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imclubHiFi 12-02 13:00 + 关注

本文来自玩家真实感受,文中对器材的褒贬不代表乙迷观点

作者:AirMIRAI

前言:

家父年轻时也酷爱发烧音响,家宅易地数次,沉甸甸的音箱和功放却从未缺席。而我有幸能够沉浸在这样的发烧氛围里,自幼就能拥有理想的音乐环境。我并非在自我吹嘘,只是想说,这正是我走上耳机发烧之路的启蒙。

拥有了一副随心所欲欣赏音乐的敏感耳朵,无奈天赋平平,没能掌握一门像样的乐器,这可以说是我一生的遗憾。拉开家父CD机下的抽屉,码放的整齐划一的唱片见满溢而出的是富有情感的鲜活的音符。

我常常想,虽然我不能亲手制造这些美妙的音符,为何不能用自己的耳朵去倾听,去感受这些由那些天赋异禀的音乐家所创造出来的美呢?

于是,我的耳机发烧之路开始了。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氤氲

我还能清楚的记得,我得到的第一个耳机是铁三角ATH-IM50。

如今即便无法清楚地回忆出它的声音,但那小小的黑白相间的腔体却承载了我半个高中的回忆。当时的我对耳机和播放器的搭配毫无概念,一如在氤氲中踟蹰行进,即便看不到发烧的顶端是什么模样,但每一次新奇的尝试给我带来的都是耳目一新的体验:

先是地摊上随处可见的劣质MP3,再是淘宝爆款MP4,如今的我很难想象当时的我为什么能听着那粗劣不堪的声音,顶着令人抓狂的底噪在操场旁的树荫下闭目微笑。

但那是对于一个生在物质和精神极度匮乏的环境里的少年来说,得来不易的希望和救赎。暗淡枯燥的封闭生活,耳机就是我唯一的调剂,就像久旱逢甘露的旅者,含着泪喝下的最后一口清泉。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距高考还有一个学期,一向顽固的母亲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终于同意为我购入一款千元的发烧耳机——索尼MDR-EX1000。

我戴上耳机的第一刻就被那分毫毕现的声音所折服:原来我听过的音乐能够如此清晰吗?令我惊讶的还有EX1000犯规一般的分离度:它就是这样一副神奇的耳机,能把乐器组和乐器组相互剥离,如一位经验老道的指挥家一般有条不紊的摆在你的面前。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虽然有时我会无法忍受它的尖锐的齿音,抑或是镲钹贯穿大脑般的刺激声音,但EX1000无疑刷新了我对发烧耳机的认知,而于此同时,我也能得以抬头看看,我半只脚踏入的这个妙趣盎然的世界。

再后来,我慢慢认识到了播放器对耳机的重要性,但只是初烧的我远远没有现在的我这样认识的深刻,每周200元的饭钱,我勒紧了裤带每周省下100块的饭费,咬牙坚持了一个月,终于把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发烧播放器带回了家。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那是个小小的,湛蓝色的飞傲X1。回想起那时的X1,无疑是一种非常年轻化的刺激声音,它没有强调播放器的硬素质,而是着重去强调一种类似拔高高低频的刺激听感,虽然现在来看这不一定能能称作健康的声音,但也无疑给我的EX1000增色不少。

EX1000伴随我度过了短暂的高考时光。走出考场的那一天,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在假期做做兼职,攒出一个HD800出来。没错,当时天真的我啊,以为HD800就是耳机世界的巅峰作品。

弄潮

高考完的那个暑假,由于过于贪玩,没能攒下太多钱。所幸闲时也跑了不少地方,挖到了本地屈指可数的几家发烧耳机店。在试听了许多塞子后,我慢慢开始发现自己已经很难接受除了EX1000以外的其它声音,我也开始意识到自己正在陷入一个死循环中。

为什么我会这么说?因为在如今的许多烧友看来,EX1000的频响设计相比如今的耳机是比较失败的,这也是为什么EX1000一介动圈塞被戏称有“动铁”味的原因。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之后我把目光放在了便携大耳上,此时我购入了两副耳机:一副歌德爱丽丝M1,一副索尼MDR-CD900ST。也许屏幕前你会疑惑我为什么要同时选择风格和用途差异如此之大的两幅耳机。

其实当时的我想亲身感受一下欣赏音乐和制作音乐的耳机之间的差异。歌德爱丽丝完全不负欣赏音乐之名,它有种戴上去让人摘不下来的魔力: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即便它的外形复古,做工粗糙,但歌德爱丽丝就是好听,单纯的好听,你甚至无法从它热情而奔放的声音中找到任何一处槽点,它是一副能让你忘记去关注所谓的解析,瞬态,结像的耳机,即便它的声音素质并不优秀。用歌德听枪花的《November Rain》,我竟有了想哭的冲动。

而CD900ST则是日本录音室久负盛名的人声监听,毫不夸张的说,十个日本声优八个用过CD900ST。CD900ST同样也不是一副素质优秀的耳机,它着重刻画反映人声的频段,甚至不惜放弃诠释音乐氛围感透明度的低频与高频段,所以CD900ST不是一副能让你欣赏音乐的耳机。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而它值得夸耀的人声,十分贴脸,而且齿音极少,不愧为人声专用的监听,为了营造类录音室的倾听体验,CD900ST将声场压缩的极小,实际倾听体验也是如此:仿佛器乐被挤在了一个小小的房间里。

这两幅耳机是在我广泛欣赏数量众多的耳机前,明确了我的主观评价的两幅耳机,而现实也是如此:不是监听用,就是鉴赏用。

这是我在耳机这一海洋里弄潮所经历的必不可少的试水。尔后,我听过了形形色色的耳机,也结识了不少臭味相投的烧友,耳机发烧所带给我的,不仅仅是音乐本身,甚至给我的世界带来了一抹亮丽的色彩。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反璞

高考志愿填报落下帷幕,我最终走出了大山,来到了北京。

扎根帝都,不仅增长了我的见闻,各色耳机店音响展也大大丰富了我的听音经验。而我也能有幸接触到那些数十万上百万的Hi-End级设备。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我的心里,HD800终于不再是耳机世界的巅峰,我也终于能找到能和HD800平分秋色,甚至更加优秀的耳机了。百感交集之时,我也收集了许多符合我听音习惯的耳机,对声音的认识也逐渐深刻。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而ER4的出现,则彻底的让我的观念发生的改变。由于认识了ER4,我也了解到了例如哈曼曲线,HRTF,失真等专业概念。

而ER4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这些,它改变的是我对音乐的态度,ER4把我从耳机的舒适听感圈里拽了出来,让我更加纯粹的去直面音乐本身。

ER4的准确和直白,虽然容易令人疲劳,但也会给人一种穿越回放设备这一媒介,直接与音乐交流的错觉。ER4没有耐人寻味的音染,没有华丽的高频泛音,它只是一把尺子而已。度量工具不需要主观情感,难道不是吗?

然而,我同样也深爱着塑料夜壶华丽的钢琴声还有逼真的空间感,F7200的温润和浑然一体的平衡感,金夜壶的细腻中频和庞大声场,这些被某些烧友称作“HuFi”的耳机,我照样兼容并包,来者不拒,要问我为什么?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这是一种感性和理性的对撞,艺术与现实的取舍。Final抽象了音乐,让音乐变得鲜活而有了生命,把Final的耳机叫做一种二次创作也无妨,然而同样也无法妨碍到那些懂得欣赏Final的“疯子”们。

尾声

我听过的那些耳机们,如同星星点点的残荷般点缀着我的池塘。骤雨落下,雨滴拍打残荷的声音在我的心里久久地萦绕着,最终化作了我灵魂的一隅净土。

三年发烧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那些存在的,冲突的,特异的,早已化为脚边的黄土。留在手上的,若还有旧日那口中呢喃的只言片语所带来的悸动,那也不枉发烧这一回。

留得残荷听雨声:三年发烧有感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全部评论 (22)
苞米地里吃过亏
9
12-02 13:06

[皱眉][皱眉]有点像作文

值友8557136328
2
12-02 14:00

没有进出来往的经历,没有得到之后的失落,实在无法撑起三年发烧这个帽子,进而沦为标题党

让爱随风而逝
1
12-04 12:33

家父可是知乎标配了,想不到现在污染到了张大妈

尤涅若
1
12-02 14:14

关注啦,下次可以写写老父亲

duyingming
0
12-14 20:55

说真的,写的让我一点也没有兴趣看。太像作文了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和评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21
42
22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