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酒云网 06-10 15:51 关注

30年前,没人知道杜罗河 Duero 是什么。当人们谈起西班牙酒,他们说的是里奥哈 Rioja 和雪莉 Sherry。但现在,杜罗河已经成了西班牙酒界最“新潮”的地方,这里持续刷新着西班牙酒的上限。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西班牙杜罗河沿岸两个优秀的产区,分别是主产红葡萄酒的杜罗河畔 Ribera del Duero 和主产白葡萄酒的卢埃达 Rueda。他们仅仅用了20年,就把杜罗河这个名字带向了全世界。

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杜罗河畔 Ribera del Duero

西班牙顶级产区。Ribera 在西班牙语里意为河岸,Duero 则是杜罗河。

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作为西班牙酒的名片,杜罗河畔在上世纪80年代还默默无闻。但随后的20年,其跃升速度,即使“纳帕谷”和“超级托斯卡纳”这种快速发迹的产区也望尘莫及,堪称奇迹。

杜罗河畔简史

杜罗河畔产区真正的历史从1982年才开始。

尽管 Vega Sicilia 酒庄在19世纪60年代就开始在杜罗河畔酿酒,并且证明了这里能酿出来好酒。但因为杜罗河畔不是一个传统产优秀葡萄酒的地方,没有名声带来的溢价,酒卖不出价钱。所以当地农民更喜欢种植经济效益更好的小麦和用来榨糖的甜菜。导致在这之后的100多年,这里的葡萄酒产业几乎没有发展。

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事情在1982年发生了变化,杜罗河畔在这一年被西班牙政府划为了DO法定产区。

这一划,可是相当于往干柴里扔了根火柴。

有了 DO 法定产区的背书,就相当于有了名声,葡萄酒也能卖出价钱,再加上 Vega Sicilia 已经证明杜罗河畔其实风土极佳,于是各路酒庄蜂拥而至。

短短20年,杜罗河畔的酒庄从24家,一跃到230家。

如今杜罗河畔站在世界顶级酒之颠的那些酒庄,都是这20年间建立的。

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Pingus,很多人心目中的西班牙酒王,建于1995年,他的第一个年份便获得了帕克98 分的高分,之后更是多次获得100分满分。

Aalto,建于1999年,由 Vega Sicilia 首席酿酒师 Mariano Garcia 和合伙人 Javier Zaccagnini 创建,也是第一个年份就拿了帕克98分,一战成名(靠一个年份就一战成名,这非常的杜罗河畔);

Emilio Moro,建于1987年,旗舰酒 Clon de la Familia 年产量只有1000瓶,是西班牙最难买的膜拜酒之一。同样第一个年份也获得了 WE 98分的高分评价!(杜罗河畔是不是认真考虑建立一个98分俱乐部!)

……

你能相信,在20年前,这些顶级佳酿的地里种的可能还是小麦和甜菜?

杜罗河畔为何优秀

风土好。

尽管杜罗河畔有 Peter Sisseck(Pingus庄主+酿酒师)和 Mariano Garcia 这样的天才酿酒师。但没有顶级的风土,就算是他们也无计可施。

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杜罗河畔的气候,第一眼看上去并不是很适合葡萄的生长:

700-850米的高海拔,开春晚入秋早,生长季短;

春天倒春寒,夏季温度高达40度;

年平均降水量只有435毫米,还通常下在采收季的时候

……

这个坏气候名单可以拉得很长。总之这对于葡萄绝对不是一个风和日丽,岁月静好的地方。更不是什么葡萄品种都能活得下来得地方。

但是

有一个葡萄品种,Tinto Fino,极其适应这里堪称恶劣的气候。

▲ Tinto Fino▲ Tinto Fino

Tinto Fino,其实就是西班牙的灵魂品种Tempranillo,但当地人从来不叫这个名字。他们更喜欢叫Tinto Fino,翻译过来就是“小红珠”。

生长季短?没关系,小红珠是早熟品种,不怕熟不了。并且因祸得福,因为生长季短,所以果实成熟的时候仍然保留着较高的酸度,给了杜罗河畔葡萄酒强劲的骨架和陈年潜力;

温度高?没关系,小红珠能耐受高温。而且高原地区昼夜温差极大,昼夜温差造就了极高糖分累积和极其浓郁的风味;

“那些不能击败你的,会让你变得更加强大。”这简直就是在说小红珠在杜罗河畔的境况。

最终这个西班牙灵魂品种在杜罗河畔交出了他的终极表现——强劲,浓缩,饱满,极深的颜色和这样的陈年潜力。而这些特质又“恰好”的符合了现代消费者的饮酒喜好。

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当然众多酒评人的助攻也是从侧面推动了这个产区的发展。

为这里的伟大风土而激动;为竟然有一种葡萄能刚好契合这里的风土而激动;为这些天才酿酒师能够准确把握这里的风土而激动。

正是这种天地人的契合,造就了杜罗河畔的终极风土和表现,也在短短20年就把这里带向了世界。

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卢埃达 Rueda

杜罗河沿岸优秀的白葡萄酒产区,以当地小镇卢埃达 Rueda 的名字命名。

和杜罗河畔一样,这里的发迹史也只有短短20年。其跃升速度堪称奇迹。

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卢埃达酿酒历史悠久,中世纪这里的葡萄酒产业已经很繁荣。但19世纪末席卷欧洲的根瘤蚜虫杀死了全欧洲的大部分葡萄藤,卢埃达也没能幸免。

在像其它欧洲产区一样,嫁接了防根瘤蚜虫的根以后,卢埃达再一次重振旗鼓。

但可惜卢埃达这次错误的选择了不适合当地的葡萄品种。

他们种了 Palomino,酿制西班牙著名雪利酒的品种,并且也仿造雪利酒的风格酿酒。

但很可惜,当地的风土并不适合 Palomino。更何况,因为人们喜好的改变,雪利酒的市场在20世纪一直在走下坡路。

安达卢西亚水平极高的正宗雪利酒都难卖,更别说卢埃达这水平不太好的仿品。

转机发生在1980年,像杜罗河畔一样,这一年,卢埃达被划为了DO法定产区。

这全要归功于卢埃达在70年代重新开始种植一个当地的古老白葡萄品种Verdejo。

▲ Verdejo西班牙语意思是“绿色的”,来源于这个品种青绿色的皮▲ Verdejo西班牙语意思是“绿色的”,来源于这个品种青绿色的皮

其实在根瘤蚜虫灾害前,当地就种植这一品种。只不过用来酿造氧化风格的加强酒(其实就是雪利风格加强酒,但葡萄品种不是 Palomino)。

但70年代人们发现当地的 Verdejo 用来酿干白水平极高。

在酿出高水平酒后,很快当地的 Palomino 种植者纷纷改种这一自古就在当地的品种,并且酿出的干白持续表现出了极高水平。

这里在1980年被划成 DO 法定产区后,更是吸引了大批酒庄的建立。

之后的20年,这里产的干白很快就跃升为全西班牙优秀的干白。

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卢埃达产的 Verdejo 有着浓郁的香气和味道,伴随着清新的口感和脆爽的酸度。

唔,听起来像干白界的“大众情人”长相思。

但长相思陈年能力不好,基本只能喝新鲜感。高品质的 Verdejo 依靠浓郁的香气和更重的酒体,通过陈年 Verdejo 会变得更圆润,并发展出大量诸如蜂蜜、坚果等陈年的香气让葡萄酒变的更加复杂!(毕竟人家一开始是用来酿氧化的雪莉风格酒)

打造出西班牙酒王,这里仅用了20年

大部分中国消费者没有喝过卢埃达的白葡萄酒,但真的水平极高。

虽然卢埃达和杜罗河畔有如此之高的水平,但因为作为新兴产区,面积不大,产量也及其受限制。同时酒评人常会给出该产区高分数,所以这里的葡萄酒大量被出口到欧美市场。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