会有结果的!”

他和许多灾民都是“阴谋论”的信奉者,认为这把火是富人们放的——由于城市不断向外扩建,原来处于城市边缘的贫民窟也慢慢融进了大城市圈,成为比较好的地段。很多地产商觊觎这块地,用火毁灭一切,再把住在这里的人都撵走,似乎是个不错的办法。

虽然这样的猜疑非常有市场,但是贫民们也没有任何证据,一切只是猜疑。

“大家都走了,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我问。

“我的家还没完全塌,还有两面墙,可以住,反正在收容所的情况也不会比这里好更多。”

“灾民们去了哪里?都去了收容所吗?”

他指了指废墟的另一边:“那边有一个学校,临时收容所就搭建在学校旁边。”

“感谢你。”我留下200塔卡(人民币15元),准备去临时收容所看看。

给钱的时候,我不敢看男主人的眼睛,因为我不确定这样的施舍对他而言会不会是一种自尊上的伤害。于是我心虚地补了一句:“谢谢你给我指路。”


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走到贫民窟废墟的另一边,我发现了另外一个窝棚。很明显,这是在大火过后临时搭建起来的,用上了所有可能的材料,显得十分草率。

窝棚里住着一对夫妇,意外的是,这又是一对会讲英语的贫民。

我向他们确认了收容所的位置:往前50米就到了。

“不过为了防止很多非灾民混进去吃免费的救济饭,收容所平时大门都是关闭的,所以我不确定你能不能进去。”男主人提醒说。

“你们不去那里住吗?”我问。

“不去!我们不信任政府!”男主人斩钉截铁。

很快,我遇到了一扇大门。门外有两个卫兵把守着。

我真思考要怎么说才能让他们放行呢,他们看到我,居然露出客客气气的笑脸,把门打开了。

我一边道谢、一边往门里走的时候,有两个孩子也想顺着一起进去,被门卫呵斥着提溜了出来。

就这样,我顺顺利利地走进了临时收容所。

写困了……我们下回再续吧瓦log 篇十四:我想住的贫民窟,被一把火烧成了灰—孟加拉穷游实录(2)

有兴趣的可以点个关注,或者翻看我以前的穷游实录。谢谢!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全部评论 (150)
瓦克五
24
01-11 00:16
Dennisuu: 大哥,你这么玩法,图什么? 1

怎么说呢?旅游得多了,就觉得单纯的游山玩水慢慢乏味;在旅途中遇到的一个个人,才是最鲜活的,让我忍不住想接近和了解

爱卡酱
24
01-10 16:27

“谢谢你给我指路。”就冲这一句话,就能看出你的优秀涵养![棒棒哒]

蛀牙我不怕你啊
12
01-10 15:49

甘蔗汁没事,隔壁还有个下恒河游泳的哥们呢……

imsky
11
01-10 15:37

这是病毒区域,楼主就不担心感染点什么?

左舷弹幕太薄了
8
01-10 17:22

当了一回🐏大人[脸红][脸红]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和评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相关商品推荐
206
200
15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