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艺术小小值 03-26 11:30 关注

今年2月9日至5月17日,美国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ACMA)展出“何处寻真相:仇英的艺术”(Where the Truth Lies: The Art of Qiu Ying)呈现了中国古代书画史中“明四家”之一仇英的61件画作,策展人由LACMA东亚部策展主任Stephen Little担任。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此次展出亦是Stephen Little与LACMA为了向更多的观众介绍与欣赏中国书画史中仇英这样一位大家之作,Stephen也坦言为了此次展出整整策划了二十四年之久。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美国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LACMA)展出“何处寻真相:仇英的艺术”官方网站页面(需要云梯)


这也是迄今为止亚洲以外的第一次仇英书画大展。展览共分“承先”“早期”“中期”“晚期”“启后”五个单元,以时间轴的顺序呈现了仇英的一生和他的后学者,如仇珠、尤求、仇谱、孙仇聋子、顾见龙、金成、张大千等。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何处寻真相:仇英的艺术”, 美国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展览现场


整场展出61件作品中,时间跨度从宋元时期绘画。其中包括有摹周昉、王振鹏之作至20世纪张大千仿本。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传周昉《调琴图》纳尔逊·艾金斯美术馆藏


此次展出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张大千《摹仇英沧浪渔笛图》作于1947年

(仇英原作《沧浪渔笛图》曾为张大千收藏)此次展出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仇英《沧浪渔笛图》纳尔逊·艾金斯美术馆藏


展出的61件作品中仅有1件为明四家之一文征明《古木寒泉图》隶属于LACMA本馆,其余60件展品来自中国两岸三地、日本、美国、加拿大的16家重要博物馆以及8位私人收藏。


其中上海博物馆是此次展览最大借展方(包括展出了仇英晚年精品之作《剑阁图》)以及台北故宫博物院、京都国立博物馆、大阪市立美术馆、纽约大都会、波士顿艺术馆、华盛顿Sackler、克利夫兰、堪萨斯、旧金山AAM等。61件作品中除了仇英款作品外,包括其他17件中国古代艺术家的作品。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仇英《剑阁图》上海博物馆藏 此次展出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仇英《剑阁图》局部, 上海博物馆藏


之所以此次展览为重量级特展,一是因为传世仇英真迹少;二也是因为能够将仇英众多精品筹集在一起实在难得。


早在2014年台北故宫博物院曾举办仇英特展;2015年苏州博物馆曾举办“十洲高会:吴门画派之仇英特展”都是历来仇英个展的精品,此次LACMA展出在展品选择和数量上都超过了这两次展览,可以说是海内外非常难得的一次筹划。


出身卑微

却少年有志


1506年,才十二岁的仇英,就寻着父亲的路子选择做了一名漆工。这对于当时贫瘠的仇家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一份营生。位于苏州太仓县的仇家,祖辈都是平民,虽说此时的苏州已经取代了南京成为了江南地区经济中心与文化重镇,但仇家的日子依然过的清贫节制。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清 李岳云绘《仇英肖像》


成为一名漆工,似乎是从仇英出生的时候就已经被安排好了的,因为家境的贫瘠,仇英自幼生的瘦小,也没有什么太好的营养吃食。也许,正是这样一种经历,让仇英从小历练了他倔强坚韧的性格。


但谁也没想到,因漆匠的这份经历从中磨砺出的坚韧性格,使得他在多年之后与明代的三位书画家沈周、文征明、唐寅并称为中国绘画史中著名的“吴门四家”。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仇英《松荫琴阮图》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此次展出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何处寻真相:仇英的艺术”, 美国洛杉矶郡立艺术博物馆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台北故宫网站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仇英《松荫琴阮图》局部,此卷和《观榜图》属于台北故宫的首次海外展出。其中左下角“剑光阁”、“华氏明伯”两方印,属于无锡望族华云所有,应该是仇英为华氏所作。图画中有高士二人,对坐松林泉石之间,一人拨阮,另一人停琴聆听。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仇英《观榜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此次展出


要知道仇英出生时,吴门画派的创始人沈周已年过七旬,文征明和唐寅也近而立之年。明末清初最有政治地位的书画家、评论家董其昌甚至以此评论他:“(仇英)十洲为近代高手第一!赵伯驹后身,即文(征明)、沈(周)亦未尽其法。”实是给予了相当高的认同。


在苏州当时繁盛的经济环境下当漆工不仅要学会识色、调色,甚至还包括图案设计。而漆画图案的来源常常来自画商或自行买卖的职业画家。就这样,仇英借此机会积累了自己的眼力。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仇英《腊梅水仙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仇英《腊梅水仙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勤奋的仇英不像别的画家那样仅仅是临摹以绘漆器,而是把所记得的名师画作通通默写了一遍,不仅笔力进增,在这段日子仇英做出了一个改变他一生的想法:离开家乡太仓,去当时苏州首府苏州城。就好比我们这个时代的年轻人们纷纷跻身北上广,只为了追求自己心里那份灼灼的理想之光。


他曾是卑微画工,却成为“明四家”之一。(上篇)

仇英《林亭佳趣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仇英选择在桃花坞开始他的事业。一方面是因为这一带手工业作坊云集,各种铺子与作坊应有尽有;另一方面是因此时的“吴门画派”已经在沈周、文征明的带动下成一时之气。文征明的“文衙弄”、唐寅的“桃花坞别墅”、祝允明的“三茅观巷”通通都在这。仇英也因此自作闲章“桃花坞里人家”,并且他居住的地方离这三人的府上都不远,也许正应了那句“近水楼台先得月”,成为了仇英以后学习耳融目染的前提。

推荐大家可以阅读高居翰写的《山外山》,小小值在之前有过推荐。


本文经在艺授权转载,原标题《在艺·全球看展丨他卑微画工出身,却成为“明四家”之一,策划24年的仇英大展有何看点?》,作者:保持理性观看的在艺App,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全部评论 (1)
Yamol
0
03-26 12:37

那是真的好看!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和评论
猜你喜欢
相关商品推荐
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7
29
1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