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皮皮电影 11-07 18:05 + 关注

提到葛优我们再熟悉不过,他是“冯氏喜剧”中的一张王牌,那明亮的光头,人畜无害的眼神,一张嘴漏出两颗大门牙,幽幽挤出台词来,处处透露着一股无欲无求的范儿,让人一看就可乐。

葛优的喜剧形象太深入人心,以至于一演起正剧来就让人出戏,当年的《夜宴》就惹得影院里的观众频繁笑场,许多人都说葛优只能演得了喜剧。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其实熟悉葛大爷的观众都知道这是对他的误解,他演的正剧,甚至悲剧一点儿都不次于他的喜剧,比如他在《活着》里扮演的那个嗜赌成性的富家少爷,经历起起伏伏,尝遍了人世间的悲凉。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而在我们今天介绍的这部现实主义电影里,葛大爷同样贡献了精湛的演技,让人久久回味期间。

这就是路学长导演2003年的电影——《卡拉是条狗》。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这部片子需要一定的阅历才能品味它的好。

皮哥第一次观看本片时还是名初中生,周末和哥哥在影碟店冲着葛优的名号租了这盘光碟,本想度过一个轻松爆笑的夜晚,但影片呈现的效果却让人大失所望,情节寡淡如水,沉闷又无趣,我们哥俩苦苦撑了一个小时,终因昏昏欲睡中途放弃。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可是大学毕业多年后,偶尔想起本片还残留模糊的印象,便找来重温,不仅一口气看完了全片,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之后细细品味,也咂摸出一番别样的滋味。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影片的时间是本世纪初,那时的北京流浪狗泛滥,市民被狗咬伤的新闻时有发生,公安局要求市民办狗证,一张5000元,那时的工人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元,许多人存着侥幸心理继续无证养狗,葛优扮演的老二就是其中之一。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然而好景不长,警察很快查到了他们家,将小狗卡拉带走,一天后,卡拉将被带到荒郊野外被处理掉,留给老二一家的时间只有16小时。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从故事看,本片可以叫做《解救狗先生》,为了一只杂种小狗,老二全家可折腾够呛,看着可乐而又可悲;从时间上看,这又是一部电影版的《京城十二时辰》,全片发生在一天之内,期间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让人目不暇接。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毫无疑问,《卡拉是条狗》玩的是黑色幽默,导演花了100分钟表面上讲的是“寻狗”,实际上讲的是“寻人”,电影里老二的一句台词揭示了答案:只有在卡拉面前,我才觉得自己像个人。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葛优在片中将一个窝囊废演绝了,老二穿着大一号的衣服,佝偻着背,留着胡子,眼神呆滞,见谁都畏畏缩缩,甚至连睡觉脸上都紧绷得直抽搐,仿佛下一秒就有人要揍他,在惶恐不安中他迷失了自己。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影片片长100分钟,老二作为主角直到第21分钟才登场,没有真实名字,就叫老二,连编剧都懒得给他起名字,堪称最窝囊主角。

在戏中他也毫无存在感,工厂里他是个普通工人,在家中他也毫无地位,妻子十分强势,每个月的工资还得如数上交,偶尔想亲热还得摇尾乞怜。儿子也瞧不起他,公然在陌生人面前说亲爹是个窝囊废。

唯有卡拉,才把老二当人看,每天老二进门它准会在门口迎接,想着办法讨主人欢心。卡拉在,老二的尊严就在;卡拉丢了,老二就真成了被现实压扁再也硬不起来的老二了。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狗,是本片的引子,它成功将小人物身上的细枝末节串联起来,老二在寻狗途中将自己身上那点零碎儿都都抖出来了。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卡拉串联起来的是人情。

先说说老二的夫妻情。

老两口显然度过了七年之痒,从爱情过渡到了亲情,妻子对他的生活足够体贴,给他好酒好菜张罗着,却唯独无法熨贴他麻木的内心。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两人日常就是机械式的交流,马桶盖坏了,孩子该回家吃饭了,家中的老人该去探望了云云。这是多少中年夫妻的现状啊。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再说说老二的父子情。

如前文所说,儿子是瞧不起这个窝囊爹的,为了反抗他听韩国组合的歌曲,穿不伦不类的宽条裤,就是要与唯唯诺诺的父亲站在对立面。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老二同样看不惯儿子,他不仅剪掉了儿子的裤子,儿子中午不回家他也漠不关心,去学校找儿子也不如找小狗来得重要。

影片100分钟,前面大部分时间父子都没有同框出现过,直到最后儿子锒铛入狱,父子才完成了银屏首聚。颇具讽刺的是,两人一个人站在锁门外,一个站在门里,一道铁栅栏将父子隔离在两个世界。儿子被抓本有冤情,老二也不听儿子解释,毫无尊严底线地要给别人赔礼道歉,直到最后父子都没能站在一起,可悲可叹!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接着说说老二婚外一段暧昧情愫。

杨丽是老二的老同事,两人曾是麻将桌上的牌友,彼此有些说不清的关系。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卡拉就是杨丽送给老二的,杨丽说了卡拉是她家的狗和野狗产下的野种,导演在这里其实就暗示了两人曾是老相好。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片中杨丽对老二极尽谄媚之能事,又是借他狗证,又是给他打通关系营救卡拉,最后卡拉能顺利回家也源于杨丽的神助攻。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与妻子相比,杨丽并不本分,作为离异女人广交麻友,举止轻浮,当着老二的面就解掉了内衣。可她却能给老二真正的尊严,解了老二心头的渴。老二没有偷情的胆,继续老实本分地过日子,两人的情愫也将烟消云散。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最后说说儿子的兄弟情。

儿子为了解救卡拉,求助好友小胖,小胖却临阵脱逃。后来小胖在学校被黄毛欺负,儿子出手相救,黄毛摔了个粉碎性骨折,儿子锒铛入狱,小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再也没有出现。

儿子痛恨父亲,誓与父亲站在对立面,可他只是做到了皮毛,本质上他和自己的父亲一样,只有着软弱的善良。有句话说得好,你的善良如果没有牙齿那将毫无意义!

卡拉串联起来的还有现实。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片中卡拉被明码标价,5000元!老二的工资一个月几百元,他辛苦藏了多年的私房钱不过1500元,夫妻共同财产不过3万元!看来看去,皮哥只看到四个字:人不如狗!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关于老二,影片还有些有意思的细节值得我们品味。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老二从麻将室出来,好友找他借钱,老二分明没钱,还装作慷慨解囊的样子,在身上摸索半天,对方识破了他的伎俩,悻悻离开。老二接着没走多远,在自行车摊打气,还假惺惺问对方多少钱,对方要两毛钱,他就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对方找不开,只好摆摆手让他离开。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两个细节,老二用两个骚操作顺利脱身,我们能想象这人得有多精打细算!可同样讽刺的是,在买狗上,聪明的他却被算计,被人骗了300元,还进了局子!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说白了,卡拉揭露的现实就是:老二就是社会的底层,这样的人在日常生活里被人瞧不起,他表面爱狗,其实是叶公好龙,就是找一个比自己更弱小的畜生过过当主子的瘾。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影片交代的很清楚,当老二和卡拉真正亲密接触时,卡拉表现得很漠然抗拒。

影片最后卡拉被救回来了,老二找回了遮羞布,影片戛然而止,那些老二身上的死结依旧没有解开或许也不必解开了。

葛优这样“窝囊”,我第一次见

一个窝囊废依旧踽踽独行,靠着一只狗麻木地活着,这对他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文/皮皮电影编辑部:忍者爱吃鱼

©原创丨文章著作权:皮皮电影(ppdianying)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1
1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