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百年电视行业,正在迎来四大关键转折 | CES 2020

雷科技 01-13 13:12 关注

到2020年这一届,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已有52年历史。随着中国科技产业的崛起,中国企业在这一舞台上的存在感正在越来越强烈。在CES最核心的场馆Central Hall的黄金位置,中国科技巨头TCL、海尔,与Panasonic、索尼和夏普等日本企业和LG、三星等韩国巨头同台竞技。


核心展馆一圈逛下来,就不难发现,电视成了各家科技巨头展出的核心品类。原因在于:CES是全世界消费电子领域最重要的展会,呈现出科技与生活结合的未来,而电视,就是最早和最具代表性的“科技+生活”产品,是世界上最早的消费电子产品。


1924年,英国的电子工程师约翰·贝尔德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电视,算上来,电视很快就成为百年科技产品了。随着显示、通信、计算和智能技术的不断进化,特别是5G、AI和IoT技术的爆发,百年电视产业这两年的变化,比前些年都要多。电视产业,面临大量的挑战,更有大量的机遇。


那么电视行业的未来究竟是怎么样的?在我看来,四大转折点正在出现。


转折1:中小尺寸小众化,全世界人民都爱大屏。


CES 2020上,三星、LG、索尼、夏普、Panasonic、TCL和创维展馆均以电视产品打头阵,进到每一家展馆都会被屏幕包围,一些厂商基于新一代显示屏做了类似于“影像峡谷”这样的呈现,人气很旺——其实早在2015年CES上,TCL就搭建了类似的Colorful Canyon(色彩峡谷),确实很吸睛。


在CES期间,这些巨头全都发布或者展示了电视新品,可以说是拿出了看家本领,比如三星重点发布了一款支持手机投影可横可竖的SERO新概念电视,跟TCL·XESS智屏概念一样,两者在CES舞台斗法;再比如以黑科技著称的索尼,则带来了全新的“电视机边框发声技术”,Z8H可通过机身边框的震动让电视发声,并结合AI环境感应调节功能实现音质和画面内容的匹配和优化;中国厂商TCL重点则是QLED 8K:TCL X9 8K QLED TV是中国首款消费级8K电视,售价19999元起,成为8K电视价格基准价;X10 8K QLED TV则是搭载了基于Mini LED技术的“MLED星耀屏”的8K电视。



百年电视行业,正在迎来四大关键转折 | CES 2020



如此众多产品,都体现出一个趋势:电视越来越大,各个品牌都有展出75吋以上的电视,少于50吋的电视基本没有,三星展示了Wall MicroLED,基于MicroLED模块组装而成,电视成了一面墙;TCL同样展示了“巨屏”类产品。中国市场2013年以来电视尺寸平均每年增加2吋,如今整体突破50吋,65吋+的大屏机型强势增长,CES呈现的趋势则是全世界人民都爱大屏。



百年电视行业,正在迎来四大关键转折 | CES 2020



电视大屏化已势不可挡。


转折2:技术路线之争日益清晰,QLED被市场选中。


电视行业一直存在不同显示技术的路线之争,LED、QLED、OLED、miniLED、MicroLED、AMOLED……真的让人眼花缭乱,CES展示的电视产品屏幕竞争体现在两大阵营:QLED和OLED,在CES 2020上,QLED占据上风,三星和TCL均主打QLED技术,特别是三星,在手机上用OLED电视上用QLED似乎很能说明问题。QLED在电视上的优势究竟是什么?TCL 电子副总裁、TV 事业部总经理张少勇在接受罗超频道等媒体的专访时进行了解释。


OLED更轻薄、可挠曲性强,且在对比度上有完美表现,因此很适合手机、手表这样的移动设备,因为需要便携或者户外使用。然而OLED的缺点就是烧屏问题,连续开机容易留下残影和屏幕灼伤,最终导致寿命短,这意味着只适合生命周期短的消费电子,比如一两年一换的智能手机,而电视往往要用8年甚至10年,QLED更具优势。


屏幕成本一般占了一台电视成本的一半,OLED工艺复杂,因此良率低,进而成本高,大概是LCD屏3倍以上,这样的成本增长会随着屏幕增加而指数级增长,OLED 大尺寸8K电视甚至要几十万一台,而TCL X9 8K QLED TV能够将8K电视拉低到19999元,正是因为采用了QLED技术。


不论是出厂成本更低还是使用寿命更长,最终都体现在消费者的“实惠”上,科技转化为消费电子一定不只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技术与成本的综合平衡。


就显示技术来说,QLED和OLED各有胜负手。QLED光源稳定,所以画质稳定,面板可塑性强,在色彩准确度、色彩亮度和色彩容量方面表现更好,不过在黑色纯度和对比度上明显不如OLED电视。OLED采取有机材料,像素自发光,具有广视角、高对比度、全彩化、黑色更纯净等优势。


QLED如何发挥优势克服劣势?在张少勇看来,电视最重要的是画质,画质只有四个指标:分辨率、亮度、对比度和色域,QLED在其中三个占优势:分辨率(可以做到8K)、亮度、色域。在对比度上,则可使用区域背光技术来补偿,这一技术实现就是下一代显示技术mini LED,也是CES上的重头戏。



百年电视行业,正在迎来四大关键转折 | CES 2020



据张少勇解释,Mini LED主要解决普通LED电视对比度不足的问题,能达到和OLED几乎相同的对比度,实现方式是在背光在PCB板上进行分区控制,每个分区都有控制芯片。传统miniLED技术很难突破1000分区,TCL华星光电推出基于Mini LED的“MLED星曜屏”,将LED灯做到玻璃上,分区突破1000达到5000多分区,具有超高亮度,在逆光情况下能出众成像,对比度方面高达1,000,000:1,比传统LCD高出几个量级。TCL未来会将MLED作为主要发展方向,TCL在2019年下半年推出了8K的Mini LED产品——TCL X10 8K QLED TV,并计划在2020年上半年推出一款4K的MLED产品。



百年电视行业,正在迎来四大关键转折 | CES 2020



有竞争是好事。如今大量的资本已经投入到QLED阵营,张少勇认为:“资本往哪个方向扎根,就意味着这个方向一定是最合理的方向。”就市场来说,QLED电视解决了大屏与成本的矛盾,已经占据上风。电视显示的技术路线之争尚未结束,不过结局却在变得清晰。


3、智能化正在重塑电视产业,AIoT未来已来。


CES上,没有一台功能电视,所有展出的电视全部都搭载安卓系统,智能电视已经成为潮水的方向。不过拥有系统不是电视智能化的最终形态,随着5G的到来,AIoT时代电视产业正面临全新可能。


一方面,电视交互变得更加智能,CES上展出的所有电视不论是国内外品牌都支持至少一个语音助理,国外电视都是接入第三方智能语音助理,中国电视巨头则多了一步,会强化自有互联网服务运营,类似于“智屏”这样的产品形态更是显得十分激进。


另一方面,电视已将AI技术应用在各个功能点上,比如TCL电视展出了自主研发的基于AI技术的AI PQ和AI AQ技术,前者可以通过AI技术对画面进行智能化处理,提升视觉体验;后者则可对音频进行智能处理;TCL具有从内容到传输到处理再到显示的全通道8K技术,内容端可基于AI将2K、4K视频转化成8K。



百年电视行业,正在迎来四大关键转折 | CES 2020



在AI技术外,电视行业最大的机遇显然是IoT。5G时代,智能家居将会普及,电视会作为客厅的关键存在,将不再只是做内容呈现,而是会成为交互、控制、内容甚至社交中心,正是瞄准这一趋势,TCL在2019年提出AI x IoT战略,在CES展台上TCL同样强调AI和IoT这两个元素,看了一圈下来,我发现TCL展示的智能家居场景最完整,覆盖安全、节能、睡眠等场景,展出了智能门锁等设备,产品SKU远远多于其他家,而如此众多的IoT设备,均可与TCL电视互联互通。



百年电视行业,正在迎来四大关键转折 | CES 2020



张少勇此前曾提出过一个“四大趋势”的判断:更大屏幕、更大分辨率、更智能交互、更智能连接。张少勇表示,其在CES走过一圈后发现,这个判断是对的。确实,在CES上,不论是TCL还是友商,就电视的展出基本都与这四大方向息息相关,方向大家都看到了,PK的是落地能力。


在张少勇看来,曾经智能音箱、电视、手机都想做智能家居入口,其实智能家居的入口就一个,就是人:“入口应该是无处不在,不要狭义的理解某个硬件是入口,硬件只是一个通道。所以我们也希望能够把以人为入口的核心思想,在中国区落地。”“以人为入口”本质就是回归用户需求,不难发现,这些年TCL任何AIoT产品落地都将以用户需求为依归,不做伪需求产品,不玩儿虚头巴脑的噱头,而是实实在在形成用户价值,毕竟不论什么技术,最终都是要解决问题。


4、“结硬寨、打呆仗”,中国巨头终将强势崛起。


2015年CES上来自深圳的公司甚至占到了1/4。不过,当时大多数参展者都是“无名之辈”,2014年《华尔街日报》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6%的受访者可以说出一个中国品牌,并且很可能与假冒或不安全这类标签挂钩。2020年,事情变得截然不同。2019年的北美市场,TCL已经成为市场份额第二的品牌,在几个月份甚至超越三星做到了第一,伴随着TCL在全球的品牌动作,特别是冠名美洲杯等动作,TCL开始被更多海外消费者知晓。



百年电视行业,正在迎来四大关键转折 | CES 2020



就CES现场体验来看,我发现中国玩家不只是不输国外巨头,而且有很多领先性,比如国外一众智能电视在重点强调“智能语音助理”时,中国智能电视已经在探索“多模态AI交互”,将人脸图像识别等应用在电视交互中;比如TCL旋转智屏在2019年8月就已发布,主打手机与电视的智能交互,三星重点展出的Sero借鉴了其“可横可竖”的卖点,且只支持手机投屏同步,并不支持手机与电视分开独立使用;再比如三星重点展示的AI声音增强技术Q-Symphony和AI画质增强技术Adaptive Picture,也比TCL AI PQ和AI AQ推出的时间晚。


正如我一直强调的一个观点:国外科技公司喜欢将技术用来炫技,中国科技公司更接地气,创新注重实用性,可能做出来的东西不是那么炫酷(很多时候是因为中国人含蓄不大会呈现),但却实打实地改变了消费者体验,正是因为此,二维码支付、人脸支付等等中国都是走在世界前面的。张少勇说,如今智能家居在中国的发展已经领先于全世界,不管是AI、AIoT或是5G,我认为是非常务实的,中国科技公司有一种“务实创新主义”。



百年电视行业,正在迎来四大关键转折 | CES 2020



在科技创新能力崛起外,中国科技巨头还有最强的一个优势:供应链效率,简单地说就是可以做出更具性价比的产品,比如同样尺寸、同样材质和同样配置的智能电视,TCL可以做到比国外品牌便宜一截,包括三星43吋的SERO,定价也比TCL·XESS的55吋智屏高出不少,后者配置更高,内置高清摄像头,采取圆角屏设计,配置专业级音响;在人机交互和智能互联等智能体验方面更出众。如何做到更好却更便宜的?答案就是供应链效率。


可能很多人认为是中国人工更便宜,这就大错特错了,因为TCL在北美销售的电视很多是生产自位于墨西哥蒂华纳的制造基地(这样的基地全世界有8个),这个基地旁边就是友商的工厂,要做到供应链效率更高绝对不能再靠人力成本的PK,而是要数智化转型,即将数据和AI应用在生产制造中,这一点,中国制造业同样走在前面,我在CES的IBM展厅看到一个亮点应用是用AI检查大众汽车轮胎设计的缺陷,这样的应用在中国已经被阿里、百度们普及到很多工厂了。


TCL作为同时具有科技和制造基因的实业巨头,在供应链数智化上同样走在前面,深圳制造基地已有“无灯工厂”,即没有人在生产线,全部靠机器。根据TCL蒂华纳工厂厂长介绍,他们也在加速接入TCL供应链数字化体系,将数字化应用在工厂管理和供应链管理,来自深圳的元器件从出厂到装箱到轮船运输到码头再到蒂华纳备件库,每一个环节都可追踪,数字化管理,效率大幅提升,且几乎不再出错。我去参访TCL墨西哥工厂时,他们正在盘点,去年盘点要一周,现在只要两天,原因就是数字化技术的深入应用。



百年电视行业,正在迎来四大关键转折 | CES 2020



基于供应链的效率以及“接地气”的创新实用主义,中国科技硬件巨头正在世界范围内呈现日益强大的竞争力。已经拿下北美市场第二的TCL,丝毫不掩藏自己的野心,张少勇表示:“未来三年我们要做6000万台电视,超越三星,法宝就是把我们的成本、速度、效率发挥到极致,把产品做好。”中国历史上,曾国藩曾用“结硬寨、打呆仗”的行军打仗六字诀击败太平天国。湘军作战凭借挖壕、筑墙、稳扎营和固守,慢慢困死太平军,战术虽笨且见效慢,但却极其实用,中国科技巨头也将“结硬寨、打呆仗”,实现强势崛起。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相关商品推荐
1
0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