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wendy李小毛 03-16 15:18 关注

创作立场声明:原创随笔,抄袭必究。

前阵子,一档节奏平缓的城市探访纪录片《奇妙之城》因流量明星的加持而备受关注,第一站跟周深去贵阳,第二站跟肖战去重庆,市井味浓重的城市亦是两人最熟悉的故乡。到了第三站,它并非任何人的故乡,而是游客吴磊眼中的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镜头避开了鼓浪屿上如潮的人流,聚焦在平均年龄六十岁的“雷厝乐队”与空无一人的“风琴博物馆”,是我所熟悉的那个舒适平静、与音乐与海风相伴的岛屿。大约十年前,我与厦门有一段特别的缘份,在很短的间隔里连续去了四次,后来就仿佛顷刻间把它抛至脑后,再也未曾踏足半步。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在成为“初代网红目的地”之前,鼓浪屿上绿树红砖的西洋建筑、高低起伏的蜿蜒小巷、以及昏暗潮湿的神秘山洞都是引人入胜的独特所在。有地图也势必要迷路的,正是迷路这件事能让人探寻到一些过目不忘的小角落:凤凰木与洋紫荆,咖啡馆与小学,经历一次次的七拐八弯,最后总能回到人民体育场旁椰树林立的笔直主街。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海上花园”是岛上唯一一座四星酒店,“菽庄花园”和“日光岩”是唯二两个知名景点。如今想来,那次盛夏的集体旅行让人好笑,几乎被高举旗帜的旅游团冲散的我们在菽庄花园的小径里艰难前进,之后又奋力爬上日光岩,顶着烈日挤在岩壁一旁拍集体照,照片里全是年轻的通红脸庞。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在汗流浃背打卡游的间隙去小资情怀浓重的店铺买明信片,当时很流行给未来的自己投递明信片,与其说我不相信这种不牢靠的营销手段,不如说我对时间的度量一无所知,觉得五年或十年太过遥远了,确定有人会帮我寄出吗?真的寄出了我还住在原来的地址吗?多年后搬家时翻出好些来自鼓浪屿的明信片,有自己写的也有朋友的,才意识到那是一段特别惦记别人、也被人惦记着的时光。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某年圣诞夜在岛上留宿,住了真正意义上的老洋房“中德记”,成功避开了白天喧嚣异常的旅行团,也首次走进礼堂聆听钢琴音乐会,然而我听得津津有味时同伴早已睡着。鼓浪屿的小食远甚于正餐,配料丰富的沙茶面、金兰的椰丝馅饼和八婆婆烧仙草都是一绝,而味同嚼蜡的鱼丸汤与玩概念的张三疯奶茶也得踩一次雷才算完整。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仔细想来,一再的故地重游,或许只因为我弄丢了第一次在厦门的全部照片,遗失初见美好的耿耿于怀需要很长时间来消化,因而每次都循环往复同样的路线:厦大、白城沙滩、木栈道、海滨浴场……夏季潮湿炎热,冬日温和寂寥。十年前的曾厝安已经兴盛起来,而黄厝仍旧是原生态,傍晚在黄厝海边散步的时候,风浪被阵阵卷起拍打在窗玻璃上,发出惊心动魄的巨响。喜欢大海的人有很多,不过都只喜欢波光粼粼、风平浪静的大海,奔涌咆哮与变幻莫测的时刻,我们未曾真正了解过它。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纪录片中,在沙坡尾经营啤酒酒吧的德国人大卫说:厦门从来不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城市。听闻美国同事报名了五大洲的马拉松赛时,我第一时间想起了厦门南部的环岛路。那是远离繁华的城市边际线,碧海蓝天映衬下的平坦跑道,无限延伸而又生机勃勃。如果说,人需要在不断挑战身体极限中感受生命的能量,那么厦门无疑是城市与海的对话中,如同马拉松选手般蕴藏丰富生命能量、却又缓慢释放的典型。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记忆只对记得它们的人有意义。在高崎机场、BRT高速巴士、南普陀与中山路、厦大、鼓浪屿和环岛路的鲜明记忆终究要淡出之前,让我把它们记录下来。或许有一天,我会第五次踏上厦门的土地,不为怀念2010年最佳季节的最初旅程,而是去往未曾涉足的地标,再一次迎接崭新的灵感。

十年前,我去了四次厦门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