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下载app,立即提现现金 您的好友 送你现金 去提现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艺术小小值 07-14 13:48 关注

关注小小值,不定期打赏粉丝金币哦~


以下文章来源于映画廊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崔健正在演出。摄影:周越


一直想把当年那帮拍摇滚的摄影师们拉到一起聚聚,然后给他们策划一场最棒的展览。

1991年,我从人大毕业,进了中国摄影家协会的《大众摄影》杂志社。那时候工作很清闲,一周只上三天班。

一天傍晚,我从父母家回宣武门自己的住处,老远就见石康和老狼坐在楼前的花坛边,每人还拎着一瓶啤酒喝着。

我和石康是师大附中初中的同班同学,高中这家伙没考好,去了15中,明明酷爱文学却偏偏要考理科,结果混进了东高地。老狼(真名其实叫王阳,一个很阳光很正常的名字)中学上的八中,也是市重点,但不知怎么也混进了东高地,还跟石康成了同学。两人在大学天天混在一起。我去东高地找石康玩,自然也认识了老狼。大学时代老狼唱歌就很“有名”了,我们聚会时,老狼一般必唱几曲,但前提是必须有肉吃,因为这个原因,大学时老狼多吃了不少肉,因此得了一个外号:“王胖子”,但其实他那会儿很瘦。

石康那时候是个疯狂的写作者,经常一个星期就写出一首上万字的长诗来,半年就写出一部10万字的长篇小说。

临近毕业的时候,老狼说他们组了一支乐队叫“青铜器”,但排练了几次他就说没法唱。

那时候乐队里有个叫高晓松的,跟老狼关系最好,他从清华退学,说是要去做流浪歌手,第一站去天津,结果很快被遣送回来。之后他约老狼去海口歌厅唱歌挣钱,唱了几天老狼回北京继续上学,高晓松则浪迹到厦门。在厦门大学高晓松认识了石康的前女友,也是我和石康的中学同学。后来的故事就如传说中的差不多,我们的那位中学女同学像美女救落难公子一样救助了流浪在厦门大学校园的高晓松。不久女生毅然跟她的时任男友(同学间传说是富商)分手,跟着高晓松回到了北京。

大学毕业,“青铜器”也解散了。石康留在了东高地的航天所,成了“石工程师”,老狼则去了一家设计公司,成了“王技术员”。那天闲着没事,石康和老狼便一起到宣武门找我。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大学刚毕业的时老狼(右)与石康。摄影:那日松


那时候我们都喜欢摇滚乐,老狼有一个超人的能力,一首歌听一遍就能记下来,所以他经常把他听来的歌翻唱给我们听,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张楚的《姐姐》,就是先听老狼唱的。

那天我们聊了一个通宵,我突发奇想,提议:反正没什么事干,干脆我们编一本中国摇滚乐的画册吧,可以一边拍一边编,怎么出版以后再说。老狼说好主意,他正好认识几个乐队的经纪人,可以通过他们联系拍摄。于是我和老狼分工,他负责联系乐队,我负责拍摄和编辑组稿。那时候老狼住复兴门,我在宣武门,几公里的距离,住得很近。石康因为住东高地,还要朝九晚五地上班,没有参与到这次拍摄摇滚和编辑画册的行动中来。

当时的摇滚乐演出一般都还在“地下”,主要集中在几个酒吧餐厅和俱乐部。圣诞节和新年是演出旺季。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去演出现场拍摄就是在一家俱乐部。那天我在现场认识了盛志民和陆费汉强,他们都是摇滚圈里新起的著名的经纪人。那时候的盛志民很瘦,留个中分,特热情也特能侃,陆费高大,笑起来一脸横肉。刚开始跟他们接触,真有点发怵,但后来接触多了,才知道其实他们都是特好的人,帮了我们很多忙。盛志民后来转做导演,也非常成功,他执导的关于90年代摇滚的纪录片《再见,乌托邦》是对中国摇滚黄金十年最好的记录。陆费后来因病英年早逝,甚为遗憾。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当时三位非常活跃的乐队经纪人和演出组织者盛志民(右)、陆费汉强(左)、黄烽(中),1992年。摄影:那日松


那天我还发现了一位摄影师,个不高,岁数不大,全套尼康F3,感觉非常专业。他见我也在拍照,就冲我点了点头。休息的时候,我们攀谈起来。他自我介绍,是中央美院的学生,马上毕业,叫“严蓉晖”。

严蓉晖就是后来著名的“岩熔黑”,大学毕业后,他和同学畏冰一起在北京新街口JJ迪斯科舞厅旁边创办了“黑冰工作室”,引领了中国人物写真摄影的一段时尚风潮。

在那一拨拍摇滚的摄影师中,周越肯定是老大。在我印象中排第二的应该就是严蓉晖了。虽然他的作品很少作为磁带和CD封面发表,但从拍摄专业水准和数量上来讲,严蓉晖都算当时一位非常优秀的摇滚摄影师了。可惜他后来极少提及自己拍摄摇滚的这段经历,作品也几乎完全封存。我跟他说,应该把那时候拍的照片整理一下,严蓉晖说底片都很难找了。这些年严蓉晖移民美国,想来更没时间整理他的摇滚照片了。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严蓉晖拍摄的窦唯与做梦乐队


不久前,我的另一位著名的初中同学蔡明(男)给我讲他参加美国一个很酷的艺术活动“火人节”,给我看他拍的现场照片,照片中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严蓉晖。我对蔡明说:“嘿,你跟严蓉晖一块儿去的?”蔡明问我:“严蓉晖是谁?”我说:“就这个拿相机的人啊。”蔡明说:“嗨,那是我们在美国雇的房车司机。”

再说说周越,是我最欣赏和敬佩的中国摄影师之一,但摄影圈知道他的人其实并不多。我把他称为“中国摇滚摄影第一人”,应该不会有异议,因为他从80年代末期就开始大量拍摄中国摇滚乐,崔健、黑豹、唐朝、窦唯……都曾出现在他的镜头中。周越不仅拍演出现场,他也记录了这批摇滚音乐人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生活状态。

周越也是个很有性格的人,有点桀骜不驯。他大学学画,但最痴迷的是摄影,毕业后还去日本学过一段。周越摄影专业能力很强,器材精良,所以在那一拨拍摇滚的摄影师里独树一帜。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周越拍摄的崔健第二张专辑《解决》封面照片


已经忘了具体在什么场合认识的周越,只记得当时看了周越拍的照片我心里立马就有底了,这本中国摇滚的画册一定会非常精彩,因为有周越的照片。那时候我经常去他家玩,摄影圈能跟他聊天的可能也就我一个了。

在那个时代,周越算是身价比较高的商业摄影师了,也是我见到的最有钱的摄影师之一。不过,就像我前面讲的,周越性格太过孤傲,后来他几乎不再拍商业照片,传说他曾经把很多当年拍的摇滚的底片都剪碎了……

他还存了2000多个胶卷,直到2018年才全部冲洗出来,里面竟然还有很多80年代的影像。如今的周越更像一位深居简出的世外艺术家。

周越和另一位也曾经拍过摇滚的摄影师曾年是好朋友。曾年不算“摇滚摄影师”,但他却在1988年拍摄了中国摇滚乐历史上最经典的一张图片——崔健首张摇滚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封面照片就出自曾年之手。后来曾年远走法国,跟中国摇滚乐也再无瓜葛。不久前,我在映画廊的“线上拍卖”第一场中,拍卖了一幅曾年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24英寸银盐照片,最终以55000元成交。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曾年拍摄的崔健第一张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封面照片


周越当年拍摄的中国摇滚乐图片非常多,最著名的有两幅:崔健第二张专辑《解决》封面图片,以及1990年拍摄的崔健和乐队在北京前门大栅栏街头演出的照片。周越其实还拍了很多当年滚圈非常私密的影像,可惜他从不示人,或许像传说中的已经被他剪成了碎片。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崔健和乐队在北京前门大栅栏街头演出,1990年。摄影:周越


高原,算是我当年认识的第三位摇滚摄影师了,不过刚认识她时,她还是北京小丫头片子的感觉,应该刚开始学摄影,正在中央工艺美院进修摄影,师从著名摄影理论家韩子善。那时候,她的男朋友是唐朝乐队的主唱丁武。当时我手里有一套奥林帕斯OM2n相机要出手。相机其实是吕楠的,不知谁资助他的,二手,一个机身,三支镜头,他不用,找我帮忙卖了,想换成钱。高原不知怎么知道了,想买这套机器,于是带着丁武一起来看相机。后来这套机器最终卖给谁我已经忘了,只记得那套相机非常小巧精美,当时真应该留下来。

高原后来进入滚石魔岩唱片成为专职摄影师,是中国摇滚顶峰时期最重要的记录者,尤其是她的“红磡”现场图片堪称中国摇滚历史上的经典影像。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魔岩时期的高原


今天来看,那一拨拍摇滚的摄影师中最成功的却是当时年龄最小的高原。我后来把她比喻为“中国版的贝蒂·伯伊德”。贝蒂·伯伊德(Pattie Boyd),曾经的著名模特、摄影师,先后嫁给两位摇滚音乐家——披头士(Beatles)乐队的乔治·哈里森和布鲁斯天王埃里克·克莱普顿。高原后来嫁给了窦唯,一时也成为风云人物。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高原拍摄的窦唯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魔岩三杰,1994。摄影:高原


这两年,高原记录中国摇滚黄金10年的书和画册不断出版发行,她作为一个摄影家的身份也终于得到认可,她不再仅仅是丁武前女友,不仅仅是窦唯前妻,她更是一位真正的摄影师。


几年前,高原曾经把她拍摄的90年代的照片一股脑拷给了我。那时她刚出版了《把青春唱完》。那本书很棒,但我觉得还远远没有把高原的摄影表达出来。高原那些经意或不经意拍摄的影像,对于图片编辑来说是完美的宝藏。我一直跟高原说,你应该出一本纯粹的摄影画册,这本画册会不亚于世界上任何一本摇滚摄影的书。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高原拍摄的唐朝乐队与丁武


当年跟高原差不多年龄的,还有一位拍摇滚的年轻摄影师,叫聂筝(本名聂征)。记得刚认识聂征的时候,他像个大男孩,感觉不怎么会摄影,但却进步神速。一出手就是给窦唯的《黑梦》专辑拍摄封面。聂征最重要的一段经历应该是加入红星生产社做了四年专职摄影。聂征可能算是是摇滚圈里拍摄商业照片最成功的摄影师之一,有一段时间很多摇滚(包括流行音乐)专辑的封面图片都出自聂征的相机,比如郑钧、何勇、许巍的第一张专辑,田震的同名专辑等等。只可惜这些重要照片的底片,聂征当时都交给了“滚石”和“红星”,自己一张也没留。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聂征拍摄的窦唯《黑梦》专辑封面照片


1999年,聂征与艺术家、策展人欧宁合作拍摄了《北京新声》画册。这本画册反映了90年代后期北京一批新兴摇滚乐队(新裤子、花儿等)的故事。

这些年跟聂征联系不多,只知道他主要拍时尚照片了,而且他后来有了更多的身份,比如“运动鞋收藏者”以及“死飞自行车领军人物"等等一些奇怪的名头。

王小宁,是当时另一位拍摄摇滚乐较多的摄影师。那时候他在文物出版社工作,本来正差儿应该是拍文物,但文物的活儿很少,他的影棚反倒经常拍起了人物。王小宁最早拍的摇滚乐队应该是“指南针乐队”,一张“指南针乐队的合影”给我印象很深。王小宁后来还拍过唐朝和黑豹乐队。不过据说很快出版社的领导们就有意见了,因为有人汇报说,夜里经常有穿着和形象怪异的人,三五成群地来出版社的摄影室。不久,王小宁辞职开办了自己的工作室,但拍摄重心已经以影视明星为主了。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指南针乐队的合影。摄影:王小宁

除了以上这五位摄影师。黄燎原也拍过不少乐队的照片。那时的黄燎原在摇滚圈中非常著名,是当时中国摇滚乐的重要推手之一,记得他还做过“1989”乐队的经纪人。当时他在《北京青年报》有个专栏,介绍北京的这些摇滚乐队,我给他提供了不少照片。后来我和老狼干脆把黄燎原也拉来一起编辑这本画册。于是这本画册的编辑团队就变成了三个人:我、老狼、黄燎原。

当时还有一位摄影高手居然也拍了不少摇滚的照片,就是被称为中国“心理视像派”代表人物的著名摄影家、导演于晓洋。可能是因为那时候他经常给歌手拍MV,所以也顺手拍一些照片。我曾经见过他给王勇(崔健御用的乐手)拍的一组黑白照片,非常精彩。

那一代摇滚音乐人很多都是学美术出身,多才多艺是很正常的,其中有一位大神——王迪,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摄影师,2008年曾经以摄影家的身份加入威尼斯双年展正式展出,这可能是中国唯一了。其实王迪在80年代末就开始摄影,拍摄了很多中国摇滚乐的图片,尤其是崔健早期的一些照片,很多是王迪拍摄的。只是那时候他更以音乐人和制作人的身份为主。90年代末期,王迪曾经在北京五道口嚎叫俱乐部拍摄了以“无聊军队”为主体的北京朋克音乐的火爆状态。

虽然是以编辑为主业,但我也拍了几支乐队和一些音乐人。我拍得最多的是穴位乐队和轮回乐队,还有DD戴兵和面孔乐队。还单独拍过张楚、常宽。其他演出拍得就太多了,崔健、唐朝、呼吸、指南针、新谛、麦田守望者等等。

有时候我没时间,老狼偶尔也会拿起相机替我拍一下,记得有一场重要的演出就是老狼去拍的,胶卷冲出来一看,还行,基本都是清楚的。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张楚在1992,北京。摄影:那日松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当年的穴位乐队,1992年。摄影:那日松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超载乐队在演出中,1992年。摄影:老狼


那时候跟不少乐手成了好朋友,经常演出后被拉去喝酒,但几次之后,我就受不了了,因为他们一玩一喝就是一个通宵,我还得上班,所以后来能躲就躲了。乐手中印象最深的是罗琦,第一次听她演唱的时候,她还是指南针乐队的嘉宾歌手。后来她正式加入了指南针,越来越红,在演出现场经常看见她拎着一瓶啤酒,晃晃悠悠地溜达。那时候她眼睛还没有被刺伤。但不久悲剧便发生了。

在编辑这本画册的当中,老狼签约了大地唱片,并录制了《校园民谣1》,并有了艺名:老狼。据说当时大地唱片本来想找几个著名的流行歌手演唱,但高晓松极力推荐老狼,老狼去试录的时候自己都没有信心,喝了瓶啤酒就进了录音棚,没想到走出录音棚的时候,所有人都向他鼓掌致意。

录完《校园民谣1》的demo(测试小样)后,正好甘肃现代摄影学会在甘南搞了个摄影活动。我拉上老狼一路向西,去了西安、宝鸡、兰州、甘南。路上老狼跟我说,要是这次最终没选上进《校园民谣》,他就准备改行也学摄影了。我哈哈大笑,说:你唱歌那么好,学什么摄影啊?音乐才是你的正道,你肯定能行!

回北京后不久,老狼被通知去正式录音。从此中国乐坛有了一匹不老的"老狼"。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老狼在甘南,1993年。摄影:那日松


其间有一个故事也很逗,李方——现在的腾讯网总编辑,那时跟我住一个楼,我们虽然没同在过一个学校,但也从小认识,他跟我一个最好的哥们是初中同学,大学他在北大,我在人大,也经常互相串门。大学毕业以后,李方有一段时间苦练吉它,还自己写歌。有一次我把还未成名的老狼拉到他家切磋,本来想让李方见识一下高手的水平,但没想到那天老狼状态极差,唱歌完全不在调上,相反李方那天倒是斗志昂扬,发挥极好。李方最后给我的感觉好像在说:你说他特棒,哪棒了啊?而老狼呢,我后来明白了他为什么那天胡唱,因为在他看来李方和他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没法切磋。这次”切磋“后不久,《校园民谣》大火,李方作为《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去采访歌坛新秀——校园歌手”老狼“,一见面,李方说:啊!怎么是你?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刚录完《校园民谣1》之后,老狼找我帮他拍几张宣传用的照片,我们就在路边的公共汽车站拍了一卷。


经过两年的拍摄和组稿,这本摇滚画册已经有了名字——《中国摇滚浪潮》,好几家出版社都想出版,但选题报上去之后都出了问题。那时候摇滚乐题材还比较敏感。

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位在某国家级出版社当编辑的朋友找到我,他们想出版这本画册。

我请来《大众摄影》的同事、美编段志佳为这本画册做装帧设计。那会儿还没有苹果电脑,全要靠手工在版式纸上画稿贴样,非常辛苦。画册在段大师的设计下,每一页都像海报一样,大气磅礴。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当时出版社印制的征订海报


一切都很顺利,画册进印厂,打样出了,连菲林都出了,但就在马上印刷的时候,又被紧急叫停,据说是出版社的领导还是犹豫了,这本画册暂时不能出版。

出版社的编辑把我叫来,他也非常遗憾和无奈。他从印刷厂把菲林也带回来了,连同打样一起交给我。我也很失落,但也只能接受现实。

这时候已经是1994年底了,魔岩三杰的香港红磡演出缔造了中国摇滚的神话。不久,唐朝乐队的核心人物张炬车祸身亡。中国摇滚乐刚到高峰就开始迅速跌落,而中国本土流行音乐却开始蓬勃兴起。

老狼此时已红透半边天了,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同桌的你》,到处都在唱: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

我回到《大众摄影》继续做我的摄影编辑。

时代开始飞速前进。

而那些照片则被我封存起来,连同那个摇滚的摄影时代。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 摄影:高原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摄影在摇滚的时代里


艺术类合作咨询:art@smzdm.com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阅读全文

查看更多好文内容,新用户限时领现金
全部评论 (17)
隔壁周大爷
1
07-20 13:26

收藏了文中几张照片,文中提到的所有人物和照片里的人物我几乎都还认得出,大中午的看得我热血沸腾,回家得把那两部尼康胶片机再擦擦灰,冰箱里还有几卷tmax还有反转片,还得拍,胶片太有魅力了

隔壁周大爷
1
07-20 13:22

照片下面都有备注,那日松。 我特么也是猜的,哈哈哈

小邮差
1
07-18 20:39

平淡中透着牛*,很喜欢

值友5811632825
1
07-18 09:00

我就想问你是谁?

没钱换车
1
07-16 09:24

自由的年代

数码指南针
0
08-31 21:11

拍出很有年代感的感觉,喜欢喜欢

值友2598439324
0
07-28 09:55

没出版确实可惜,如果实在不行做成电子版也可以。

krikwang
0
07-19 23:59

其实他们那一段时间也是很突出 不过很人都是红色子弟管不了 换些没背景的看看还能不能出来所谓的中国摇滚时代……

值友6285504399
0
07-19 19:51
文弱书生: 喜欢这样的文章,就如同喜欢石康的小说,他的代表作 晃晃悠悠里就是以老狼高晓松为原型写的吧? 1

石老康有为

羊刀羊刀
0
07-19 14:54

窦唯的黑梦不是高原拍的啊?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和评论
值得买爆款低价
双11爆款商品抄底,APP内抢购!
值得买爆款低价

市场价
值得买双11价
文中商品
最新摄影创作优惠
艺术品:摄影作品《范儿》欧美现代创意艺术壁画装饰画 51*40cm
艺术品:摄影作品《范儿》欧美现代创意艺术壁画装饰画 51*40cm

艺术收藏热度Top7

1380元包邮
京东 10-19
0 100%
艺术品:挪威艺术家 奥斯汀·艾斯普隆《冬眠 13号》Hibernate no.13
艺术品:挪威艺术家 奥斯汀·艾斯普隆《冬眠 13号》Hibernate no.13

艺术收藏热度Top4

664元起包邮(需用码)
PICA Photo 10-19
4 100%
艺术品:法国艺术家 Michel Gantner米歇尔·冈特内 作品《玫瑰》Roses
艺术品:法国艺术家 Michel Gantner米歇尔·冈特内 作品《玫瑰》Roses
664元起包邮(需用码)
PICA Photo 10-17
2 100%
艺术品:【Pica Photo】Benoit Paillé贝努瓦·帕耶 作品《林火 2号》Bush Fire #2
艺术品:【Pica Photo】Benoit Paillé贝努瓦·帕耶 作品《林火 2号》Bush Fire #2
854元起包邮(需用码)
PICA Photo 10-17
2 71%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查看更多
相关好价
相关商品
查看更多热门商品
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30
44
17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