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下载app,立即提现现金 您的好友 送你现金 去提现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电影杂志 04-08 20:22 关注

四月初,有两部电影引起了热讨。

一是《我的姐姐》,上映六天直逼五亿,票房方面遥遥领先。

大家感慨:张子枫这个国民妹妹真的长大了,有单抗票房的本事了。

而另一部,贬褒不一,口碑极度分化。

小妹到现在还一脸懵,这讲了个什么— —

《第十一回》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这是陈建斌做导演的第二部作品。

国内演员跨界做导演的不少,可能成功的不多。

诸如徐峥的喜剧、赵薇的青春,贾玲的温情...都说明了做导演也需要一定的天赋。

陈建斌,则是在演员导演领域上双开花的一位天才。

处女作《一个勺子》便惊艳四座。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捧回了金鸡+金马的两座新导演的奖杯,顺便还拿了个影帝。

《第十一回》亮相北京国际电影节时,让陈建斌拿下了最佳编剧,也让第一次跨界的窦靖童就夺得了最佳女配。

不过相比于口碑上的夸赞,“看不懂”成为了大多数观众的第一反应。

早在七年前的《一个勺子》上,小妹就看出了陈建斌的野心。

他并不仅仅是为了满足观众,也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创作欲。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所以《一个勺子》作为一部并不讨喜的文艺片,票房惨淡。

到了《第十一回》这,更是充满了浓烈的个人色彩。

陈建斌打破了传统的叙事结构,采用了章回体的模板。

再加上他多年的舞台剧经验,为观众献上了一桌极具先锋性的满汉全席。

故事乍一看,俗套。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马福礼(陈建斌饰),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市民,靠卖早点为生。

最近他有一档子大烦心事。

你问他烦什么?

话剧团,正在排演一出舞台剧。

要讲的内容,正是关于他。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别看马福礼一脸的老实木讷。

三十年前,他可杀过人,一杀还就是两个。

根据他当年的供词:年轻的马福礼坐在拖拉机上,轧死了妻子赵凤霞和和奸夫李建设。

这一判,就是十五年。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出狱后的马福礼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金财玲(周迅饰)和继女金多多(窦靖童饰)。

一家人卖豆花炸油条,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结果话剧团旧事重提。

用金多多的话来说就是: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我知道你不是杀人犯没用,全世界的人都会把你当个杀人犯。

这样一来,谁还敢来买他的豆花油条,他们一家人还怎么抬头做人?

没办法,马福礼只好对着舞台剧的导演胡昆汀(大鹏饰)女演员贾梅怡(春夏饰)等一众人道出了实情:

是拖拉机出了故障,赵凤霞和李建设下去修。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哪料到拖拉机手刹失灵,才导致了两人的死亡。

本是一场意外,结果马福礼下来却看见两人的裤子都脱了。

这还得了。

在那个年代,面子比钱都重要。

这顶绿帽子要是戴上,那可就是一辈子的事。

为了面子,马福礼咬咬牙,隐瞒了实情向警方认罪。

所以他到话剧团,就是希望能把内容给改一下。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别让到时候前来看戏的观众觉得我马福礼真是个杀人犯,这就够了。

胡昆汀却不乐意。

他是个对艺术狂热的追求者。

这世界上凡是有名气的戏剧大师,都通过他的嘴给说了个遍。

要改戏?休想。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你这是对艺术的亵渎。

双方僵持不下。

这样一来,陈建斌想要表达的主题呼之欲出。

马福礼,是为了维护现实的尊严。

胡昆汀,是为了维护戏剧的创作权。

这是一场现实与戏剧、真与假的碰撞。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真假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陈建斌不经意间抛出的询问:

在这场罗生门中,你到底相信谁?

每个人都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

马福礼找到了李建设的弟弟,屁哥(贾冰饰)。

他想让屁哥给拿个主意。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屁哥自然不愿意让哥哥背上奸夫的骂名,便给团长(于谦饰)提意见:

我也想改,但我哥是无辜的,他当初是被赵凤霞勾引的。

言下之意,能不能把骂名掉个包。

胡昆汀一脸不屑,你说啥都不好使,反正我是导演。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屁哥大手一挥:我决定捐二十万给咱话剧团,就一个条件,改戏!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戏,自然是改了。

可领导看完彩排,沉着个脸把团长还有胡昆汀喊了过去。

“马福礼这件案子是我师父经手的,白纸黑字,明明就是李建设的错,你们怎么能乱演呢”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末了,还丢下一句:你们这个戏的价值导向,非常危险。

哎,等等。

就没人问问马福礼的想法么。

他才是这件事的主角啊。

是了。

往小了说,是戏一直被改。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往大了说,是真相和历史被篡改。

篡改这只手,可以是金钱,可以是“上面”。

偏偏就是你这个当事人,没有权力过问。

电影之外,马福礼身上其实有陈建斌的投射。

陈建斌是在为自己的电影愤不平。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没错,《第十一回》是阉割后的产物。

定档又撤档不说,小妹在观看的过程中,明显的感受到了台词对不上演员们的嘴型。

一查才知道,嗬。

作为全片灵魂核心的“强奸”一词全都被重新配音为“那啥”。

贾梅怡怒骂马福礼的一句“灵魂强奸犯”变成了“乌龟王八蛋”。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赵薇曾在节目上说,在艺术面前人人平等。

欣赏不来剧情无妨,能够欣赏到精彩的女性向群戏,也算是一种艺术。

小妹也是头一次才知道,原来陈建斌这么会拍女演员!

春夏在《第十一回》里的亮相可谓是继《踏血寻梅》后贡献了最为动人的表演。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一开始,她的贾梅怡青涩、天真,不谐世事,还总是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

小妹还以为她又要走这几年的老套路,何况有了周迅的咖位在,她顶多充当个半工具人。

谁知她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女主角。

剧团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胡昆汀只是想睡她。

贾梅怡却被胡昆汀这个假文青所迷恋,奋不顾身的扑到了他这个有妇之夫的怀抱。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在听了马福礼的故事后,贾梅怡逐渐把自己代入到了赵凤霞的身上。

她在为赵凤霞喊冤,也在为她眼中所谓的爱情找个合理的借口。

她还成为了两个时代的串联者。

一方面,她试图寻找真相,还原一个真实的赵凤霞。

另一方面,她拧着一根筋爱着胡昆汀。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哪怕胡昆汀为了保住继续拍戏的权力,说是贾梅怡勾引的他。

宋佳演的是胡昆汀的老婆,叫甄曼玉。

几分钟的戏份,出场那叫一个千娇百媚。

她气势汹汹的去抓奸,隔着门还没开口骂贾梅怡几句,就被贾梅怡薅了头发。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周迅,小妹愿称之为一句“人间顶级精灵”。

这几年的她总是给人一种看开一切事物的淡然。

但你有见过这样的周迅吗?

穿着劣质的地摊货,上面还沾染着厨房的油腻味。

是个暴脾气,上去就甩金多多一巴掌。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马福礼撒谎了立马拿个鸡毛掸子抽他脚心。

但这个受尽窝囊气的市井小妇人,同样也有沉甸甸的母爱。

金多多正处青春叛逆期,意外怀孕就是不打掉。

金财玲只好自己假装怀孕替女儿打掩护。

为了马福礼,她可以拉下脸躺在话剧院门口讨个说法。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有人说,我终于知道周迅为什么是华语电影独一份了。

所有人都在塑造角色,只有她是直接留下了一个真实的分身。

像《第十一回》这种带有实验色彩的电影,优缺点必然会很明显。

陈建斌还是残留着一个新导演的通病: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太满,却又不舍得丢。

硬生生塞近两个小时的电影里,一个不小心便会节奏失控。

临近结尾,小妹愣了一下,怎么只有前十回。

那第十一回哪去了?

后来小妹想明白了。

今年还没过一半,它就预定了年度最佳?

答案,或许就在我们每个观众的心中。

你相信谁的话。

结局便是什么样的。

没有对的结局,只有揭开真相的结局。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展开阅读全文

打开App,享最佳阅读体验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

猜你喜欢
查看更多
相关商品
查看更多热门商品
社区主页 文章详情
1
4
0
你已经点过赞了
新浪微博 QQ空间 微信好友 豆瓣
当前为触屏版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