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达尔文超越者事件启示,网销重疾险的未来会走向何方?

精算师京哥 09-12 16:27 + 关注



达尔文超越者事件启示,网销重疾险的未来会走向何方?


京哥说保,真精算师主笔

只推荐京哥看得上的保险


上周达尔文卖爆了,在5号下架消费型形态之前,犹豫的、不犹豫的,很多粉丝都抢在最后一波配置了这款产品,就连京哥自己也果断加保了30万保额的达尔文超越者。


现在的达尔文超越者还在售,不过必须捆绑身故责任,产品价格顿时提了上来。从某种程度上说,光大永明人寿这次产品策略的调整,预示着其刚拥抱互联网保险才2个月不久,就要开始在网销重疾险市场收缩业务了。


当然不知道是不是光大永明故意这么玩,京哥看感觉更像是一个意外,因为产品才刚升级没几天,就立刻调整了销售策略。京哥几乎没见过这种销售策略,自认为也不太符合常理。



01

类光大永明的业务收缩并非个例


互联网重疾险市场头部玩家其实并不多,京哥在这里说说两个典型做互联网重疾险的寿险公司。


第一个是弘康人寿。


2015年,弘康人寿开始进入互联网重疾险市场,这在当时已经是非常早了。健康一生A可谓是不包含身故责任消费型重疾险的鼻祖,随着产品不断打磨,健康一生A+B一直在市场深受好评;而其17年上市的弘康多倍保多次赔付重疾险(又名哆啦A保)也长期占据多次赔付重疾的最低价格。


但现在再看弘康的产品,虽然健康A和哆啦A保均升级了,但价格已经完全没有竞争力,相比目前的市场底价产品,差距很大,不仅如此,产品的健康告知也收紧了很多。


再来看另一家公司,百年人寿。


2017年中旬百年推出康惠保重疾险以来,便长期占据网销消费型重疾险的王者地位,一年半的时间,没有一家公司的重疾险产品可以超越康惠保,注意,是没有一家!


2019年一切都变了,随着新兴公司的入场,康惠保(旗舰版)的王者地位不保,百年不但没有跟随,相反借着康惠保的品牌推出了一款毫无竞争优势的康惠保(尊享版),这里也就不多提了。


同时,康惠保(旗舰版)的销售费用大大下降,相比其他公司的同类产品少太多,没有利益驱动,这款产品推广的人也便没有以前多了。


弘康人寿和百年人寿,曾经网销重疾市场的C位公司,双双很快在网销市场陨落,虽然还在玩互联网重疾,但京哥觉得已经很难再意气风发了。


达尔文超越者事件启示,网销重疾险的未来会走向何方?



02

网销重疾险的现状怎么样


这些公司,玩的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变得保守了?其实,网销重疾险市场是一块“烫手山芋”,很多公司迫不及待去尝试,但尝试之后却发现满目疮痍。毕竟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造成这一现象,京哥认为有两点原因。一是网销重疾险业务很难赚钱;二是网销重疾险市场真的有待培养。


16年到19年,历时三年多,网销重疾险价格不断跌破下限,原因很明了,以中小型新兴公司为代表的竞争主体,希望通过低价的网销重疾快速扩大品牌影响,促进公司高价值产品的销售。


但还没等到这些公司将品牌价值做起来,重疾赔付恶化、逆选择风险,产品价格激进,让网销重疾险弊端很快显现。据小道消息,弘康人寿前几年卖的网销重疾险,赔付率非常不理想,京哥猜测这也是弘康开始收缩互联网重疾业务的主要原因。


翻看2018年网销市场健康险业务数据,这一整年,网销重疾险实现保费33.9亿元。平均算下来,那些我们熟悉的网红重疾险,年销量撑死也就几千万到几个亿的规模保费。


而这几个亿的保费,对于一家保险公司来说,体量实在太小,完全没有办法形成规模效应来降低成本,反而带来了互联网保险的各种投诉和理赔官司,“打不成狐狸惹上了一身骚“诠释了这些公司的处境。


要想真正的将网销重疾险做好,市场需求体量大是一个必备的条件。而等待网销重疾市场需求的爆发,真的需要魄力,对于中小公司来说,没有实力,也等不及。


达尔文超越者事件启示,网销重疾险的未来会走向何方?


03

网销重疾险的未来在哪里?


一个大前提,在京哥看来,网销渠道重疾市场潜力很大。前途虽光明,道路却会非常曲折。线上重疾险具有线下重疾险不可比拟的优势,一旦“网上买保险不被信任”的隔阂被打破,网销重疾险的高速增长将指日可待。


打破这种“不信任”,需要保险公司本身去合理经营。而合理经营的前提是,产品价格需要趋于理性。


价格回归理性,是基于对疾病发生率真实现状和未来发展趋势的精确把握,因为重疾产品的赔付情况对疾病发生率的变动非常敏感。


以中小保险公司为主的竞争将成为网销重疾市场常态,如果产品不回归理性,恶性的价格竞争会损害中小保险公司自身利益;产品不可持续、拒赔现象概率提高也会影响用户体验。


在未来,京哥希望看到的网销重疾市场:各家产品不再去恶性价格竞争,而是能够更加精准的控制风险去合理降低成本,同时设计出更适合大众配置的重疾保障应对疾病风险。


例如采用大数据在承保端的赋能。线上买保险遇到的健康告知其实是很扯淡的,一方面消费者根本看不懂,也看不进去,阻碍了很多人想线上配置产品的想法;另一方面即使购买了,也为以后理赔埋下了不少隐患,大大降低线上保险配置的体验,也影响了保险公司实际想控制风险的本意。


理想的状态应该是简化的健康告知,配合采用医疗大数据对于客户是否可以承保的自动校验,这样可以大大提升购买体验,也能够更好的帮助保险公司控制风险。


未来的重疾险形态也会更加科学。一个可能的重疾险发展方向为基于不同疾病的经济损失来区分理赔金额。


比如,A重疾比B重疾治疗费用多,发生A重疾时可以多赔付,B重疾少赔付;再比如,A重疾比B重疾需要更长时间去康复,发生A重疾也可以多赔付,B重疾少赔付。


在这种产品形态下,大家花费相同预算,却更有利于发挥重疾险经济损失补偿的作用。类似于甲状腺癌这种本身花费不高,却赔付非常高的情况,其实完全脱离了配置重疾险的本质意图,不利于行业的长期发展。


最后总结,一款完美的重疾险,价格应该具有可持续性,同时产品形态能与个人疾病风险完美匹配。在大数据越来越发达的未来,价格基于个体风险定价也并不是不可能,这样更有利于价格公平合理,也更加容易控制风险,从而降低了产品成本。


让我们静候,等待网销重疾市场的爆发和良性发展。京哥相信有这么一天,也是在为自己打气。


达尔文超越者事件启示,网销重疾险的未来会走向何方?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0
0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