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机核网 01-15 14:27 关注



拆区风波

在经历了粉丝节、5.0的大版本更新后,国服的《最终幻想 14》(以下简称FF14)又迎来了一次热潮。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媒体赞誉让现有的玩家高兴不已,也让很多已经AFK的玩家们准备回到这片充满幻想和传奇的水晶大陆。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最终幻想14 暗影之逆焰》

但好的开头并不意味着接下来也会一帆风顺:每一个网游在大版本更新之后必然会遇到的问题就是——“排队”。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猜猜看这个排队要多久?

毕竟没有什么人想在劳累了一天之后,还要回家面对“打开自己想要玩的游戏却还要等待六千名以上的排队序列,到睡觉前也无法登陆游戏”的结果。

国服的FF14在更新4.0的时候就已经对5.0的排队情况作出了警告:有玩家统计过国际服FF14单个服务器承载量是10万人,而2018年中旬国服一区(陆行鸟区)的玩家承载量已经突破了25万。

多亏在一区实行的“绝育”政策,把新玩家导流到了最新的服务器二区(莫古力区)缓解了一部分压力。但更新了游戏内容更加丰富的5.0版本之后,固有玩家和回归玩家的数量激增又会使服务器的承载达到一个新的顶峰。

排队的再次出现可以说是历史的再次重现,只不过这一次来的更猛烈了些。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图自网络

伴随国际服5.1版本《白之契约,黑之密约》的上线,联动《尼尔:自动人形》的大型副本,“伊修加德复兴”的实装、“绝亚历山大讨伐战”的登场……

这些充满十足吸引力的新内容不断地放出在不断撩拨着国服玩家们心弦的同时,排队到凌晨的苦楚似乎又在同时隐隐约约地浮现了出来。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不堪忍受排队的玩家们早早地转服去了二区,剩下留在老一区的玩家们即便是面对开出了丰厚转服补偿的举措,手上却始终也没有按下官方网站上“同意转服”的按钮。

毕竟不少老玩家在服务器里已经与其他玩家结下了多年的网络友谊——或在副本里一同战斗,或在主城置地赚钱。转服就像是将这些根基一刀斩断,预示着一切人际关系都需要重新构建。

对于网游而言,亲友、部队这种人际关系是构成游戏内容的重要一环,除了打趣称呼为“自闭型玩家”的单机内容爱好者之外,老玩家们都不怎么希望自己在游戏中积累下来的回忆就这样一笔带过,重头再来。

但该来的总会来,国服拆区的消息在12月11日突然公布,而两周后国服的5.05高难副本“伊甸零式”也就要开放。8天后拆区,13天后开版本,太过仓促的时间节点让玩家们措手不及。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国服拆区示意图

反对的的玩家表示“没有事先告知调研就强拆让人失望”,赞同的玩家表示“长痛不如短痛早就该拆”。

无论拂晓组(运营团队的昵称)这次的拆区公告是否选择在了正确的时间里,无论玩家们在微博、QQ群、贴吧上争锋激烈地辩论,“生离死别”的日子却并没有放缓来临的脚步。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更多的玩家觉得还是时间太紧了

在马上开放高难度副本“伊甸零式”之前,专心生产的玩家与攻略副本的玩家们都开始了自己手头的事情。

有的玩家开始抛售自己囤积的材料;有的玩家开始在自己的房子里举办亲友聚会;有的玩家最后一次凑齐八个人从头到尾打一遍所有的副本;也有的玩家开着车骑着鸟,跟朋友们在各种景点拍照合影。

毕竟这一次拆走了,即便是QQ群微信群还能联系,但游戏内就基本等于再也见不到了。

分离之殇

经历了将尽24小时的维护后,顶着一千左右的排队序列的我看了一眼时钟,也正是玩家们上线最为密集的晚上7点。

相比较之前动辄七八千的序列,这次的拆区看来确实起到了缓解的作用。打开有关FF14的QQ群看了一眼,似乎去了新区的大家也都安全着陆。

正在看着大家的聊天,突然听到游戏内响起了熟悉的提示音。我切回去一看,发现是隔壁部队的队长,粉丝节上跟我有一面之缘的拉拉肥战士在跟我打招呼。

“哟,挂机呢?”他对我做了一个抚摸的动作。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抚摸

“没,就上线看看有啥变化。”我回摸了他一下,下意识地问道:“你们部队有人走了吗?”

“别提了,刚组的固定队,MT跟奶妈走了,这又得重新招。”看到他头上挂着的队友招募图标,我顺手打开“跨服招募”看了一眼,求固定队的字眼从上到下被刷了屏。

毕竟在拆区之后,很多刚组齐成员的固定队又要面临着重新招募。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FF14的招募板,可以组本,可以打广告,超级方便

“不过这次拆区至少也比开荒了一半再拆了要强,不然进度可就都废了。”他的文字中混杂着不满和妥协的语气。

“那你亲友有被拆走的么?”

“还行吧,不过好歹还在一个群里,偶尔能说说话。”战士换了个扛着斧子的姿势“就是不知道以后没法一起打本了,他会不会觉得寂寞啊……”

道别了队长,我打开好友列表,发现有几位好友的名字已经变成了“找不到该角色”。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转移走的或者删掉账号的就会这样显示

住宅区好几套空置的地皮前挤满了等待房屋购买权CD的玩家们——这些地皮是转移到其他区的玩家们所留下来的东西。

除了被强制拆区转走的人,也有跟着亲友一起离开、或者想去新服赚第一桶金的玩家们主动选择了转服。

这让我突然想起FF14的另一乐趣——“RP店”的广告,似乎在招募板上也变得少了很多。

RP店的RP,指的就是“Roleplay”:玩家需要先设立一个自己的人设,然后把自己代入到游戏世界中。

RP玩家们会尽量去扮演一名真正生活在其中、且符合游戏世界观设定里的人物。最早来自欧美桌游文化的的RP玩法,在国内起步比较晚,而不怎么接触RP文化的玩家理解起来或许就跟“过家家”差不多。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RP指名店的聊天

比起《魔兽世界》这种欧美的RP玩法,FF14的RP玩法似乎更具有日系特色。

除了会扮演游戏中NPC的“戏服党”以外,由于FF14提供了住宅区和房屋系统,有些玩家会用游戏内的住宅系统装修成各种主题的店铺,咖啡厅,剧场,课堂等等。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看RP剧团演出的玩家们

我所在的服务器中有一家名为“天海座”的RP剧团,之前因为将歌舞伎尝试搬到FF14的舞台里,甚至还为公演用心地画了浮世绘风格的海报而在微博上引起了话题。

一想到拆区可能会影响演员们的变动,这一票难求的公演之后仍然能够如期上映吗?

看到剧团团长“织田三郎”正在白银乡的剧院门口发呆,我决定上去采访他一下。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他给我提供的自己的照片

“我们这边的话和一些常规的指名制RP店有些不同,是以几个月内进行剧本编写和排练,然后再公演的剧院性质RP店。

其实最开始是4.0末期,我一天晚上去了一个剧团那边看了一场表演,看完后我就想自己也尝试弄一个剧院,因为我比较喜欢传统文化,所以一开始就想着把一些传统的表演形式带入这个游戏中来。

后来想,或许歌舞伎表演能够让观众感觉很有趣,所以第一次表演就决定将《义经千本樱》改编为舞台剧来表演……”三郎是个一口气会给你灌输一大段话的人,猛地一看还颇有点儿压迫感。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专门请人画的浮世绘风格的宣传海报,挺厉害……

FF14的RP剧团就是用游戏中玩家的人物,扮演成剧本中的相关角色。

在合适的时机说出台词,做出动作和表情,同时后台要有专门的玩家负责灯光、特效、房屋背景音乐的播放。不简简单单只是角色上去打一遍台词,走位,卡点,一场剧的排练时间可能需要长达一个月。

在游戏中看舞台剧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而组成这个舞台剧的成员们却又都是其他玩家,让人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真实感。

“拆区对你们的演出有影响吗?”我赶紧转移了一下话题。

“我们剧院的话受到的影响不是特别严重,绝大部分成员都在一区,没在的也转区或者建了小号过来。比较头疼的是一些客人被转到了三区,之后也估计只能用小号来看表演了吧。

还有一些我们想要邀请前来观看预演的观众也去了三区,不知道还能不能过来。最后可能就是我们想要合作的RP店转走了,非常可惜了。”

“这公演还能跟其他RP店合作?”

“我最开始的想法是与一些指名制的RP店合作,然后客人来排队买到票后还没开演的话,可以用该票去合作的RP店折扣消费,这样可以免去无聊的等待时间,也不用担心离开后位置就被占了。

然后RP店那可以提供店员陪同看剧和低价出售限量票这样的服务,不过因为第一次公演手忙脚乱的,就没实施了,再加上现在一拆还是有点乱,等以后再说吧。”

虽然我很少去RP店消费,但能够有这样的思路,感觉如果放在现实生活中也不失为一个颇有商业头脑的点子。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第一次演出排练的合影

“那目前关于排练和公演这块,应该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吧?”我紧接着追问了一句。“是的,只是因为零式开太晚,所以会稍微推迟下公演时间。”

RP玩法让游戏变的充满了乐趣,也增加了玩家与玩家之间的互动。

但因为拆区人员的变化也势必会改变玩家与玩家们的距离,那些平日给玩家们带来超脱于游戏本身之外快乐的RP店们,现在以及未来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之前在粉丝节遇到做“时尚艾欧泽亚”系列视频的乐乐子也觉得并没有特别大影响。

毕竟制作人吉田已经让FF14实现了了跨服传送的功能:只要同一个区内,玩家可以随意跨服移动。唯一没有解决的就是跨大传送区——吉田坦言,实现这个功能的难度是真正的“魔法级”。

但做FF14相关视频就需要很多参演者。而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玩家也有可能在这次的拆区风波中未能幸免于难。一旦被拆到了另外一个区,在吉田的“魔法”没有真正研究明白之前,只有“转到对方区新开服务器”唯一的办法。

“因为原先大部分都是萌芽池的用户所以还好,但是有几个亲友被拆出去了还是很难过的。”她表示。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5.0前一天的截图,“里面有个人已经走了”她说道。

“那比如拍摄计划什么的因为拆区有调整吗?”

“拍摄计划目前是暂停状态,因为我三次元比较忙加上大家年底了都还争业绩了,还有之前好几个人考研就没有安排……影响肯定会有的,不过还好,毕竟之前基层人员都是同一个服务器的——都在萌芽池嘛。”

“之前联系比较紧密的亲友,在被拆走了后交流方面会有影响吗?比如联系不多了或是不怎么聊游戏了?”

“并没有,我们都在一个QQ群里,所以交流影响不是很大,对方也在一区开了小号,圣诞节这几天活动嗑了直升包主线包。”

在拆区的同时,一区也开放了新号注册。对于一些只执着于拍照的玩家而言,小号或许也是一个解决办法。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但是少了很多可以拍摄的个人房间,也是一个挺大的遗憾

比起开荒的固定团,对于面向整个大区玩家的RP店而言这次拆区影响似乎对他们更大了一些。

“影响肯定是有的,因为店员有一部分都被拆出去了,还有一些店内的常客也被拆出去了,店员需要重新招,之前建立的一些客源也是有了一定的影响。”一位负责RP指名店运营的工作人员这样对我抱怨道。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她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只提供给我了开店时候的几张图

“因为有些客人可能只是单独只喜欢某一个店员,然而这个店员不在了之后,客人可能也就不来了,这种情况也是有发生的。”

RP指名店算是在FF14中的特色店了。有可以随时进去跟店员聊天的,也有可以花钱一对一聊天的,店员们自带自己的人设,无论是消磨游戏时光还是想找人倾诉,RP店都是一种基于游戏之内却又拓展出新的可能的玩法之一。

“这一次拆分,您那边的店员大概被拆走了多少呢?”

“差不多有不少,但是也有一些转区回来了的,但是数量并不多……总体还是被拆走了约25%左右。”

本身有三十多名店员的这家RP店突然离开了1/4的店员,带来损失的顾客只会更多。“目前您的RP店还在营业吗?”我追问到。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可以看出他们是一家以猫男为主的RP指名店

“目前没有在营业了,还需要时间来调整。”

在我的深入问询下,我才知道这个调整蕴含了更多的含义:店铺的装修要经常更新,才会让玩家觉得有新鲜感,而店员的排班表在因为人员缺失有了较大调整之后,还需要重新招募其他其种族和人设的新店员。

但毕竟RP店更依靠社交,在拆区变动之后,所带来的影响也自然被放大了好几倍。拆区分流了玩家,也的的确确改变了一些玩家的游戏状态。

尾声

两个多月过去了,对拂晓组铺天盖地的非议也渐渐地冷却了下来。

在这两个月当中,“排队幻想14”的名字已经从发泄愤怒的突破口变成了玩家茶余饭后的槽点,从几千人的渐渐降到几十人的数字来看,排队所带来的风波似乎已经暂时停歇。

但排队的痛苦却不曾被一些玩家们所遗忘,也同样让拂晓组们提心吊胆。

在5.0刚开服的60天里,丝瓜在微博上发表了大长段的解释说明,愤怒的回应却永远占了评论区的多数;日方总制作人吉田直树亲自写信致歉,却也被一些玩家们认为是被拂晓组拿出来做了“挡箭牌”。

大家互相都有苦衷,但想要谈及“理解万岁”却又像天方夜谭一样。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截取了一段不是特别偏激的留言

所有的矛盾点都指向排队,而想要解决排队的最好办法,似乎也只有“拆区”这一条路可以选择。

拆区这件事并不是国服的难题,国际服也同样有过。北美服务器与欧洲服务器都因负载而被拆散成若干负载量不高的大区。

有前车之鉴,国服的拆区在很多玩家眼里看来也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在玩家认为“应该”准备拆区的时候,拂晓组采取的“按兵不动”的策略就等于火上浇油,更加激怒了玩家们对于运营不作为的看法。

玩家们开始在知乎、贴吧、NGA等等版块上分析:是不是因为经历过“合服灵灾”的事件,让拂晓组畏手畏脚了起来?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合服灵灾”来自2.0版本的运营问题。

游戏戏本身内容的不充足导致了玩家们的流失,同时大量的服务器因为分散了本身就不多的玩家而变成了“鬼服”、“村服”。结局就是拂晓组整合并将玩家收束到了几个相对较大的服务器中。

虽然拆服开服确实需要时间来规划,采购服务器、部署、与日方之间的商议沟通……

时间上的成本是无法简单地用一个“拆”字就能够估算出来的。但毕竟经历过上述惨痛的教训,对于服务器的处理方面“捉襟见肘”的举措,在玩家眼里看来也确实像某种PTSD的反应。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拆区引发的争议似乎已经平静了下来,当我最近再次上线的时候,一些RP店已经开始在招募板上挂起了营业的牌子,交易版上的材料价格开始趋于平稳,三郎私聊我说下场公演还有一个月“记得一定要来看”。

就像两个月前的时光一样,玩家们在游戏中又如同往常一般在艾欧泽亚开始了属于自己的第二生活。

我切回以往的QQ亲友群,虽然大部分的朋友都转移到了三区,但大家聊起天来还像往常一样热闹。

分离之殇:那些经历了《最终幻想14》拆区之后的玩家们

合影中包括我在内只剩下4个人还留在了一区

只不过我却突然发现,在对话框中打好的“副本开组来人”几个字后,却怎么也按不下去发送的按钮了。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查看更多好文内容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猜你喜欢
编辑精选
相关商品推荐
1
1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