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乌鸦火堂 11-29 13:40 + 关注

“曾经拥有的东西被夺走,并不代表就会回到原来没有那种东西的时候”——东野圭吾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这句话意味深长,不仅有“再也回不到从前”的色彩,也有“捉摸不透的未来”的论调,《漫长的告别》的男主角连舟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别看有着一个很温和的名字,其实是一部很“硬”的悬疑剧。而吸引俺的还在于两点,其一在于跨度长达12年的追凶,其二在于男主角,承担“追凶”任务的,是一位还没有从大学毕业的学生。

未毕业的学生,与12年的追凶?这是怎样做到的?所以说才是《漫长的告别》的一个有意思的地方。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少年追凶

故事发展在南方一座小镇,一起女学生凶杀案牵扯出了多个角色,男主角连舟就是其中之一,他是被害者的男友。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一方面,他对女友的被害感到自责,血气方刚的他恨不得一下抓到凶手,一方面他也开始责怪警方抓捕不力,所以最终他决定自己去古城小镇寻找线索。

故事由他而起,只因少年心气。

为了改变羸弱的身体,他从零开始学习了搏击;为了长期呆在古城,他租了一间破烂的房子,而为了能够接触到更多人,他找了一份煤气站的兼职,挨家挨户给人家送煤气。

但你以为他至此化身“穷人版的蝙蝠侠”?那就错了,该剧风格硬朗写实,就像《少年的你》中尹昉饰演的警察郑易说的那样:“我和你不会,但他们还是少年”。给前面的这位“无厘头”的动机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当然连舟并不是少年,这个词只是称谓而已,但他比那些17、8岁的孩子强不到哪儿去,从高中毕业到进入大学,虽然生理上已经成年,但在大学这个相对独立的环境中,还没怎么接触过社会,在何晟铭饰演的警察眼里,男主角上依旧还是一个孩子。

男主角带着一种“疑邻盗斧”的心态前往古城,导致他对他认为的可疑人物都进行了调查,所以也就导致前几集的故事,在一片阴差阳错和伤痕累累中追凶中展开。

在雨夜的见义勇为,在陋巷中意外救下了一个落魄的中年人,再到对失踪女大学生的调查,甚至牵扯出自己的室友。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观众跟随着这位年轻且业余的“侦探”,也见证了他一次次的失败和受伤,见证了一个个隐藏在市井气息和光天化日之下不为人知故事,从而给观众展现了一众形形色色、活灵活现的底层边缘人物。

这就是单纯少年的一腔热血,你干倒我,我只要不死,有机会我就把你们都干倒,至于其他的不在考虑之列。这对于观众被剧情提起来的情绪的释放是有极大好处的。试问谁如果有巨多怨气的情况下,不想亲自出手发泄呢?从而也带出了该剧的风格调性,写实且硬朗。

别看男主角长了一张娃娃脸,要的就是这种反差感。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在追凶中发现世界

此外,“成长”也是该剧前半段的主题之一,毕竟只靠怨念与执念是不够的,所以该剧风格“硬朗”的另一个层面就是“惨烈”,因为每次连舟几乎都遭遇失败,在惨败中磨练自己的意志,乃是人之常情。但并不是你打架越来越强,思维越来越灵活,才叫成长。

但不同于传统犯罪作品,导演没有刻意去追求强烈的戏剧冲突,也没有去塑造一个英雄形象,反而着重于描绘人物的心路历程,所以在这样的条件下,对角色的塑形尤为重要。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因为一开始,连舟还没有一个完整世界观架构,他的世界里就只有简单的爱与恨,只为了给女友报仇,一腔热血,完成着他自以为正确的事情。

可见故事一开始,他所有的行为动机看上去很玩笑一样,但没想事件竟然阴差阳错的发展了下去。

随着他真正参与到了案件和相关事件当中,他的世界观也在一点一点拓展和完善,他能逐渐认识到自己的作为对当事人和事件发展的影响,也逐渐发现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慢慢的学会责任感和担当,他开始懂得与警方合作,开始循序渐进,而不是只是依靠热血,他要保护他人,也要保护自己,这才是成长,

当我们以为这个模式会贯穿始终时,该剧在第八集之后峰回路转,而且这一下就是12年。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12年追凶

作为少年,就是因为记性好而把很多事情都放大了,自顾自的用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去看这个世界。所以才有了连舟这样的一根筋的“铁头娃”。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长大的好处就是“记性变差了。”

我们看到过更多案件,都是经历了太长的周期,导致时间冲淡了当初的一切,比如《杀人回忆》就是这样。

所以遇到了《漫长的告别》中连舟这件事,就很特殊。本来他一意孤行的行为,就让现实给他狠狠上了几节社会课,也让他逐渐成长。但正当他逐步接受社会洗礼完成蜕变的时候,头部却受到重击,变成了植物人,12年之后才醒来,物是人非,只有他“没变。”

这可倒好,年龄增长了,时代也更迭了,但心态依然是12年前,当所有人都淡忘了当初的案件,只有他,还是那位一腔热血的“少年”。

所以该剧在案件的复杂度上并不算很突出,就是一起“无头案”,而故事中却将多个单一案件,用因果联系交织在一起,加之12年的时长跨度,带来一种宿命感。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因为12年前他追查凶手的时候,涉及到了形形色色的社会边缘众生相,并且参与到一个个事件当中,对事件产生决定性的影响。当12年后他苏醒“重操旧业”,时隔多年再次面对这些人和事的时候,物是人非带来的震撼感,让他会更进一步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为自己和他人的人生带来什么样不同的意义。形成一个带有强烈悲剧性的宿命因果链

《漫长的告别》,以男主连舟昏迷前后为分水岭,随着故事的发展,尹超连舟也从一个年轻莽撞、一意孤行的青年,慢慢成长变得稳重冷静、细思熟虑的成年人。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不要忘了,除了连舟之外,该剧还有其他角色撑起的主线,比如何晟铭饰演的警察,以及蒲巴甲饰演的被害人尹露的哥哥尹超。前者作为指导力量,用标准的刑侦手段来规范着连舟的行为,后者曾经为了救妹妹锒铛入狱,出狱后他也成为了连舟的支援力量。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这场跨越12年的连环凶杀案,用时间的跨度,改变了很多案件相关者的人生,几位一直被此案捆绑着内心长达10多年的角色,通过这样的前后对比,更让人对他们的命运感到唏嘘。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社会派推理

所以这是一部很典型的社会派推理的剧集,跟优酷之前著名的《白夜追凶》不同,后者更偏向于本格派推理,所以才有关宏峰这样在黑暗中神通广大的警察形象。

但《漫长的告别》不同,受限于真实性的表达,剧中并没有名侦探的角色的,这是社会派推理类作品的特征,或者说,即便社会派推理类作品有如《嫌疑人X的现身》汤川这样的思维缜密的角色,但他的任务只是引导观众发现案件背后的人和事。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而本剧,他们只是执念驱动的普通人。

所以,《漫长的告别》是典型的社会派推理作品,注重对人性的剖析与描绘,因此在呈现上往往充满生活气息,大篇幅的肩抗摇晃镜头,透过屏幕就能感受到南方小城潮湿的气息,也可以感受得到,导演是在用心的塑造一个真实的世界,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国人是有乡土情结的,这种扎根于原始文化土壤的环境展现自然而然的能够让观众产生亲切的现实氛围,而这种现实氛围营造出来的“杀人者即周边的普通人”的气息。

在剧情结构上,《漫长的告别》遵循了弱情节、强联系的创作原则,这是社会派推理常用的创作手法。用22集的故事追查一个案件,而杀人案的相关人又卷入其他案件,案件穿插之后引出来越来越多的角色,这些角色织成了一个大网,网中捕捉的就是我们整体的社会环境,双方在困局当中博弈。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且为了强化角色,故事中更加深入的表现人物的情感,增加了情感在故事中的分量,使其成为推动故事发展的动力。比如连舟在雨夜救的那位女孩,她爱慕对方,跟随着连舟的追查脚步,最后的结局令人唏嘘。

故事所有的一切,都反映着和塑造着他们的内心。每个角色又都带着鲜明的特征,比如复仇少年的孤绝、偏执和热烈;警察的小心思、缜密和矛盾;还有雨夜行凶的成年人身上的残忍、阴郁和冷漠。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归来之后还是少年

可见,该剧中悬疑只是容器,却纳入了更丰富、更有质感的社会现实。多线叙事、交叉影响、平行推进,在人性的纠葛和社会的应激反应展现之下,谜题本身似乎已经变得微不足道。12前后物是人非的对比,人性本身的影子和主观作用被无限放大,越靠近真相就越意味着残酷,他已经无法再回到当初那个稚气未脱的时期了。

而成为这一切推动力的,就是这位12年前后始终如一的少年。


《漫长的告别》追凶12年,少年是块硬骨头


所以说,一部精彩的悬疑剧,要根植于现实社会的土壤,具有现实主义意义,同时也要有着个性化的表达。《漫长的告别》并不是我们以为的那些强情节的类型推理剧,而是不急不缓,非常沉得住气,用22集讲述一个故事,跨度12年。该剧的根本,不是让观众参与一个扑朔迷离的案件的解谜过程,而是将观众带入故事的漩涡中,感受剧中人物的内心。

“归来之后,还是少年”,大概也适用于该剧的男主角。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0
0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