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劫匪》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幕味儿 05-01 21:02 关注


文 | 三九,枪稿主笔,应用经济学硕士

把老虎从银行里劫走,需要几步? ——李玉,这位中国最爱拍容易受伤的女人的导演,这次搭了座花团锦簇、名叫“阳光劫匪”的迷宫。 乍一看,这个“劫老虎”故事,脱线、无厘头、极度放飞,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别忘了,李玉搭的是一座迷宫,用了太多的障眼法,你要找到出口,方能明白其真意。

《阳光劫匪》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寻虎四人组经过一番伪装,开启冒险之旅

侦探PK富商

电影一开头就铺开了至少三个谜面——晓雪(宋佳饰)拜托开寻宠事务所的阳光(马丽饰)及其同伴找女儿:老虎娜娜——晓雪的女儿为什么是只老虎,老虎去哪了,最后找到了吗? 而解开这些谜团,要先从偷走娜娜的富商刘神奇(曾志伟饰)说起。 娜娜和刘神奇早夭的妹妹同名且同一天生日,他相信妹妹可以借老虎之死转生。无意中卷入此事的阳光却因此与他共情,因为她也经历过幼年丧亲之痛:妈妈因为自己的过错,不幸车祸身亡。 值得玩味的是,刘神奇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懂得他,阳光告诉他,她懂他。这敌对两面的互相理解看起来有些不太对头,事实上,电影里并没有真正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刘神奇也不过是个在自责中苟延残喘了一辈子的老人,在他几十年的孤独里,他不能被外人道的伤痛突然遇上了阳光这个知音。

《阳光劫匪》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看起来很酷的阳光(马丽饰)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

阳光与刘神奇的角力,与其说是善恶的争斗,实则是同一个人内心矛盾两面的角逐。每一个耽于过去的人,心里都有道过不去的坎,阳光封闭自我,貌似活得很酷,其实是拒绝面对曾经的自己,拒绝接受曾经的错误。

而刘神奇萌生出妄图靠虎救人的荒唐想法也好,想要制作出叫人忘却忧伤的致幻药也罢,都是濒死之人的自救,因为再不这样,他对死去妹妹的愧疚感就要吞噬掉自己了。 其实,刘神奇就是平行宇宙里的性转版阳光,这是她进入老年的一种可能,在执念里挣扎了终生。

雪&阳光

再回过头来看故事的主人公晓雪。 娜娜是动物园一只难产死去的老虎的幼崽,她被细心的晓雪救起,偷偷养在孤岛上,相依为命。 后来,老虎先被富商偷去,又在被救走的路上再遭前男友(沙溢饰)抢走,最后,她成为各方势力角逐的终极砝码,她由人类拯救,抚育,却又在人类的贪婪与妄念里沦为牺牲品。

《阳光劫匪》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老虎娜娜是主人公晓雪(宋佳饰)收养的“女儿”

娜娜不再对人类抱有信任,因此在影片末尾,挣脱牢笼的她,独自跑过陌生人群,跳到高高的大楼上,企图逃离命运,没想到这又是另一处绝境。 此时,晓雪和阳光坐着热气球来救她,阳光以为朋友两肋插刀之势搭起了晓雪与娜娜间的桥梁,经过爱的呼唤,她重建了对“母亲”的信任,最终脱困。 在这激烈的冲突之后,导演安排了一个意外的结局:阳光独自留在大厦房顶,向跳上热气球的娜娜和晓雪挥手告别。 ——看到这里,我们才恍然意识到,晓雪和老虎,实际上是阳光心中的另外两个自己,一个化作母亲,一个化作女儿。 她们都是阳光本人的替身,在她寂寞的想象里,母亲从来都极其疼爱自己,又或者是,母亲和自己的角色已然调换,在她战栗的自责中,自己终于把母亲从灾难里解救了出来。

《阳光劫匪》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影片结尾对二人的关系有了出乎意料的交代

伊坂幸太郎VS李玉

影片同名原著作者伊坂幸太郎是当今日本最独树一帜的作家之一,他笔下的主人公们原本都是不起眼的普通人,但由于其身上的一些特质被放大到了近乎稀奇古怪的程度,比如,对时间的敏感,对谎言出色的觉察能力性,以至于他们成了一群“怪人”。 事实上,生活中的那些怪人,也不过是在某些方面和我们的感受力不同而已。他们的“怪”,往往意味着孤独,因为他们无法被他人共鸣。

而与其说伊坂幸太郎最拿手的推理小说中的主角们是在找凶手,找真相,不如说他们是在寻找某种人生真谛,某种放之四海皆准的信念,指着它,人们大约能够更勇敢地面对自我,过上更诚恳的生活。 听起来老生常谈,因为答案终究不过是爱、希望 、诚实、勇敢等等那些已经被讨论过无数次的抽象词汇,但在一个人人追求所谓的特立独行,以打破传统价值观与常规为时髦,以解构与消解一切为乐趣,沉溺于虚无感的时代,恰恰是这些最老掉牙、最古典、最朴素、最土的品质与追求,才能给予我们最大的安全感。

《阳光劫匪》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李玉导演和美国驯兽师交流。电影中的老虎是真老虎

抑或正因为我们实际上在鄙夷那些美好的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坚守它们,才使我们不至于被别的那些看不见也不摸着,却又噪声巨大的宏大价值吞噬,迷失自我。 李玉的《阳光劫匪》以一个奇幻/童话故事为壳,内里仍是那个探讨人生意义的内核。因此,尽管影片呈现了一个几乎全新的故事,仍不难从中寻觅到伊坂幸太郎式的鬼马与温柔。 不妨把影片自始至终弥漫的荒诞感理解为对世界本质的呈现。

意外总在发生,因果律只是人类对不确定性的一种解读,事情接二连三出现,或许只是随机。那些自顾自随时开合的花朵,晓雪和娜娜拥抱时“不合时宜”响起的夸张的抒情音乐,倒真是像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脱线”瞬间。

《阳光劫匪》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富商承诺,若是能从银行保险柜里劫走老虎,他就认输。这不过是他的圈套

再次回想富商的感慨“你们都不懂我”,又有了另一番滋味。是真的没有人懂他,就像没有人懂阳光一样,连那些一起冒险的伙伴,或许不过也是自己的想象,是拥有完全不同的回忆的,从平行世界来的另一个自己,就像孤独的小孩儿总要给自己假想出来一个玩伴一样。 而人若是想要真正解脱,就必须要和总拖住自己向后看的小人儿说再见,这听起来有些残忍,因为无论如何,有些债哪怕用尽一生都无法偿还,但又有什么办法呢,那些过去的错误、负疚,早已绵延了太久,戴罪之人或许也值得一次自由的机会吧。

一位优质导演正在发送密码

在《阳光劫匪》里,颇具风情的晓雪是影片和盘托出的第一主角。无疑,她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至于有什么故事,电影故意没有明说——总之她喝酒的姿势很熟练、很豪迈,脸颊还上有一道醒目的闪电状疤痕。 这冰山一角足以让我们想起从前那些李玉电影的主角:美丽、孤独、执拗,和这个污浊糟糕的世界格格不入。

我想,拍出《阳光劫匪》,并不是李玉变了,而是她换了一种方式继续讲“她故事”。

《阳光劫匪》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演员宋佳很适合演“有故事的女同学”

在李玉蛰伏的这几年里,中国电影业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最关键的是,观众们的心理、口味都变了。而李玉这样的优质、粗粝、批判现实主义流的艺术片导演面临的难题是,如何在这样一个市场上,既保作者表达,还要用商业类型片格式令观众们喜闻乐见。 看起来,李玉这是拍了一部欢快热闹高饱和度的童话喜剧片,卡司强大,话题有趣,又有流行文化母本的底子。可当我们沉静下来,也不难发现,艳阳之下,藏有她的苍凉和愤怒。 我们说各个角色都是阳光的化身,但他们又何尝不能是晓雪的多重人格?在她的颅内小剧场里,一切那么艳丽,又那么跳脱,既童真美好,又悲伤凄清。而“老虎”,实则也应该只是象征,并非真实。

《阳光劫匪》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寻虎小分队自导自演了一场抢银行大戏

明白了这一点,或许,我们就能对献祭老虎就能救回妹妹、突如其来的前男友兼笨海盗、天降神兵的热气球这些林林总总的荒诞情节会心一笑了。甚至,影片不时故意制造的叙事节奏尴尬、表演浮于表面等等,也可以看作是导演悄悄打出的暗号。 当然了,这样一盒怪味豆,未必能够讨好所有人。声称着“电影最重要就是讲故事”的原教旨主义者们或许会不认同这种形式。观众对电影的不同态度也正说明,对于导演来说,建构比解构难得多。

李玉这次尝试,结果见仁见智,但想想这是《红颜》《苹果》《观音山》及《盲山》《后会无期》的创作搭档——李玉及方励——多年打磨而出的作品,你就会明白,你看到的,其实不是你看到的。 得打开那个保险箱,你才能找到真相。

《阳光劫匪》可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全部评论(2)
noalone
0
05-06 15:36

我以为头图是马丽

值友2301981472
0
05-01 22:08

这片子真的一般,衔接不上乱,浪费我的爆米花,说是喜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