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藤井树观影团 09-08 21:06 + 关注

本周末上映新片里,《最长一枪》不算显眼。演员们没有顶流,而是一群摸爬滚打多年成了精的老戏骨;宣传也没什么亮点,一个上海滩杀手的故事,似乎是无数老电影的搬演。

但看过预告片,总是对这部电影念念不忘。熏黄的“教父”光,神秘的多方势力,最重要的,是那群太会演的老男人。
大雨中,夹着油纸伞的王志文悠悠的一抬头;黑色背景下,穿马褂的李志群冷冷吐一个烟圈;假模假式的许志军,很仪式感地拥抱夏克立;高捷一头白发,念叨着“诸葛大意失荆州,可被砍了头的,却是关羽”……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嘶,真的,一条预告片看得鸡皮疙瘩直蹦。这帮已经不做鲜肉好多年的江湖老炮,却把这出唱念做打俱佳的戏唱得丝丝入扣,稳稳占一个“骚”:离骚的骚,也是风骚的骚。

在直男小编的心里,对这部电影的期待在本周末绝对数一数二。看完电影觉得,确实有点对不起这么好的阵容,但这帮老男人,真是迷死我了!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最长一枪》(2019)导演: 徐顺利
编剧: 邱欣宇
主演: 王志文 / 余男 / 李立群 / 许亚军
类型: 剧情 / 动作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 澳大利亚
上映日期: 2019-09-06(中国大陆)
片长: 125分钟


1

一个杀手的危机


杀手行业资深老炮老赵,失手了。
开局一场乱战,目标人物死了没错,但是委托方也被打死了。经纪人老杜老大不愿意,但拦不住时光匆匆匆匆流过,当年枪口上能吊砖头的老赵,得帕金森了,手抖如筛糠。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电影并没有交代故事发生在什么年头,但根据蛛丝马迹判断,应该在三十年代中期。早二十年,老赵和老杜都是革命党里鼎鼎大名的枪手,死在他们手里的都是总督王爷。
但大夫一句话,终结了这位杀手的传奇:没得治,就是老了。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没理会老友“给你找两副好膏药”的安慰,老赵明白地说:我要接活,趁着能干,再干一把就收。老杜大皱眉头:这Flag立得也太不吉利了。

果然,最后一单的难度是地狱级的。委托方就有三个,法租界商会前辈老王,江湖大佬王力波,爱尔兰人皮特·恩格曼。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王力波和皮特因为老赵之前的失误已经彻底闹翻了,王力波死了弟弟,而皮特最近被宰了五个小弟,双方在法租界内炸弹手枪无所不用其极,各家生意都处于停摆状态。

租界老大,法国人佛凯约谈双方,定了规矩:你们俩不管谁死,我会直接认定另一方为凶手。就此,游戏进入了新阶段。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王力波和皮特找到了老杜:新年酒会当天,找人给自己来一枪,但不能打死,嫁祸另一边;而蛰伏着打算收全场的老王就简单了,杀手打死两人中的谁都行,如果都打死,加倍。
老赵手抖,但心里明白,在法租界大人物云集的新年酒会搞事情,十死无生。为此,他不惜以妻女为威胁,拉来了自己金盆洗手做了理发师的白俄鲁克……

至此,各方势力云集,都自以为得计,却不料阴差阳错,每个人都陷入了重重算计。而杀手老赵,已经成为各方计划里都必须除掉的一环。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高级的杀手电影,其实都是职业剧。不管是《杀手莱昂》还是《疾速追杀》,杀手都有圈子,也都有职业道德。老赵最后的选择,其实无关正义,就是一个老杀手的操守。
他们化身为芸芸众生里的小人物,却隐藏着瘆人的锋芒。街角小店的钟表匠,出版社的老编辑,居然是上海首屈一指的杀手和经纪人;来上海闯荡的小广东,憋着劲要干一单大的出人头地;投靠江湖大佬的,惦记着大佬的女人。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这行讲规矩,老杜称之为“服务行业”,最重要的是“客户体验”。怎么想都带着冷幽默的味道。

2

“骚”断腿的老戏骨


应该说,无论是故事还是制作,《最长一枪》都有着很好的底子。但是,广告出身的导演徐顺利,似乎没能把这些元素用到位,甚至有不小的损耗。
电影的细节能看到十足的用心。法租界上流社会的服装带着华贵,尤其是许亚军饰演的王力波,西服和长衫的质地都带着哑光感,写足了他的高调和嚣张。杀手老赵的呢子大衣,看似平实却干净挺括,带着中产的精致和体面。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许多地方可以看出主创的迷影情结,比如舞台上的葬礼,还有大佬怀里的那只黑猫(虽然《教父》是白猫)。而最明显的致敬则是“教父”质感的复古黄,甚至有刻意的加重和曝光。
但导演的手法确实不算出色。虽然光感十足,人物的站位也相当戏剧化,但镜头取景整体上不算高级,甚至有点电视化的简单。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最明显的问题当然还是剧情,暴露了新人的最大问题:对情节不能做好取舍。人物线多达十几条,甚至主角的情节线都有明显的减弱,导致某些部分都感觉主角被降智。最后那场大戏也仓促得令人失望。

还好,他找对了这么一群演员。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印象中王志文上一次的银幕秀,还是《一步之遥》的王天王。相比于那次可以夸张的表演,这次的老赵,或许可以作为他职业生涯的新一个代表角色。
我们熟悉的王志文,似乎还停留在他演《过把瘾》和《黑冰》的时代,风度翩翩,自带文质彬彬的浪子范儿。那时候,他被认为是挥霍天赋。但这一次,他演得无比内敛而精确。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平时默不作声时,你会觉得这就是个街头的小人物,但是拿上枪,只需嘴角的法令纹一紧,眼睛里已经有了杀气。不说别的,和这么一群演技派搭戏,却始终占据主动,着实了不起。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里那个和老赵情同父子的小报童,正是王志文的儿子演的。戏里戏外的关系,让这段带着相依为命情绪的个人戏非常动人。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李立群则是另一个令人想跪的大戏骨。收起了当年的三分桀骜,只剩下平和笃实。他扮演的老杜是参与者,也是见证者,看一代代杀手在这里前赴后继,来了又走,自带几分无奈和萧瑟。
这位台湾演员,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演一个北京人,低眉顺眼之间每一句的起承转合全是味道,不服不行。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余皑磊、夏克立、余男的角色各有限制,但他们的表演很大程度上填补了人设的缺陷。而许亚军相比“祁同伟”,有了更多西方化的戏剧性。
而配角里最值得一提的,是高捷。想做黄雀的老头子,吃了安眠药之后还惦记着第二天酒会的一脑门子官司。半睡半醒之间似吩咐似自语,一气呵成信手拈来。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导演确实给了演员很大的自由,让他们各自用细节丰富了人物。也正是这群眼角眉梢都全是戏的演员,让观众能在每一秒都牵动注意力,甚至掩盖了剧情本身的某些空洞。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戏演到他们这个程度,甚至不只是功力,思来想去,也只能给一个“骚”字了,骚断腿的骚!

3

最风情的上海滩


可以肯定的是,导演和编剧对于老上海,绝对是有朝圣般情怀的。他们甚至没有以车墩为主取景地,而是选择了街景非常像老上海的墨尔本。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拍上海的戏总会有个误区,尽量多地带元素。两个人散个步,就非得跑到外滩;情侣走个场,必须是外白渡桥;抗战时候被炸掉的天使像,更是每次必到。但上海的风情,岂止那几处地标。
上海是里弄的,阴雨霏霏的小街道,路口一处形状逼仄的小店;上海也是腔调的,一个编辑家的晚饭,轻松摆出一排小碟小碗。当然,要说富丽堂皇,分分钟秀给你看。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而更具风情的是,老上海的东方巴黎,民国年间的特工之城。

这部杀手职业片,其实是可以归结到谍战戏了。谁让这帮涉事其中的大小人物,背后都那么复杂。而且主创们对于当时的上海,确实是足够了解的。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故事主要的发生地是法租界,目前上海黄浦和徐汇交界的部分,小洋楼集中地。这里在民国年间,最有名的就有所谓“三大亨”,王力波的某些扮相,显然就有杜月笙的影子。
法租界行政长官愿意坐下来给几个商人调停矛盾,其实并不魔幻。当时租界的管理模式是华人自治,法租界名流组成的公董局掌握着主要社会资源。
同时,三十年代“一二八事件”之后,这里聚集了各方势力。除了法租界的政府势力,日本人也在渗透租界,和王力波取得默契;革命党出身的老杜,背后也未尝没有南京的力量。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这里更多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野心家。爱尔兰人皮特在这里从一个混混成为大亨,就像有名的沙逊和哈同。而老赵的徒弟鲁克,是苏联成立之后到此谋生的沙俄贵族,也就是所谓“白俄”。

有趣的还有彼时华洋杂处的色彩,中国的王力波出入必西装革履,住所也是土豪欧洲风格;反而是皮特和情人的爱巢,屋顶有《金瓶梅》的春宫壁画。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这种用心的设计,让《最长一枪》带来了某种浸入般的老上海体验。我们在太多影视剧里看过老上海,但这部电影的风情却远胜其他。

尽管电影的故事不够出色,但一群大神级的老演员,在风姿绰约的旧上海卷动风云的故事,着实令人神往。
这是一部挑观众的电影,对于这些演员感兴趣、或喜欢旧上海风情的,这部电影堪称典藏级。此外,整部电影的味道,也值得细细品味。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最长一枪》:江湖老炮,各领风骚。

转载声明:原创文章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4
6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