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极客电影 09-10 17:29 关注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金秋,意大利威尼斯,电影的边界再次被打破。

来自21个国家的37部VR叙事作品入围第78届威尼斯电影节VR单元,其中23部作品参与了竞赛单元的角逐。

9月1日-19日期间,你有两种方式可以体验这些“新鲜出炉”的VR佳作:

成为威尼斯电影节官方合作伙伴和指定PC VR观赏平台——VIVEPORT的会员,免费限时在线观看;

△  观众在VIVEPORT体验参展VR作品△ 观众在VIVEPORT体验参展VR作品

或是到电影节中国合作方砂之盒在北京三里屯爱乐汇艺术空间的展台线下体验。

上周五,电影人和技术极客齐聚一堂做了场题为《VR电影在威尼斯电影节5年蜕变》的直播,对本届威尼斯电影节VR单元发表了各自的看法。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到底该如何定义VR电影?什么样的叙事最适合VR?

本届电影节上有哪些值得关注的作品?

看完这些讨论,你可能会对VR电影有不一样的认识。

什么是VR电影?

2017年,威尼斯电影节决定“第一个吃螃蟹”,推出VR单元。

而且,它一下子就把VR搞成了竞赛单元,正式为参赛作品颁发威尼斯电影节奖项——这对VR产业来说是重要的信号,也是极大的刺激。

以“威尼斯双年展”这一地位极高的艺术大展为基础语境,集中了奖项、平台、发行和市场的资源,威尼斯电影节真正推动了电影人们探索传统以外的叙事形式

电影节迈出勇敢的一步,VR也让这个最古老的电影节焕发出新的活力。

VR单元的英文名称是“VR Expanded”,并非“VR电影”;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参展作品不都是“360度全景影像”,有很多强互动性的VR体验也入围了电影节VR单元。

经历了5年威尼斯,“VR电影”的定义好像反而越来越模糊了

北京国际电影节VR单元、砂之盒影展策展人,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影视摄影与制作专业教师 车琳 对“VR电影”这个词的使用相当谨慎

现在我们说的所谓“VR电影”,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叫“Cinematic VR”、“VR Work”或“VR Experience”。

最初VR电影的定义是很窄的,指使用全景设备来记录一个三维空间的拍摄方法;或是用Unity、UE或是VR tool brush在VR里创建能在VR里体验内容的创新创作方法。

“叙事”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VR更具革命性意义的特点是“世界建构” ——把空间中360度的角度来放出来,让观众拥有探索的自主权、选择自己的故事。

电影是二维媒介,是带框的、坐在画面外观看的形式;

而VR是个体化的、代入到整个空间当中的,所以我们通常不说“VR电影”这个词。

Veer联合创始人 陈婧姝 认为,用“电影”这个词来想象“VR电影”,思路会受限

现在并没有一个翻译能精准传达“Cinematic VR experience”这个意思;

它的直译是“影视级的VR内容”或“VR叙事体验”,但这只是VR作品中的一个品类。

大家对“电影”的认知太成熟了,包括“作品时长”和“观看形式”,这样去定义VR就会被框住。

VR是可以用来叙事的,但叙事语言和作品形态都跟电影不一样。

现在VR作品的大趋势是划分为“被动观影”和“互动体验”;两者的区别在于是以“给观众带来情感体验”为核心,还是以“游戏机制”为核心。

这两者都可以是Cinematic VR,也就是我们所说的VR电影。

倍视传媒虚拟制作负责人 邓宇 觉得“与其说VR电影,不如把它想象成VR体验”

“Cinema”这个词可以被理解为“感受电影的场所” + “在其中发生的一些行为”;

“Cinema,VR Expanded”实际是把电影的感觉拓展到了VR形式。

就像电影刚诞生时,《火车进站》放映,很多观众惊得起身逃跑,因为大家没有在意到影像的边框,所以在面对这种体验时做出了自然的反应。

电影围绕的是“体验”,它的本质是:

一种体验被符号化,通过某种介质传递给观众,被解码之后得到了另一种体验——是“体验”到“体验”的过程。

所以不是“VR电影”,而是“VR体验”。

知名VR社区VRplay发起人 潘博航 从产品技术角度出发,表达了极客们对“VR电影”的期待

我对“VR电影”的理解基于技术。

VR硬件最大的升级是从“3自由度”到“6自由度”;

现在设备允许观众在一定范围内移动,创作者现在可以在有限的环境下实现更惊人的创意,做出更创新的作品。

所以,我觉得采用“6自由度”的形式,才是真正理想的“VR电影”。

除了全景影像,现在VR叙事内容很多也在用游戏引擎,就必然会产生交互——这已经不仅仅是VR电影的定义问题,而是“什么是电影,什么是游戏”的问题了。

作品曾入围过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单元的动画导演、Pinta Studios联合创始人 米粒 认为,让“VR电影”的定义模糊些,更有助于创新的发生

不该过多地思考自己做的是什么,而是把所有的可能性堆进去。

VR这种媒介本来就不该被约束,应该去尝试更多的东西,也许就会出现一个Killer APP,打通创作者的自我表达和观众想要看的内容。

△  中国动画工作室Pinta Studios凭借作品《拾梦老人》和《烈山氏》两度入围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单元,导演米粒(左)在第75届威尼斯红毯上△ 中国动画工作室Pinta Studios凭借作品《拾梦老人》和《烈山氏》两度入围威尼斯电影节VR竞赛单元,导演米粒(左)在第75届威尼斯红毯上

米粒导演袒露了自己最早制作VR电影的三个原因:

第一,身为动画导演,我感觉虽然日本欧美在长片方面领先很多,但在短片方面,国内团队其实有非常好的表达。

我就想,在VR这个全新跑道上,是不是有可能用一部精致的短片,跟顶级动画公司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一下。

第二,VR电影的创作像是回到了电影最初——全新的介质,极少的工具,没有花哨的剪辑后期,需要在极其受限的情况下把故事讲好。

VR会强迫我重新思考视听给观众带来的刺激,如何引导观众视线、如何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第三,新技术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皮克斯出品第一部《玩具总动员》的时候,动画人们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拍的;

如果能用新技术拍一个流畅感人的故事,会有种“划时代”的感觉。

在看似“模糊”的定义中,我们看到了用VR来创新叙事的潜力。

就像今年威尼斯VR单元的参展作品,完全没有被“VR电影的定义”所限制,充满了各种让人耳目一新的交互体验。

8部不容错过的VR新作

我们精选出8部本届威尼斯电影节VR单元的精品佳作,它们可能打开你对“叙事”认知的全新维度,千万别错过体验机会。

△  VIVEPORT第78届威尼斯电影节VR单元展映专区△ VIVEPORT第78届威尼斯电影节VR单元展映专区

轮回

SAMSARA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新媒体艺术家黄心健作品,讲述了人类“寻找家园”的记忆。

地球在被人类摧毁后,人们试图寻找到可以移民的新星球:历经数年太空旅行、为适应环境不惜重塑自己的DNA变成新生命体,结果在一次次轮回后人类发现——其实永远到不了梦想中那个地球家园。

本片更像是件“VR艺术品”,充分展现了艺术家“VR Embodiment”的理念。当你在全虚拟环境中拥有并尝试控制“新身体”时,将获得别样的震撼!

《轮回》(上集)在今年西南偏南电影节拿下虚拟剧场的评审团大奖,还在今年戛纳电影节XR沉浸影像单元斩获了“最佳VR叙事奖”。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本届威尼斯电影节VR展映还收录了黄心健的另一个作品《星砂》。它像是一部科幻童话,讲述的是散落在中国东部海域沙滩、呈星星形状的多孔虫“星砂”见证的地球古老地质记忆。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病玫瑰

THE SICK ROSE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HTC VIVE ORIGINALS VR的定格动画《病玫瑰》此次角逐威尼斯电影节VR主竞赛单元。

它的设定意外与当下疫情环境巧合——在被传染病笼罩的镇子上,小女孩玫瑰带着亲手做的生日礼物踏上去医院寻找妈妈的旅程。在路途中,她见识了疾病和疫情中的种种人性变化......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病玫瑰》在制作上历时14个月,整个过程充满诚意:

它使用了360 8K立体微距摄影,打造了数十个场景与城市建筑、35个角色,全部经过剪裁、打磨、修边、上色、保护漆等五道工序。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精巧的技艺与有温度的故事,让作品成为电影节一道奇趣的风景。

一瞥

GLIMPSE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最有“大片相”的VR叙事作品:熊猫画家Herbie在与小鹿音乐家Rice分手后,把自己关在工作室里,追溯起两人从美好开始到心碎的全过程。

这段深入人心的爱情故事由奥斯卡最佳真人短片得主导演本杰明·克利里与XR创作者迈克尔·奥康纳执导;

金球奖得主、《王牌特工》主演塔伦·埃哲顿和参演过《波西米亚狂想曲》的露西·宝通倾情献声演绎。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调皮的编舞家

LE BAL DE PARIS DE BLANCA LI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沉浸式地感受极尽奢华之能事的巴黎盛大舞会:

选择并换上由CHANEL打造的服装,走进宴会厅、梦幻花园、巴黎俱乐部......与舞者来一支华尔兹或康康舞,你就会理解巴黎之夜的魅力到底在哪里。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库松达

KUSUNDA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库松达》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基于语音交互的VR体验:

影片带观众进入狩猎部落的生活环境,只有念对库松达语的发音才能展开接下来的剧情。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本片以库松达语为例,探讨了一种语言是如何走向消亡,又是如何被保留的,带有强烈的公益性质,让人印象深刻。

LAVRYNTHOS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戴上VR头显,站起身来,以原地行走方式体会克里特岛迷宫中的秘密与人生哲理——由Gravity VR团队打造的奇特“行走VR叙事体验”,让你在神话与现实中不断穿越。

ANANDALA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天空之境”出现了一个五彩斑斓、不断变幻的神奇装置,观众可以通过手柄动作控制行进方向,穿梭于奇妙的色彩幻象之中。

在VR里,你将充分体验到“自由飞行”是怎样一种畅快的感觉!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心境

MIND VR EXPLORATION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心境》由中国创作团队、深圳小海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发制作,入围了本届威尼斯电影节最佳VR作品奖。

它用VR技术复原了《红楼梦》中的“潇湘馆”,再现了明代中国古典园林、明代家具及生活场景,一器一物都能拿起端详,把玩;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亲手搭建一架中国“纸鸢”、手书一副属于自己的中国汉字、聆听古人的水岸抚琴,最后御风而行,沉浸在如梦似幻的中国古典风光中......直到一只巨大的鲲从身边“游”过,你可能会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呼:“太美了!”

当我们讨论VR电影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当我们谈论VR电影时,我们看到的是技术对叙事带来的挑战和机会,是被技术颠覆的故事与观众之间的关系。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