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项提名22项陪跑,但Netflix仍是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极客电影 02-13 17:49 关注

“24提2中”——Netflix虽然没能在第92届奥斯卡颁奖礼上制造出“大获全胜”的历史,但它已经赢了。

Netflix出品的影片史无前例地获得了24项奥斯卡奖提名,这个数量击败了其他所有制片公司,名列第一;(迪士尼获23项提名、索尼获20项提名)

△ 在奥斯卡上凭借Netflix影片《婚姻故事》斩获最佳女配角奖的Laura Dern和Netflix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在奥斯卡派对上△ 在奥斯卡上凭借Netflix影片《婚姻故事》斩获最佳女配角奖的Laura Dern和Netflix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在奥斯卡派对上

这就意味着,有将近一半的奥斯卡奖提名影片,观众都没在电影院里看过;

最耐人寻味的是,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举办前,有超过15部提名影片都能在Netflix、亚马逊、迪士尼+等流媒体平台实时在线看……

△ 图源:Business Insider△ 图源:Business Insider

奥斯卡对流媒体的态度在发生微妙变化;流媒体也已经在事实上改变了观众看电影的习惯、还有电影行业的格局。

流媒体电影的奥斯卡“名分”

2018年8月,就在Netflix市值超过“娱乐帝国”迪士尼不久后,奉俊昊的Netflix电影《玉子》被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拒之门外,成为电影发行斗争的“炮灰”。

24项提名22项陪跑,但Netflix仍是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互联网出品”的《玉子》完全“绕开”法国院线,它从“出生之日”就在Netflix全球同步线上公映。

这成了本片的“原罪”,《玉子》不仅不能参赛,奉俊昊和《玉子》主创团队在戛纳电影节红毯出现时还被大喝倒彩,场面相当尴尬。

△ 今日的“新科奥斯卡金奖导演”也因流媒体与传统电影渠道之争吃过哑巴亏△ 今日的“新科奥斯卡金奖导演”也因流媒体与传统电影渠道之争吃过哑巴亏

大导演诺兰曾经公开质疑过流媒体电影的“电影”属性。他认为“电影”只属于影院,“为影院而生”的作品才能被称作“电影”。

24项提名22项陪跑,但Netflix仍是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斯皮尔伯格的观点稍显温和,他觉得Netflix电影是“电视电影”;但他也认为“电视电影”可能更适合申请艾美奖,而不是奥斯卡。

24项提名22项陪跑,但Netflix仍是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身为“流媒体”老大,Netflix铁了心要解决这个问题。

2019年,Netflix在内容制作上投入了153亿美金,2020年投入资金预计将超过173亿美金;

电影人才方面,从奉俊昊到马丁·斯科塞斯,Netflix深厚的钱包、“全力支持创新”的态度和自身巨大的流量,也吸引了越来越多优秀电影人不惜得罪传统渠道,跟流媒体站在一条阵线上。

△ “爱谁谁,反正老斯科塞斯我站Netflix了!”△ “爱谁谁,反正老斯科塞斯我站Netflix了!”

Netflix能不能角逐奥斯卡?流媒体电影算不算电影?—— 24部影片入围、2部获奖的事实,就是奥斯卡的官方回答。

△ 如此大批量的提名,表明奥斯卡已经对“流媒体出品”开了绿灯  插画:Dillen Phelps△ 如此大批量的提名,表明奥斯卡已经对“流媒体出品”开了绿灯 插画:Dillen Phelps

7000万美金背后的野心

“外”有传统电影行业的“刁难”;“内”有亚马逊、苹果、迪士尼+等新兴流媒体平台对流量的争夺;

奥斯卡成了Netflix解决“内忧外患”的一剂猛药。

这剂药价值7000万美金。

为争取奥斯卡获奖,Netflix据说投入了7000万美金预算;对所有娱乐公司、甚至互联网巨头而言,这都是个惊人的数字,但Netflix觉得值。

Netflix高薪聘请了2018年好莱坞最杰出的“奖项策略师”Lisa Taback来谋划奥斯卡项目。

△ Lisa Taback△ Lisa Taback

这位Lisa女士可不简单,她师从臭名昭著的哈维·韦恩斯坦,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打拼好莱坞;

在她的成功“运作”下,《国王的演讲》和《聚焦》都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

24项提名22项陪跑,但Netflix仍是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她曾经帮Netflix精心策划过一场助力《罗马》赢得多项奥斯卡提名的行业活动。

△ 《罗马》获得第91届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外语片和最佳摄影金奖△ 《罗马》获得第91届奥斯卡最佳导演,最佳外语片和最佳摄影金奖

奥斯卡评奖委员会的一些成员表示,Netflix对奥斯卡的大规模游说和营销行为,让他们回想起“哈维·韦恩斯坦时代”的行事风格——热情且坚定不移地请求他们给自己的电影投票。

另外,由于奥斯卡要求“入围影片必须在电影院放映一周”;

这可难不倒“土豪”Netflix,它租下好莱坞著名的贝拉斯科剧院放映《爱尔兰人》;

24项提名22项陪跑,但Netflix仍是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斥巨资重启并长租下曼哈顿标志性的单幕剧院The Paris放映自己的影片;

24项提名22项陪跑,但Netflix仍是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这还不够,Netflix还计划收购好莱坞历史悠久的埃及剧院。

△ 埃及剧院建于上世纪20年代,见证了好莱坞的历史△ 埃及剧院建于上世纪20年代,见证了好莱坞的历史

除了电影明星云集的行业活动、媒体轰炸之外,Netflix还干了两件很聪明的事:

第一,专门出版了一套从内容到印制都极为高大上的出版物《Queue》,里面充斥着顶级媒体人的文章和专访;当然,他们都在说Netflix电影的好话;

△ 高大上的定制刊物,其实是Netflix电影的宣传册△ 高大上的定制刊物,其实是Netflix电影的宣传册

第二,组织电影评选活动,邀请顶级评论家免费参加,全程豪华住宿和服务;同样,评出来的“最佳”都是像《爱尔兰人》这样的Netflix原创。

△ Netflix定制来“收买”影评人的红拖鞋,声援自产影片《教宗的承继》△ Netflix定制来“收买”影评人的红拖鞋,声援自产影片《教宗的承继》

Netflix一掷千金,为的是释放一个信号

——只要你给Netflix拍电影,我们将全力以赴为你赢得奥斯卡奖!

Netflix CEO Reed Hastings在财报会议上说过:

“获得顶级奖项,有助于让我们快速聚拢全球顶级人才,这是个真正明智的方法。”

△ 硅谷“魔头”,Netflix创始人Reed Hastings△ 硅谷“魔头”,Netflix创始人Reed Hastings

毕竟,7000万美金对于Netflix投入在内容上的170亿美金来说,也就是个零头而已。

“奥斯卡”怎么帮流媒体赚钱?

每逢“评奖季”,好莱坞就开始谈论“奥斯卡反弹”(Oscar Bounce)。

在流媒体时代,这种“反弹”效应也变了。

什么是“奥斯卡反弹”?

时间倒回到十年前,名不见经传、制作成本为1500万美金、没有明星出演的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低调登陆院线,收获了1500万美金票房;

我们都知道,这部影片之后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金奖,获奖后在它发行上狂赚3.78亿美金——典型的“奥斯卡反弹”案例。

△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剧照△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剧照

我们开头提到,今年有超过15部奥斯卡提名影片,在宣布奖项前就能随时随地在线看;

Netflix的《爱尔兰人》和《婚姻故事》一直全网主推;亚马逊买下了《寄生虫》、《小丑》和《好莱坞往事》的流媒体播放权;

所以指望这些片子在电影院有“奥斯卡反弹”?

亲,不存在的。

如果说还有“反弹”,那它的形式就变成了流媒体公司订阅量和股价的大幅上涨。

和传统电影公司不同,流媒体的商业模式不需要从单个影片的“票房”获利;

Netflix的订阅量、亚马逊从流媒体到电商的整体流量、苹果生态系统的用户黏性……这些才是互联网上的“大格局、大生意”。

△ 24项奥斯卡让Netflix股价大涨,至于最终得了几个奖......那不重要△ 24项奥斯卡让Netflix股价大涨,至于最终得了几个奖......那不重要

流媒体时代,“奥斯卡电影”拥有了全新的“反弹”赚钱模式。

24项提名22项陪跑,但Netflix仍是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随着迪士尼入局、奥斯卡(悄咪咪)态度转变、以及越来越多顶级人才的加盟,流媒体电影已经从“边缘地带”开始登堂入室,传统娱乐产业格局的瓦解也正在加速。

这种趋势不止发生在美国。

过去一年电影市场“发展受阻”,让我们发现,原来经济发展降速时的“口红效应”并没有降临在电影行业,而是跑去了手机短视频、休闲游戏上;

今年开年的疫情,让我们“惊觉”娱乐产业从线下到线上的转变竟然如此容易……

与人们“注意力”相关的变化和重构是必然,但我们对“好故事”的渴望却从未变过。

奥斯卡已经改变了,“电影”会怎么变?

参考文章:

https://www.nytimes.com/2020/02/04/business/media/netflix-academy-awards-oscars.html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猜你喜欢
相关商品推荐
相关摘要
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1
5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