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酷玩潮CHAO 09-15 15:48 关注

关于是用真实的实物积木来拼搭,还是用虚拟软件,在moc圈子中其实一直有着争议。但现在越来越多的mocer开始用虚拟软件来设计作品,你从众多Ideas平台提交的作品中就以看出来这点。从我的感受来说,虚拟拼搭并不容易,反而需要一定的实物拼搭基础,两者各有所长。今天酷玩潮推荐的这篇文章便是一位国外mocer讲自己对虚拟拼搭从鄙视到消除偏见的过程,值得积木爱好者们一读。也感谢酷玩潮新英文编辑大头的推荐及编译。

*本文来自BrickNerd,作者Geneva D,酷玩潮大头(英文编辑)推荐并编译

很久以前,作为一名乐高实体砖块搭建者,我有一些自己的偏见。我不仅喜欢用实体乐高砖块来拼搭,而且在我看来,用虚拟软件搭建基本上就算是在作弊,因为虚拟搭建太简单了,而且看起来也很假,不符合乐高的真正精神。就像为了让水果闪亮亮,而在上面打蜡一样。总之,就是不真诚。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我怀疑我当时就会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我就是抱着这种想法:“嗯,这是一件还不错的作品,但是被毁了,因为它是纯虚拟的,没什么真材实料!”

我甚至清楚地记得,我对一件虚拟搭建作品所做的评论,我说它太糟糕了,因为它不是用真正的实体乐高砖块所拼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的我有那种“为什么是用虚拟软件来搭建”的鄙视心态。我意识到了我的偏见,即使在当时(大约8-10年前),我并说不出任何明确的偏见原因。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而现在我的心态已经完全变了,因为去年,我花了整整十三周进行了大量的虚拟软件搭建工作。我想,我已经不再抱有那些不合理的偏见了,那段时间完全改变了我的想法。虚拟搭建,并不是那么太容易,至少它看起来和图中拆解的MOC作品一样真实。而且,我想说的是,虚拟软件搭建完全符合乐高的精神。

虚拟软件搭建很容易吗?

作为一种艺术形式,用乐高搭建是有限制的。对于已经成型的硬塑料块,你能做的只有这么多。许多限制在虚拟搭建和实物搭建中同样存在,但也有理由认为实物搭建的一些限制,在虚拟软件搭建中可以克服掉。

当你用实体砖搭建时,通常有严格的数量限制。即使你的砖块库存量很充足,你也会遇到某些砖块类型数量不足的问题,甚至颜色的问题会更多,比如Mixel球形接头的颜色选择就极其有限,只有灰色可以选择。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总是一堆堆的灰色...

其次,物理世界中的规律也施加了不少限制。你必须考虑你的模型重量,对于较小的模型来说,搭建者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但几乎总是有一些结构元素,你无法跳过这些限制,除非你是在失重的环境中搭建。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给虚拟积木作品拍照会比较容易

如果你是用实体砖块搭建的,为了在数码照片中表现你的作品,摄影也会带来一些限制,或者至少说是挑战。摄影本身就是一门艺术,会拼积木并不一定会拍照。尤其,当你是在截止日前赶工时,获得不错的外界拍照环境,可能是一个真正的挑战。

这些都是用实体砖块建造所面临的挑战,显然对于虚拟软件搭建者来说不是问题。不仅如此,虚拟搭建还有其他明显的优势,你可以复制粘贴重复的搭建部分,可以撤销或重做砖块的摆放位置,从而可以很容易地看出哪种摆放更好看。有时,在实物搭建中要想获得很微妙的视觉摆放角度,可能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最重要的是,通过虚拟软件搭建,只要点击一下鼠标就可以替换MOC作品的所有特定零件颜色,从而马上比较出能够想到的每一种颜色组合效果。

那么,在说了这些区别之后,还是会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吗?实物搭建显然比虚拟软件搭建更具挑战性,不过搭建乐高作品本来就也是为了寻求挑战。

实物搭建更容易吗?

但是在我们下结论之前,我们来看一看另一面。虚拟软件搭建所面临的挑战,可能与实物搭建不一样,但肯定是有的。

首先,在虚拟软件中,积木迷你人仔的摆放就是一项挑战,在实物搭建中只需要几秒钟搞定的事情,在软件中却要痛苦地搞几分钟。还有一些简单的事情,比如让各种人仔做出不同的手部摆放姿势,在软件上就成了一场恶梦。这些姿势的细微变化摆放,在实物搭建中可以很轻松地做到,在虚拟积木世界中就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了。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你愿意花几个小时来调整每根茎的摆放位置吗?

虚拟软件搭建中,另一个噩梦就是零散积木的摆放。任何使用到零散摆放技术的物品,比如水、草或者基本上虚拟搭建软件无法识别的牢固连接点物品,对虚拟搭建者来说都是漫长的拼搭过程。一些事物搭建者,会比其他人更懂得这一点。如果你是那种每当别人接近你的MOC作品,就开始屏住呼吸的人,那么你就知道,如果不考虑连接零散积木摆放的话,你可以用砖块做得更多!

虚拟软件搭建中,要想获得不错的纹理效果也是一件麻烦事。虽说,复制粘贴功能很有用,但容易诱导你去过度使用,导致纹理效果看起来都是重复的、不自然。而在实物搭建中,我们在拼重复的景观或者墙壁部分时,会很自然地造成细微的纹理变化效果。虚拟搭建中,充其量要达到同效果水平的话,复制粘贴功能就完全排不上用场了。还有一些纹理是特别难以实现的,比如植物,用实物搭建就没有这个问题,全部草杆都往相同的方向倾斜,不同角度的呈现是非常自然合理。而在虚拟软件搭建时,则需要花费大量的额外时间来调整草杆角度,以使其看起来自然。

虽然看起来虚拟搭建没有砖块数量限制,但实际上,渲染大型的MOC作品则需要很长的时间。一旦作品中的砖块用量超过一定数量时,软件运行就会变慢,其实这也是有限制的!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那作品摄影效果又如何呢?虽然虚拟搭建看起来可以忽略这一步,但要想获得角度合适、姿势逼真的渲染效果,仍然是需要一些特殊技能的。我认为这里有一个小小的误解,实物搭建者通常以为虚拟搭建者在最终呈现作品展示效果时,是轻而易举的。因为,选择虚拟搭建的积木爱好者,会认为他们往往已经具备了电脑知识技能,或者已经知道、要么很快学会如何进行积木作品渲染和后期处理,以获得虚拟作品的真实呈现效果,而优秀的实物搭建积木爱好者不一定了解拍照技术或照片处理。

虚拟搭建还有另外一个限制,这对于实物搭建者来说很容易忽视。在实物零件箱中翻东找西时,翻到了一个不寻常的零件,灵感往往很容易出现。虽然虚拟搭建手边有所有的乐高零件库存可以选择,但要想 "偶然发现 "正确的零件,就不那么简单了。当然,你可以滚动浏览Bricklink零件库分类,但要直观地看到你不熟悉的零件并不容易,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我发现我必须在使用它之前想好我需要什么。

考虑到这些限制因素权衡再三后,我不认为实物搭建者的工作会更难。当然,你个人认为哪一种更容易,将取决于许多其他情况,但也许现在是时候放下偏见了。虚拟搭建者可以利用它的优势,比如使用不存在的零件颜色,或者不用考虑重力的影响因素。而实物搭建者并不忌讳将零散的砖块散落一地,只要这能让他们的作品看起来更漂亮!

虚拟搭建作品是不是太假?

除了上面所介绍的虚拟实体搭建两者的区别之外,还有最终产品的不同。实体搭建作品是真实的,你可以触摸它,把它放在桌子上,欣赏它。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这个生日礼物如果是虚拟的,那感觉就不一样了...

很明显,当说到实物搭建作品时,就有真正的分歧了。当放在家里、商场或乐高大会上展示时,实物砖块就显得很重要啦!但有时,也许是我独有的感觉,但我猜不是,现实生活中看到的实物MOC作品所得到的满足感,比虚拟软件MOC作品带来的感觉要强。另一方面,当你在看电脑渲染作品图时,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对我来说,这就变成了一种令人失望的感觉:“那里没有真正的东西,这是假的。”

如果从常识的角度来看,这种感觉并没有什么意义。对于电脑设备使用者来说,为什么一个虚拟MOC作品,可能在电脑上还留存着原始文件并可以搜索到,感觉还不如一个早已被拆得七零八落的实物MOC作品真实呢?

对于我来说,摆脱了“虚拟搭建作品是假的”的偏见,对虚拟搭建所面临的的挑战有了更多的了解,另外意识到把虚拟MOC作品归为假的,而把除了渲染图片外没有生命的实物MOC作品归为“真”的,是没有意义的。

当然,虚拟和实物搭建作品总有各自不同的特色,一种与小块硬塑料有关,另一种与鼠标有关。但重要的是,同时这也是我的观点,克服不合理的偏见,这种偏见导致我们中的一些人将实物搭建作品等同于“真实”,并不是那么明确地暗指,将虚拟搭建作品等同于“虚假”。

虚拟搭建作品是不是投入很少?

实在地讲,乐高是一项需要投入不菲的爱好。购买这些塑料砖块,每年可以消费掉万把块美元,这不是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的,即使是在发达国家。但是如果只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反正我们大多数人都有,和免费的虚拟搭建软件的话,经济上就可行的多了。毫无疑问,虚拟搭建软件给人们提供了公平的娱乐平台,让更多的乐高迷有机会看到他们的想法用砖块变成现实。

那么,这与反虚拟软件搭建的偏见有什么关系呢?嗯,想想看:你已经花了比你所想到的还要多的钱,消费在地下室里的大量乐高收藏品上,对吗?而一个没有在实物乐高砖上花过或投资过一分钱的孩子,却能在乐高创意比赛中一举夺魁并获得奖金,这公平吗?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没有美元大钞,这是我乐高Ideas唯一的奖励......(好吧,除了还能把我的MOC作品送到乐高之家!)

我带着一些犹豫的心情提出此观点,乐高社区极其友好和开放,但我认为这种感觉有时隐藏在我们不知道的深处。为了对自己公平起见,我不相信这是我的偏见,我的乐高消费预算一直都不多,我深信这个爱好是多么消耗钱。这本身并不是一种保障,很容易就会觉得我为实体乐高收藏品投入了太多,而虚拟搭建者者却不用。但自始至终我都知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选用实物积木而不是虚拟软件来搭建。

我仍然认为,我不确定,但我认为我可能觉得这种感觉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了一两次。我认为把虚拟搭建看成是“廉价”的,这是一种错误的精神。相反,我们应该拥抱此次机会,让每个人都参与到公平竞争的环境中。

注意:我当然不是在为此辩解,允许在每场比赛中使用虚拟软件搭建。根据情况,仅允许实物积木拼搭的比赛和仅允许城堡作品参赛的比赛是一样的。我想说的是,当被允许时,实物搭建者需要留意并感激那些向更多玩家和更多创造力开放的领域,而不是觉得他们被欺骗了。

乐高精神

在这篇文章的开头,我说我要论证的是,虚拟搭建很符合乐高的精神。那么首先,乐高的精神是什么?

当然,乐高对我们每个人而言都意味着不同的东西,我并不是声称对此我有最后的发言权。但是,在我近九年的MOC生涯中,我认为乐高MOC搭建的独特之处在于此。

如果你拿起画笔,找到一块画布,然后开始用未经训练的色彩大杂烩去破坏它,谁会认为你画的东西是好的?也许是你的母亲,但除非你是我们多才多艺的其中一位读者,否则没有其他人。但可以考虑拿起一把乐高积木,把它们变成这样的东西。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绝对不是美术品

如果是我画的,不仅看起来没有那么好,我的绘画技巧就是这样,而且即使有,也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它是由乐高搭成的,这意味着有解决问题的成份在里面。即使是最简单的创作,也必须克服障碍,才能成为现在的样子。如果用不同的媒介创作,这就为很可能是垃圾的东西带来了价值。

以下是我的观点,一言以蔽之,乐高搭建作品综合了艺术和问题解决之道。当然,其他形式的艺术也经常涉及到问题的解决,任何忠实于墨菲定律的作者都知道,但乐高总是不可避免地有此特点。你从预制的、预先确定的砖块颗粒开始,试图找到一种方法使颗粒之间彼此合作,搭建出你大脑中想象的模样。一些乐高搭建者更注重艺术,另一些则更注重模型搭建,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对问题的解决,无论是艺术作品还是科技作品,都是如此。

这与乐高的精神有什么关系?我认为,这意味着乐高精神的核心是问题解决之道,一种将微小的、无关紧要的颗粒碎片变成令人惊叹东西的精神,一种打破局限性的精神。将颗粒分解成最小的组成部分,然后将它们重新组合在一起的理想方式,最终的搭建作品会因为这些局限性变得更好,而不是更糟。当然,很少有MOC作品能完全体现这种精神,每当我们找到完美的零件用途时,每当我们为纹理和颜色的完美结合而苦恼时,每当我们善于利用两颗粒到五颗粒的SNOT零件规则时,那种解决问题的精神,那种把琐碎东西变成伟大东西的冲动,就会闪现出来。

如果我对乐高核心精神的理解正确的话,如果解决问题是我们推进搭建进度的基本冲动的话,那么只有对虚拟搭建所面临挑战的误解,才能导致我们认为它不是乐高MOC爱好的有效部分。是的,虚拟搭建者不能像实物搭建者那样获得 “真实”的实践经验,他们没有物理搭建者所面临的一些限制问题。但是在一天结束的时候,虚拟搭建者所做的,其实和实物搭建者是一样的,用颗粒化和去颗粒化的小砖块,把它们扣在一起,然后逐一地去解决问题,以便把他们的艺术构想变为现实。

总结

十三周的虚拟搭建经历,并没有把我变成一个虚拟搭建者。我回到家后直接去翻箱倒柜找实物砖块,此后,我几乎没有再碰过Stud.io软件。但我确实对虚拟搭建的挑战有了新的认识,如果乐高真的是结合了艺术和问题解决之道的,那么也许一张好的软件渲染效果图,不一定比一张拍好的实物MOC作品照要差。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一封来自反乐高虚拟软件搭建者的自白信

虚拟软件和实物砖块都有其优势和劣势,让我们现实点,很快我们就不会在乐高大会上看到满桌的虚拟搭建作品了。但虚拟搭建让那些没有钱或空间的爱好者,在砖块上向我们展示他们的创造力。虚拟搭建与实物搭建的限制不同,但需要在乐高系统内工作的基本限制,仍然存在。

我鼓励实物搭建者也许可以重新审视下虚拟软件搭建,并认识到实物搭建中需要的有价值性的问题解决技能和创造性努力,在虚拟创作中同样做为基础而存在。为什么要觉得虚拟搭建就是耻辱,让人觉得虚拟搭建创作的作品就会偷工减料呢?无论你是用硬塑料块,还是用电脑软件,如果你从乐高积木开始拼起,那么最后的乐高MOC作品就应该根据其自身的优点来评判,而不是根据搭建的媒介来判断。

所以,不管你是用什么来拼搭,就这样继续拼下去吧!

一站式解决

选购问题

暂无评论,打开APP参与讨论