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篝火营地 12-03 17:12 + 关注

编者按:《失落余烬》是一款有着唯美画风的游戏,在人类文明消失后的自然界中,玩家将扮演一只能附身其他动物的小狼,与同伴一起探寻失落的记忆,并了解一段关于希望、分离与救赎的故事。《失落余烬(Lost Ember)》已于 11 月 22 日登陆 PC(Steam)平台。

编译:藏舟

本文基于篝火营地与 Polygon 中华地区独家授权协议,转载请征得同意。

《失落余烬》讲述了一个人类的故事,但并无人烟。

昔日的聚落沦为了一片废墟,只有野生动物欣欣向荣,在遗落的故土上繁衍生息,依稀可见人类曾经冲突与傲慢的痕迹。而你可以化作虫鱼鸟兽,在自然中逡巡吊古,怀想自然曾教予人类的知识,让那些根深蒂固、理所当然的理念在反省中疏松动摇。

这款游戏无疑有着一个明确而统一的立意,尽管遗憾的是,它的体验未能与之相匹。


【预警!评测中包含部分游戏剧透,介意请回避】


在《失落余烬》的世界中,当人们死后,他们的灵魂理应会飞升至天堂,抵达传说中的「光之城」,除非他们生前罪行累累。而那些没能飞升的陨落者,则会投胎转世成动物,也即是失落余烬。而你正扮演这样的一名失落余烬,转生为狼的形态,并遇到了另一个迷失的灵魂。这个灵魂犹如一个悬浮的光球,絮絮叨叨,似乎是注定要抵达光之城的逝者,却忘了如何去到那儿。

出于某些原因,你决定帮助这个灵魂,于是你们共同踏上了跨越这片国度的旅程,希望能找到进入光之城的途径,并得以被接纳。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大多数时候,你基本都是在观赏风景,回顾历史。类似于《风之旅人》,解谜与战斗是不存在的,你只是到处游荡、探索,用兽躯下的人性视角去观察周围世界,寻找前进的道路。途中你将经过各种地形,从草地到悬崖,湍流至山川,而有时候你只能奔跑与跳跃的狼体并不足以跨越这些障碍,你还需要来自其他动物的帮助。

幸运的是,你拥有附身任何所见动物的能力,不论是哺乳的兽、游水的鱼还是凌空的鸟,随着你切换形态,能力也会有所不同,直至你变回到原本的狼形。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在旅途开始时,同伴二人都回忆不起生前的往事,为了前进,你们决定寻回从前的记忆。地平线上袅袅升起的红色烟雾指引着你,把你带到一些遗留着重要记忆的地点。当你想方设法抵达那里,就会闪回一些生前的片段,通过一系列静止的图像呈现出来。

随后围绕那个地区的透明屏障也会随之碎裂,让你得以继续前行。这意味着你会逐渐接近导致你死亡的个人与历史事件,并了解一个如今已不复存在的文明。你不仅能从中窥见自我,也会窥见所处世界的境况。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你为何无法飞升,只能转生成动物;迷失灵魂的身份;为什么找回你的记忆也会帮助他继续前进,这些谜团时时萦绕在游戏中。随着故事推进,剧情的脉络会愈发清晰,让你意识到两人的命运交织在一起,而这种联系也是《失落余烬》的一重主要推动力。

更引人入胜的是,随着这些记忆片段拼凑,你会发现自己有一个善恶难辨的历史,以及一个复杂的社会环境,持续改变着你看待自我的视角。而当你附身在其他动物身上时,飞翔、遁地、或潜水,也会带给你一个截然不同的视界。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这个叙事结构是如此简洁分明,遗憾的是,围绕它的其他元素则显得过于臃肿。

《失落余烬》的一重主要吸引力在于,它会给人一种广袤感。有时这确实令人惊艳,在六个小时的旅程中,你会路过延绵不绝的场景,见到绿草如茵的原野,富有层次感地过渡至山麓,峰峦,以及远处的高原,忽而随着犹如白练的一线瀑布,直坠入幽深的地底洞窟。你行过山谷,游过深流,钻出尘埃扰动的地底隧道,最后见到被阳光映照得一片澄澈的美丽景象,确实会有些令人屏息的瞬间。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但场景如此纵深广阔,也带有一定的代价,那就是细节的缺失与性能的下降。偶尔一些几何棱角分明的模型,以及模糊难辨的贴图材质,让一些原本壮观的美景减损了魅力。每当你踏入一片新的场景,总是会有几秒的加载卡顿;有时一些场景素材会突然出现在你眼前,让你措手不及。

与此同时,你所控制的动物,在跑动时更像是飘在地上,而跳跃和滑下矮墙时,动作也缺少了一种力度。你会感到角色与场景间的失调,而不是一种自然和谐的状态。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对于一款注重感官感受的游戏来说,这些技术缺陷实在很影响体验。毕竟游戏的主要乐趣就在于寻找不同的动物,尝试利用它们翻滚、掘地或翱翔的能力,克服那些障碍。不论你是狼形态的疾奔,山羊的岩跳,还是鱼儿的涧跃,感受那种野性与自由感是至关重要的,但这些瞬间却经常暴露出游戏粗糙的一面,阻断了玩家的心流。

《失落余烬》中约有十几种动物,但它们是随流程逐步引入的,因此在游戏前期,你能附身的选项有点重复。除此之外,每种动物设计得过于简单,各自仅有一项特性能帮助你推进流程,比如犰狳能掘地过墙,水凫能滑翔飞过山谷,这导致它们的娱乐性相当有限,不久就会厌倦。所以当你依稀望见远处有些小动物在活动,跑过去却发现又是一群只能挤进狭窄缝隙的毛鼻袋熊的时候,真的犹如一盆冷水泼来。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游戏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挑战性,也缺少了一种探索与发现感。你见到一些障碍,然后看看周围有什么动物可以附身来通过或绕开它。不稳定的镜头视角与偶尔的空气墙会让你更加失落。

当你放弃探索周边场景,一心向前的时候,《失落余烬》无疑要更加有趣,毕竟远方的地平线总是更引人遐想。此外,见到场景快速变化也有一种简单的乐趣,不论是用狼形态冲破草浪,还是用袋熊从山坡上滚落下去,在各种动物中无缝切换形态也有一种震撼感。比如在一段流程中,你先是用鹦鹉从巨大的峡谷中俯冲而下,附身到平原上狂奔的野牛上,汇入牛群的洪流中。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在游戏的后半程,你会更经常邂逅这些惊艳的瞬间。场景变得更广阔了,错落着壮观的人类建筑遗址,开发者对光线与色彩的巧妙运用,让这些画面更具有冲击力。新动物的引入节奏也更快了,很少被复用(虽然袋熊还是从不缺席)。

甚至有少数几种动物,比如陆龟,只在一小段流程中存在,让你去分心体验一番。虽然这些动物并没有什么实际功能,但它们让场景更富有生机,也更值得四处逛逛了。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在最后的几个小时中,故事的节奏更加明快,并汇聚成一个触动人心的结局。越是接近游戏尾声,你越是容易喜欢上这款游戏的体验。有时它确实与《风之旅人》的乐趣很相似,利用场景、音乐、动作来传达情绪与感动,而玩法与立意的结合,也让它的叙事更有冲击力。

遗憾的是,由于技术限制,《失落余烬》时常磕磕绊绊,花了太多时间才让玩家进入一种顺畅的心流体验。频繁的卡顿,太少真正能令人铭记的瞬间,以及对袋熊的过分滥用,导致这款游戏终究少了些韵味。

《失落余烬》:想变成天边的鸟,也想化作水底的鱼

End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0
1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