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极客电影 01-08 21:00 关注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2019年12月30日,全世界都在等待跨入新世代,科幻影史上最伟大的概念艺术家之一——席德·米德(Syd mead)却在家中溘然长逝,时年86岁。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得知席德·米德去世后,埃隆·马斯克第一时间发推表达悼念。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席德的最后一句遗言是:

此间之事我已完成,而今他们来带我归去。I am done here. They're coming to take me back .

1933年7月18日,席德·米德出生于美国明尼苏达州的圣保罗。

高中毕业后他入伍三年,退役后进入ACCD(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学习。

ACCD是世界级设计名校,特斯拉的汽车设计师Franz von Holzhausen、宝马首席设计师Chris Bangle,以及《变形金刚》导演迈克尔·贝等等,都是从这所学校毕业。

席德·米德毕业后,进入福特公司高级造型工作室(Ford Motor Company's Advanced Styling Studio),后来自己创业,为飞利浦电子等企业提供工业设计。

得益于这些设计经验,席德在电影行业的表现相当亮眼:

他从吴哥窟藤蔓的外观得到灵感,为《星际迷航:无限太空》设计了具有生命智慧的高能离子云——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他为高达20周年纪念作品《机动战士高达逆A》创造了独一无二的倒A高达——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碟中谍3》中的“人皮面具3D打印机”就出自他手——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电子世界争霸战》中的虚拟摩托也是他的创意——2011年续集《创战纪》上映,整体上仍然沿用他的设计。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 1982年的《电子世界争霸战》被视为史上第一部赛博空间电影△ 1982年的《电子世界争霸战》被视为史上第一部赛博空间电影


此外席德·米德还参与了《霹雳五号》《异形2》《火星救援》等科幻片的视觉设计工作。

但真正让席德·米德封神的,还是“82版《银翼杀手》概念设计师”这一身份;

毫不夸张的说,他定义了赛博朋克这一影像风格。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席德·米德刚加入《银翼杀手》剧组时,只是被雇来设计车辆造型,也就待几天而已;但很快,主创们就发现了他对于电影的价值。

雷德利·斯科特说,他是最会画工业物品的插画家。


△ 史奈·米德即席德·米德△ 史奈·米德即席德·米德


自此,席德·米德展现出他设计风格的两项重要特点:


01 席德·米德的设计非常注重“合理性”


与约翰·伯基(John Berkey)、克里斯·福斯(Chirs Foss)等科幻概念设计师不同,席德·米德有专业的工业设计背景。

他对未来世界不仅仅是有天马行空的幻想,更是在设计未来能生产出来的东西。

这从他对职位的命名中就可见一斑:

片方制作演职员名单时,问他要怎样称呼他的职位。席德·米德没有用“概念设计”或“美术师”,而是“Visual Futurist"(视觉未来主义者)——这是他的专属职位。


△ 《银翼杀手》男主角戴卡德使用的手枪(设计图稿)△ 《银翼杀手》男主角戴卡德使用的手枪(设计图稿)


在席德的设计图中,道具有大量细节和精准的工业结构,具有浓厚的“硬科幻”气质。

由于在福特汽车公司工作过两年,这一特点在他设计未来汽车时尤其出彩。



△ 《银翼杀手》中的戴卡德警车设计手稿△ 《银翼杀手》中的戴卡德警车设计手稿


根据设计图,道具组可以直接制造出车辆完整的内部装饰和设备,甚至让它具备真正的液压功能。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 《银翼杀手》中的回旋车概念设计图(上)与电影效果(下)△ 《银翼杀手》中的回旋车概念设计图(上)与电影效果(下)


对合理性的要求,贯穿席德·米德整个的设计生涯。

2013年他为科幻片《极乐空间》设计空间殖民站时,需要在其中安排人造重力、大型生物、高山大海等元素。

席德特地请来在NASA的朋友进行审核,以保证空间殖民站既符合故事设定,又具备现实可操作性。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02 席德·米德极为注重整体氛围


席德笔下的道具从来不是孤立的,而是与环境融为一体。他说:

我没有在白纸上单独画过一样东西,因为在真实生活中不是这样的,它们会被很多东西包围。

在设计复制人萨巴斯汀(Sebastian)的汽车时,席德让它停在街上,汽车后面是一些带窗纱的建筑,透出冷冷的阴极光,从远处看过去雾蒙蒙的,显现出黯淡的赛博朋克氛围。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为了营造氛围,席德还会在细节上画很多心思。

比如,设计车辆之余他还会考虑,未来的停车计费器会是怎样的,结果设计出一种带电击功能的装置——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到后来,席德几乎设计了《银翼杀手》的整个世界。

《银翼杀手》中的街道建筑、霓虹灯以及它们被雨水笼罩的样子,都是席德的创造。

因为去过东京和中国香港,席德还将中文广告牌和亚洲面孔融入街道建筑,赋予城市多元文化的气质。


△ 《银翼杀手》城市建筑概念设计图△ 《银翼杀手》城市建筑概念设计图

△ 《银翼杀手》剧照△ 《银翼杀手》剧照


《银翼杀手》原著作者菲利普·迪克去世前,曾看过影片的电影特效测试画面。

他很满意地说:“这正是我所想象的世界,他们完美重现了它的样子。”

2017年,席德又受邀参与了《银翼杀手2049》的设计。

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对续集的设想是:“以席德·米德当年的设计为基础”,并请席德设计新增的拉斯维加斯场景。

席德·米德先是下载了拉斯维加斯的街景图,而后选取其中部分场景,赋予其末日氛围——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 席德为《银翼杀手2049》设计的城市景观风格△ 席德为《银翼杀手2049》设计的城市景观风格


电影圈之外,席德·米德同样有不俗表现。

创建公司后,接到的第一笔订单就是为飞利浦电子设计盒式磁带,此后双方合作长达12年。

后来,公司的客户和设计范围都大幅扩增:从飞机驾驶舱的内饰,到酒店、游艇、室内家居、电视、厨具、游戏原画,似乎没有他公司不能设计的。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这也是他自己的理念:一个真正优秀的设计师,应该能胜任任何设计工作。

即便当了公司老板,席德·米德还是喜欢亲自上手作业。

他为洛杉矶设计过未来概念图——


△ 席德·米德1988年作品,设想2013年的洛杉矶,刊登在《洛杉矶时报杂志》上△ 席德·米德1988年作品,设想2013年的洛杉矶,刊登在《洛杉矶时报杂志》上


他为迈克尔·杰克逊设计过主题公园——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他甚至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虚构过ATF战斗机的外形——当时洛克希德为了对外掩饰ATF的真正设计思路,聘请席德·米德设计外形,以假乱真。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从业以来,席德·米德的艺术对电影、游戏甚至汽车行业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

《星球大战》中的帝国步行机AT-AT,就是受席德·米德启发而设计。


△ AT-AT步行机△ AT-AT步行机


工业光魔公司的全球艺术部高级经理詹妮弗说:


席德改变了行业,并激发了多代艺术家的灵感。我们很幸运能与他同住一个星球。

《攻壳机动队》等后世赛博朋克电影,多多少少都继承了席德在《银翼杀手》中的美学风格。


△ 《攻壳机动队》中的九龙城寨风貌。△ 《攻壳机动队》中的九龙城寨风貌。


特斯拉去年11月发布的Cybertruck,其灵感来源也是席德在《银翼杀手》中的设计。新车发布后,还得到了席德本人盛赞。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席德·米德早已被称为“未来学大师”,也的确影响了未来的走向。

《银翼杀手》故事设定在2019年,但2019年的年末,席德却离开了世界,这对整个科幻界都是一大损失。

艺术不死,未来降至,愿席德·米德安息。

我见过你们人类绝对无法置信的事物;

我目睹战舰在猎户星座的端沿起火燃烧;

我看着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

但所有这些时刻,终将消失于时光中,一如眼泪消失在雨里。

——《银翼杀手》

他预言了2019年的世界,然后在2019年离开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全部评论 (1)
sunnycc
0
01-09 15:14

这篇文章是纪念席德·米德和浙江兴业银行的!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和评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相关商品推荐
6
3
1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