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下载app,立即提现现金 您的好友 送你现金 去提现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Livin生活 08-06 14:28 关注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开播后有人在节目里问「95后还有人在玩乐队吗」带着这个疑问,我们在广州找到了95后摇滚乐队Hoo!最小的鼓手阿臻,还在星海读大二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从左到右,依次是鼓手阿臻、吉他手阿哲、主唱罗隽、贝斯手Jaco



当问到玩乐队的得与失,他说:“我失去了跟同龄人的正常生活,失去了我的暑假,失去了我的校园生活,但换来的是更加特别的人生。”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2018年6月9日,前身是废弃工厂的柱美术馆,天台上临时搭建起一个舞台。昏黄天空下是巨型的烟囱。 主唱罗隽和吉他手阿哲抱着吉他站在立麦前,那时候的贝斯手和鼓手还是前来帮忙的朋友。 瞬间落日的这一天,是Hoo!的第一次演出。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Hoo!在柱美术馆的第一场演出


一个月后,Jaco看到了堆填区乐队转发的微博,成为了这支乐队的贝斯手。鼓手阿臻是最后一个确定的成员。 一年后,柱美术馆拆除。这支年轻的乐队却从广州走了出来,带着他们的音乐去到不同的城市演出。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我跟罗隽讲过,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除了家人就是我们乐队。大家都在这个城市里面,我们又不是本地人。我们是一个共同体,有一样的目标,想去做同一件事。” 在体育东路的排练室里,阿哲这样谈及彼此的关系。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阿哲是河源人,Jaco从惠州来,罗隽老家是湖南,阿臻来自广西南宁。
Jaco就是在这间排练室看到了阿臻,当时他在帮另一支正在巡演的老乐队当鼓手。听完他的鼓后,就直接把他拉了过来。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阿臻当时并没有马上答应,他想先看看他们三个人,能不能舒服地相处。他接受不了那种太把自己当回事,爱耍大牌的乐手。 大家也都觉得谨慎点好。 阿哲说,“有一句话说得很对啊,「夹band先夹人」,玩乐队要先把人的关系给处好了。乐队走下去以后会有很多的问题。”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阿哲比罗隽他们长几岁,性格也更沉默多虑。其他三个人更随性些,用罗隽的话就是“火烧到家门口我都不急,先喝杯茶再去灭火。”


去年有一段时间,工作、乐队和个人生活各种事情混杂在一起,顶不住内心过大压力的阿哲,把团员扔在一边,跑回来了河源老家。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我一开始就‍‍想做音乐,家人原本希望我当个音乐老师。老家的朋友很多都结婚了,每次聚会都是聊买的房子多大平方,买了新车要不要来坐一下。他们都不理解我在广州干嘛,好多人都觉得我没救了。 ‍‍最让我崩溃的还是家人的看法,还有对自己未来的担忧。不知道做下去以后会怎么样。我跟他们说我太难受了,好像玩不下去了。回去以后每天晚上睡不着,一直在想很多事情。”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家人对自己人生选择的质疑同样也发生在罗隽他们三个人身上。 罗隽的爷爷也说她废了,Jaco被全家人否定。
阿臻说:“我失去了我跟‍‍同龄人正常的生活,失去了我的暑假,失去了我的校园生活,失去了我的校园青春,但是换来的是‍‍更加特别‍‍的人生。” 毫无疑问,阿哲最后还是回到了广州。在这以后,他们四个人比之前更上心地去做音乐,积极地发表自己对于新作品的看法。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再往后一个月,Hoo!北上去录首张新专辑《Hoo!》,又在北京乐空间演了一场。 去年国庆期间他们还自导自演拍了新歌《BAKA》的MV。MV里面本应是佛教的僧人,却去到道教的寺庙拍摄。
最好笑的是庙里的信徒还很虔诚地参拜饰演僧人的演员,“哪有和尚戴一个耳环啊”。



这段经历让阿哲很感动,也让他确定了要做好乐队的决心,“就算做这个决定会失去很多,我就觉得我愿意去做。” 除却演出,团员们都有各自的工作要忙。 “要忙着维持生命,继续活下去。”Jaco说。他在同福西路的一家乐器品牌公司做乐器推广的工作。
“刚进去的时候很开心,因为这个牌子的乐器很牛逼,想着在这里工作应该很有意思。但后来一进去,办公室里边一点声响都没有,是很传统很严肃的一家公司。”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不玩乐队的时候,罗隽就在出版社里上班。去年她曾经尝试过做全职音乐人,坚持不找家里人要钱,在卖掉珍藏的胶片相机抵房租后,又回到了出版社。
阿哲之前在音乐设备公司上班,同时打三份工的他,这段时间准备要辞职。
阿臻前段时间一直在上网课。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在Hoo!之前,乐队四个人都有不太一样的音乐故事。 高中的时候,罗隽‍‍喜欢Green Day,当时学校有一支乐队,是现在‍‍排插乐队的前身。
她说想组乐队的初心其实很流于表面,单就觉得搞乐队的高中同学很帅。“头发刺到爆,陈畅(排插主唱)高中就涂黑指甲油画大眼线弄刺头了。‍‍我也想要在台上‍撒泼。”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罗隽和高中同学的乐队



Jaco第一次萌生想要上台的欲望是在初中的晚会上。当时台上有十几个学生拿着木吉他大合唱《21 Guns》,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搞笑很傻,但那时候的自己并不这么想,想着自己要是能上台该是多棒的体验。 后来他看到《秋叶》的贝斯独奏曲视频,迷上了贝斯的音色,找了老师学贝斯,却被忽悠先学木吉他。前脚交完两千多块钱的学费,学没多久老师后脚就跑路了,音乐道路被迫搁置。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直到上了高中,Jaco进了学校的文娱部,在这之前学校是没有乐队的,恰好有个音乐老师家里有一套津宝鼓,于是就组了第一支乐队。 再到后来上了大学,当时他很想玩原创,但他读的那届没有合适的乐手。整个大学只找到一个鼓手,乐队的电吉他手还是后来从指弹转的。
主唱最开始也不听乐队,她喜欢的是邓紫棋那种风格。第一次乐队排练的时候就被吓到,“哇,怎么这么吵啊!”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阿哲的高中是一所全封闭的寄宿制学校,一个月只能回一次家。 原先想考星海附中,家人觉得不切实际,就来了这所学校。哪怕现实情况不允许,他还是想尽办法学习音乐。 他找到了一个带专业的老师,“我跟他说我想学音乐,但是家长不给,老师你能不能教我弹钢琴?我每天都吃一块钱两个的绿豆饼,‍‍‍‍‍然后省下学费去学钢琴。‍‍”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阿臻高中的时候偶然看到学长‍‍在艺术楼的顶楼排练房搞乐队,‍排练房里有一套津宝鼓,他央求学长教他打鼓,之后就天天逃课去琴房练习。 “我跟家里哭了几天说我要学鼓,‍‍‍‍考音乐学院。没办法,学音乐毕竟是改变人生道路的事情,肯定要经过他们同意。”
刚开始阿臻在艺术楼练那套津宝鼓,有一天发现不行了,得追求更好的声音,于是买了人生中第一套属于自己的鼓——美派斯军火库,现在还放在星海琴房。 “我那个时候还挺自信的,觉得我每天练一定能考上,我一定能让这些人‍‍觉得我(学音乐)不是逃避学习。‍‍刚开始的几个月天天去艺术楼打那个哑鼓垫,打得满手都是血。”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那个时候阿臻每天放学要先去跑10圈操场,然后再去鼓房练鼓。
即使下雨,整个操场只剩自己一个也照跑不误。以至于临近毕业的时候,还有人在他跑步的时候过来要签名。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三的时候阿臻去到艺考培训机构。 在班上老师问大家的理想院校,所有人回答的都是广西的几所院校。 阿臻坐在最后一排,轮到他时,他说,我想上星海。老师听完‍哼了一声。那个时候所有老师都很瞧不起他,觉得他没有可能,毕竟他选择这条路才一年。 心里不服的他,每到周末就翻过学校的土山,爸爸的车就在山口那里等着他。父子俩开车去到广州上两天课,直到星期一晚上才回来练鼓。最后,阿臻实现了自己的理想。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Hoo!成立不久后就被北京的美丽唱片挖掘,签了唱片合约,经历了勤奋演出的一年。
今年6月底,Hoo!的第一张同名专辑《Hoo!》正式发行。中国台湾插画师陈念莹担任此次的专辑封面设计,她是罗隽的INS好友。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美丽唱片是于2019年成立的全新独立唱片公司,是聚焦前沿青年文化的全新音乐创意厂牌,由原豆瓣音乐主创团队倾力打造。

此前发布的 MV《布鲁布鲁》中的熊猫布鲁的形象也在专辑封面上得以延续,开着车驶出自己的房间后,它还在继续探索着这个世界,未来也要肆意生长。 以 Indie Rock为主线,8首歌曲中穿插着乐队成员日常中的雀跃、消沉与奇思妙想。



《BAKA》被罗隽称为“日系蒙太奇杀手小说篇章”,是全专生猛粗粝之最,也是百发百中的现场燃点。 但杀手们也会在城市里做一次轻松的《漫步》,对着《Beer Bubbles》陷入沉思,会经历《Gill》那样充满未知但又无比确信的爱情,又或者向着最终要去的那个地方拼命奔跑,张开双臂发出《世界啊》的呐喊。



在这个碎片化的时代,极少数人可以实现大步跨越,大部分人都在一个平凡稳定的状态下生活。Hoo!的歌里没有对时代和社会环境的追问,他们从个人生活的各个方面向外延展,在歌里书写个人的情感。 他们的音乐里没有大块大块的愤怒,更多的是年轻的张扬和随性,看过他们现场的人无不被他们的率性和热血所打动。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我们现在还不能写小说,我们现在是在写日记。”阿哲这样总结。 Jaco平时听的更多的是国外的乐队。“现在如果能做成一个乐队,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把前人的所有东西融合在一起,变成自己的东西。但是‍‍要怎么拿捏到位还是要‍‍看自己。”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他们也会关注国内的乐队现况。前两周开播的《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同是年轻乐队的他们都很喜欢Mandarin。 “我觉得Mandarin是出于他们个人音乐上面的探索才组这个乐队,当他们完成探索后,肯定还会去追求更高的东西。之后就算散了,‍‍也会在他们个人的音乐道路上继续探索,毕竟在这之前他们每个人都已经是‍‍很厉害的一帮人。”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五条人则刷爆了他们的朋友圈。 阿臻说到安迪·沃霍尔的15秒定律,“每个人都有15秒钟让你达到成就,收获名气,成就你的辉煌。就像五条人,他们就碰上了,昨天就是属于他们那15秒。” 现代人听音乐也是这样,听个15秒的前奏,觉得不好就直接切掉。“对于我们创作者来说,其实还‍‍挺伤心的。” 对于很多人而言,他们只想要一首能够分享到朋友圈,彰显个人品味的歌曲。反而是乐队作为创作者本身会更关注整张专辑的主题和概念。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
阿臻说:我的青春回忆全部都是跟乐队有关。‍‍没有一个美好的回忆是不跟乐队有关。 8月底,Hoo!将和上海的桃子假象、杭州的舒大卫一起开始他们的「晨间巴士」全国巡回演出。 除了紧锣密鼓的排练之外,团员们也恢复了健身和节食,希望能在演出中呈现彼此最好的状态。 我喜欢他们在微博上说的那句话——
「让我们一起留下一些声音吧!在注定平凡的世界里,争取不平凡的生命。」


高颜值、95后、搞摇滚,广州这支乐队不参加乐夏可惜了!


撰文:单曲循环《世界啊》的Mari

编辑:准点追《乐夏2》的Delyn

摄影:拍完照发现右耳聋了的Santo

设计:听花儿乐队长大的郭总

部分图片来源@Hoo!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阅读全文

查看更多好文内容,新用户限时领现金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值得买爆款低价
双11爆款商品抄底,APP内抢购!
值得买爆款低价

市场价
值得买双11价
猜你喜欢
查看更多
相关好价
相关商品
查看更多热门商品
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0
1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